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危山猎兽!勇斗群魔!】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375 2017.07.30 08:20

  三天前·阳丘朔镇·明月大街

  大街上人来人往,一个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扛着行李,看似有些焦急地问路,“大叔,大叔,等一下啊。请问张跛子家怎么走?”

  “直着走,左拐就到。”那大汉略一思索,指着前方回应。

  不远处,一个风尘仆仆的白发男子,腰间配着一柄断剑,骑着毛驴缓缓踏来,看到这个小男孩,问:“小兄弟,公孙家怎么走?”

  小男孩也是前脚刚来到这,自己都不认识路,哪认识什么公孙家,随便指了指前方,道:“直着走,右拐就到。”

  白发男子拍拍小男孩的肩旁,遂按照提示,直奔目的地。然而,并未找到目标。他生气地道了声“哼,年纪小小,就会骗人”,便转身离开,继续询问其他人。

  ……

  阳丘朔·水牢

  在一位将军的带领下,白发男子提着灯笼来到位于地下的水牢,见昏暗潮湿,暗无天日,心中无限感慨,遂问:“解将军,黑刀帮是怎么一回事尔?事态很严重吗?他怎么会关在这里?”

  “黑刀帮是近几年新兴的势力,由于漯川阻隔,很少南渡,关于黑刀帮的传说也少一些。何况韶台县与阳丘县相隔近千里,周师傅自然不会知晓。”解将军长叹一口气,回应道,“我们把他关押在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啊。”

  白发男子周疯子无奈点头,至一拐弯处,刚欲迈出一步,就被解将军只手拦住。同时,解将军扭动墙壁按钮,才继续行走。类似的情节,重复多次,两人终于见到一硕大的囚笼。而解将军,也退了回去,不去打扰他们的对话。

  囚笼中关押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他似乎在写着什么东西,见有人来,便收了起来。

  “嘿,周老头,你还知道来看我啊。”

  “小礼?”周疯子见到公孙礼这般颓废模样,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在印象中,他现在应该是三十岁不到啊。“你个酒鬼死性不改,才几年不见,都憔悴成这鬼模样了。”

  “十五年吧。”公孙礼深情凝望,已猜出他来所为何事,“帮我照顾好他。解将军说了,再过两年,等风头过了,就把我放出来。到那时候,我再去看你们。”

  “这你也信。”周疯子苦笑道。

  “小越越信就可以了。”公孙礼似有很多话要说,欲言又止,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字条,递给了周疯子,“这封信,帮我带给小越越。我不方便出门,就不送了。”

  没说几句,周疯子就被赶了出来。在大街上闲逛的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之前问路的小男孩,“你个小混蛋,别跑。”

  韶台城外·神武村

  五天的约定已过,公孙越提着几只硕大的疾行鼠和幽冥狸,来到周疯子的院子。

  刚至门口,眺望远方,果然,周疯子骑着千里驴一路飞奔,如约赶来。

  周疯子瞄着这个小男孩,见他肩上魔兽,竟然真的有胆量进入魔兽森林,心中暗暗佩服。

  与公孙尚的保守不同,周疯子认为,眼前这个小男孩,将来必然会成为一统霸业的大人物。拥有如此天赋的人,不能白白浪费,必须接受严格的训练。

  再看他的身上,之前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又有新的伤痕出现,周疯子苦笑着道:“嗯,不错。受点伤才像男孩子嘛!”

  公孙越也注视着周疯子,若有所思,身上好像缺了点什么,他突然大声问:“师父,你的大宝剑呢?你走的时候带着一把大宝剑,就是我折断的那只。”

  “都被你弄坏了,还惦记着呢,为师换酒喝了。”说完这句话,周疯子并没有之前那种悲伤,反倒有些开心,“不提这些了,跟为师去危山。”

  说来也奇怪,虽然在城里的时候,很多人都骂他为周疯子。可到了城外,这些士兵对他却颇为敬重。

  在他的带领下,这一次进入危山魔兽森林,实在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了。

  危山魔兽森林,很多中高年级的学生,都在猎杀魔兽。

  大多是三五个中年级学生,组队围猎几只幽冥狸;或者十几个高年级学生,成群围猎一只川贝兽。武备堂也大致如此,不过年龄相对更小一些。

  周疯子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地,周围偶有几颗大树耸立。他拿出之前的那柄木剑,在地上划了很大的一个圈,足足一亩大小。

  所画圆圈,貌似一堵无形的墙。

  圈内几十只疾行鼠,还有四只幽冥狸,每每触碰光圈,都被迅速弹了回去。就连公孙越,也无法逃出去。

  “今天的任务,就是这些。杀不完不准回家。”周疯子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啃着一只烤鸡腿,和几个巡逻的士兵聊天。

