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龙抬头!】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050 2017.08.03 17:10

  馒头坊的宋恩子紧随其后,送来了他家特产的签子馒头和糯米团子。

  大半天没有吃饭,公孙越有些饿了,也不客气,直接呼喊,“恩子叔叔,给我们两个馒头。”

  “少吃点,一会儿带你去吃好吃的。”刘文晔凑到他的耳边,细语道。

  几人吃饭之际,公孙尚使了一个眼色,冰儿点头拿着一个物件走到公孙越身边,“小越越,这是家里送来的信,你快看看吧。”

  信中所言,皆是些报平安的话语,“家中一切安好”、“父母忙于事务,无法脱身”、“在二叔家要听话”云云。

  在大尚茶楼的这段时间里,三五天就会收到一封信,公孙越看完,浮躁的心才算平静,遂把信封小心翼翼的收好,继续吃饭。

  刚吃了一点儿,就听到店门外敲锣打鼓,见其他人纷纷跑出门外,他也拽着着刘文晔跑到店外。

  门口聚满了很多人,两人被堵在门口,想出去也出不去。

  由于是二月二的大节日,街市上异常热闹,有些舞狮舞龙和扭秧歌的小队伍,前前后后穿街走巷。

  哪家老板若是放在门前些许礼品,这些队伍就会停留一刻钟。大尚茶楼去年收入不错,公孙尚自然也是非常兴奋,在门口放了很多大礼。

  龙腾虎跃,莺歌燕舞,好不热闹。门庭若市,欢声笑语,怎不风光。公孙尚望着这一切,充满了无尽的荣耀。

  公孙越挤了好大一会儿,才挤到最前面。看着那舞龙的黑衣少年,他兴奋至极,也融入进队伍,上蹦下跳。

  舞龙少年看他闯入,尴尬地笑笑,还好技术娴熟,要不然早被他的乱入给搞砸了。

  好一会儿的功夫,小队伍终于离开,茶馆里的谈论又在继续。

  “我听说啊,危山可能有大动作,好几个猎兽人都受伤了。”

  “根据我多年猎兽经验,这次绝对是神龙再现,如果不是,我吃……”一雄壮男子拍拍胸脯,随便瞎编,“我……请客。”

  公孙越与刘文晔两人,则手牵着手在集市上转来转去,玩了很长时间。

  刘文晔先是买了很多瓜果蔬菜,又去脍炙坊拿了很多生肉和熟肉。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消失在她的紫色翡翠手镯中。

  公孙越呆呆地望着她,抓着她那皓腕,看来看去,“哎?去哪了?”

  刘文晔噗嗤一笑,露出可爱的小酒窝,轻敲了他的脑袋一下,“你个小笨蛋,这是储物手镯。”

  一番解释之后,公孙越才明白所谓储物手镯是怎么回事,不过是一个占用空间极小,容量却极大的容器罢了。足够的钱,就可以买到;或者很好的运气,也可以在猎杀任务中搜集到。

  很多食材准备完毕,刘文晔牵着公孙越的小手,道:“小越越,咱们去找筱瑷姐姐吧。”

  “啊?又要去吗?”公孙越惊讶,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恐惧,“端木姐姐好可怕的,去了又要扎我。”

  “你连魔兽都不怕,还怕被端木姐姐扎一下吗?”也不管公孙越那难堪的表情,刘文晔拽着他直奔端木堂。

  刚踏进门,就看到戚筱瑷正在捣药,还时不时地偷吃几株药草。

  “筱瑷姐姐。”公孙越东张西望,四处搜寻端木义妁,低声询问:“端木姐姐不在吧?”。

  戚筱瑷点了点头,掩着樱桃小嘴“格格”地笑了起来,“你那么害怕端木姐姐嘛?”

  每次到端木堂,都会被端木义妁以各种理由欺负,公孙越当然害怕,他撅着嘴巴连连点头。

  “师父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过几天才回来。今天是龙头节,不如咱们做点好吃的吧。”戚筱瑷笑嘻嘻地回应。

  正如刘文晔所预料的,不管何时何地,戚筱瑷总能非常自然地联想到吃。而这一切所需要的食材,刘文晔早已准备好。

  硕大的桌子上布满了十几道菜,清蒸鲈鱼、糖醋鲤鱼、醋溜白菜、赫鲲鱼脍、百花大虾,一应俱全。

  最中心则是团团火焰缠绕的铜鼎,铜鼎呈金黄色,外侧镶嵌饕餮纹,精致的很。鼎首分四个小凹槽,酸甜苦辣皆全。

  鼎的周围,火焰也颇为潇洒,露出可爱的笑脸。这并不是一般的炭火,而是公孙越所发动的火焰技能。

  只是火焰技能掌握的还不够娴熟,时而奄奄一息,蒸煮良久,不见开锅;时而烈火燎原,恨不得把整张桌子包围,吓得戚筱瑷尖叫不断,小拳拳连连捶他胸口。

  被刘文晔狠狠地敲了几次之后,火焰掌握的总算是四平八稳。

  “我的技能用来烤肉、煮饭最合适了。”公孙越自己也戏谑道,“只要有魔兽肉,保证饿不到你们。”

  刘文晔仅是吃一些比较清淡的菜,戚筱瑷和公孙越的饭量却是惊人,十几道菜,不一会儿,竟然被两人吃掉大半。

  “端木姐救命。”门口走进来一个抓药的年轻人,受伤颇为严重。几个士兵紧随其后,也扶着几个伤者走了进来。

  戚筱瑷见状,丢下筷子,站起身来刚要离开,突然望着公孙越,道:“你们可不准偷吃我的乌鸡汤哦。”

  刘文晔微笑着点了点头,公孙越头也不抬,只顾着吃,咋了咋嘴,“这糖醋鲤鱼真好吃。啧啧……”

  受伤的人越来越多,戚筱瑷一个人忙不过来,刘文晔也跟着过去帮忙,只有公孙越一个人还在埋头苦吃。

  眼看着糖醋鲤鱼、糖醋里脊、清蒸鲤鱼、汤爆双脆、乌鱼蛋汤,统统被吃光喝光,只剩下戚筱瑷身边的那份乌鸡汤。

  乌鸡汤的样貌有些奇怪,表面还覆盖一些白附子、山慈菇等比较特殊的药材。

  “筱瑷姐姐刚才说的什么来着?算了,不去想了。”公孙越什么也不顾,端起来就喝。

  鸡汤奇热,刚饮两口,他就大汗淋漓,喃喃道:“哎?味道怪怪的。”

  不一会儿的功夫,桌子上已空荡荡,只剩洁净如初的盘子。

  ……

  几个伤者袒胸露腹,一道道深深的爪痕和鲜红的血迹遍布全身,个个疼的龇牙咧嘴、吱呀乱叫。

  戚筱瑷用针灸封住重要穴位,局面才见好转。

  “文晔妹妹帮忙。”她匆匆写下药方递给刘文晔,文晔则照单捉药。

  “怎么弄得?”突然出现这么多伤者,戚筱瑷颇为疑惑,询问情况,“受伤这么严重?”

  “山里突然跑出来一群暗影狼,连狼王都出来了,我们几个寡不敌众,全都受伤了。”伤者强忍着剧痛,望了望受伤的几个兄弟,道:“还好英勇神武的辛将军及时赶到,不然我们几个都要死了。”

  几个人听到辛将军,就像是见到救世主一样,个个充满感激,连连点头。

  暗影狼是二阶魔兽,狼王级别更高。平时都是在危山深处,很少到跑到外面来。

  戚筱瑷跟随师父学习多年,对危山魔兽的习性还算了解。这个时候出来,似乎不符合常理。她略作思索,道:“还没到大规模出山的季节吧,这群恶狼怎么突然闯出来了?”

  “辛将军也是疑惑。”一个受伤的士兵回应,“说不定会有异象出现呐。”

  “什么异象,别自己吓唬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要小心行事比较好。”

  几个伤者议论纷纷,各自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临近黄昏时刻,所有伤者终于全被救治,戚筱瑷和刘文晔说说笑笑往回走着,准备继续吃饭。

  刚一进门,望着那犹如洗劫一空的桌子,都非常震惊。

  尤其是戚筱瑷,看到自己的那份鸡汤,也被吃的一干二净,连块肉都不剩,当场就哭了,“呜呜……我的乌鸡汤,说好不准偷吃的。呜呜……”

  “小越越呢?”刘文晔发现异常,快速跑到桌子附近。

  公孙越奄奄一息,趴在凳子上,看到两人,勉强的扶着凳子,紧紧地抓着刘文晔的手,“文晔妹妹,这碗鸡汤有毒,我替你和筱瑷姐全都喝了,这样就不会中毒……”

  不等把话说完,他就晕倒在了刘文晔的怀里。

  公孙越哪里知道,戚筱瑷体质极其特殊,能化解适当的毒药。况且她自小嘴馋,类似的食物不知道吃过多少,早已形成抗体。现在的她,不敢说百毒不侵,至少也实力不俗。

  这种鸡汤虽然有毒,可对于戚筱瑷来说,就如同白开水一般,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中毒。公孙越的这番举动,让戚筱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谁叫你自作主张了,呜呜。”

  “筱瑷姐,别顾着哭了,先把他扶起来吧。”费尽好大的力气,两人才把公孙越扶到床上。

  戚筱瑷翻遍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相应的丹药,只好即时炼制。只见她手中灵气渐渐汇集,随着双手靠拢,之间出现一团翠绿色的竹叶,不停地旋转,牵引着周边的空气。

  桌面上的九转还魂草、山茱萸、土茯苓等奇珍异草,犹如长了翅膀一般,听话的飞入其中。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一颗翠绿色的丹药,终于提炼成功,这便是九转还魂丹,用来解毒,效果奇佳。

  扶起公孙越,送他服下。伴随着一口乌黑的浊气喷涌而出,他体内的毒素终于消失殆尽。戚筱瑷也算舒了一口气,道:“睡一觉就好了。”

  午夜时分,夜色如墨,公孙越昏睡良久迟迟未曾苏醒。一直陪在他身边戚筱瑷和刘文晔,饿的肚子咕咕直叫。

  戚筱瑷笑了笑,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文晔,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一些糕点。”说完就直奔后厨,只留下刘文晔一人陪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