  “啊?”公孙越尝试几次,都无法跳出光圈,遂破口大骂,“师父,你个禽兽!这么多,怎么杀得完。”

  几个士兵见到这种情况,也是颇为惊讶。毕竟,当年自己训练时,也没有这么残酷的训练方法啊,“周师傅,这是不是有点过了啊?”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周疯子总是能够引经据典,把大道理说一通,说的几个士兵也是心服口服。

  公孙越的呼喊没有任何效果,一场真正的较量就要开始了。

  好在这幽冥狸和疾行鼠本是冤家,幽冥狸会首先猎杀疾行鼠。

  每次看到幽冥狸就要杀死疾行鼠的瞬间,公孙越就召唤火焰技能。不一会儿,已经抢过来几十只奄奄一息的疾行鼠,技能的运用也越来越熟练。

  幽冥狸好不容易猎杀的疾行鼠,竟然全被被公孙越抢走,个个怒目而哧。

  四只幽冥狸互望了一眼,霎时间,齐扑而来。

  公孙越调用光环火焰,镶嵌在刀身周围,如同火龙一般,继续与之搏斗。

  几个士兵见到这情景,连连叫好。

  眼看就要杀死一只幽冥狸,关键时刻,一个失误砍在了地上,手中的刀竟然又断成两截。

  转瞬间,公孙越已转为弱势的一方,他顿时慌乱了阵脚,不知如何是好。

  周疯子见状,只是呵呵一笑,“哎,这小子就不适合用刀剑。”

  尽管火焰光环罩在周围,幽冥狸个个张牙舞爪,趁公孙越一个不注意,又把他咬伤。

  被两只魔兽同时咬中,实在是疼痛难忍。

  就在这时,一柄木剑划破光圈直奔而来,公孙越纵身一跃,刚好接住。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只,已被斩杀落地。

  “好。”

  “厉害!”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难得见到一次这么勇敢的小孩,士兵们实在是兴奋极了。

  不远处刚刚完成猎兽任务的几个高年级学生,闻声也好奇地跑过来凑热闹,或羡慕或嘲讽。

  “武备堂的学生就是厉害。”

  “是啊是啊,早知道我就去武备堂训练了。”

  “不对吧,他手中拿的像是周疯子的木头剑哎,不会是那个疯子的徒弟吧!”

  “那把剑也超级厉害的,据说是用斑伽铁桦打造而成。斑伽铁桦呀,比钢铁还坚硬,能不厉害吗。”

  “哼,有什么了不起。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几人议论纷纷之际,四只幽冥狸已经全被斩杀。

  公孙越审视木剑良久,兴奋地走出光圈,跑到师父跟前,把剑还给了他,喃喃道:“好厉害的剑。”

  周疯子收回剑,会心一笑,淡淡地回了一句,“当然咯。”

  一次猎兽行动,整个韶台城都知道了公孙越。因此,麻烦也紧跟着接踵而来。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猎兽任务结束,公孙越也受伤不轻。周疯子带着他来到端木堂,打算购买一些丹药,快速缓解伤势。

  “小妁妁,来两瓶最好的软灵膏。”刚一进门,把猎杀的魔兽随手一扔,连人都没见到,周疯子就大喊。

  端木义妁穿着齐胸襦裙走过来,见是周疯子,这么多年没见,这家伙还是老样子,性子一点都没变,遂生气地骂道:“去死啦,你个疯子!”

  可当注意到小越越,被魔兽咬的满身是血的样子,端木又道:“哟,小越越,又去危山猎兽了,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等着,姐姐给你拿最好的丹药。”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嘛!”周疯子捋了捋胡子,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兴奋,又道:“这些年你可一直都没变啊,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啧啧……”

  端木义妁又气又笑,索性娇骂:“哼!臭不要脸!”

  公孙越巡视四周,终于发现戚筱瑷在另一个药房,一边捣药,一边吃零食。他也不顾身上的伤,跑了过去。

  门口外,一些年轻人中还掺杂着些许十几岁的小孩,纷纷聚在门口。

  有些是为了抓药,有些是为了欣赏端木姑娘的美貌。

  有些则是为了看看,这个七岁就能猎杀四只幽冥狸的公孙越,到底是何许人也。

  “哎?人呢?刚才还在这。”一不留神,公孙越又不见了。

  端木义妁找了好久才发现,这两个小孩正蹲坐在药柜附近,开心地吃着一些美味的糕点。她忍不住怒骂道:“你们两个吃货!都给我滚过来!”

  【本章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