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六章:一次猎兽任务】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225 2017.09.22 19:01

  由于张逵陈天佑两人父亲不慎丧生,前段时间辛将军自费为他们购买了一套茅草房子。

  天蒙蒙亮,两人正在院子里劈柴,一个士兵扛着包裹走进院子,“讨回来了。”

  张逵陈天佑互望一眼,扔下手中的斧子,竟抱着士兵呜呜哭了起来,“士兵叔叔你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还是要感谢辛将军,”士兵放下兵器,解开包裹,递给两人,“没有辛将军,你父亲的这笔钱,我们可要不回来。”

  张逵、陈天佑的父亲,之前是龙虎堂的猎兽人。龙虎堂则是整个韶台县规模最大的猎兽组织,每天每月每年,无时不刻都在猎杀魔兽。

  在去年冬季的时候,城北林家找到龙虎堂,说是要猎杀四十九只二阶暗影狼。

  单独猎杀暗影狼,难度不是特别大。令人心惊胆战的是,这些暗影狼皆生活在魔兽森林内部。表面上是猎杀四十九只暗影狼,其间可能会遇到二阶五级的巨林猪,甚至更高阶的巨兽。

  对于龙虎堂来说,没有人愿意冒险。可是城北林家出价很高,还是有十三个人接了这个单子。

  “有了这笔钱,等来年春天,逵儿就可以上学了。”张逵的父亲饮了一口烈酒,看着对面那壮汉道:“进了学院,让逵儿和天佑好好学习盘古帝国直系学院的高端技能,到时候功成名就,所有人都瞧得起。可不能像咱们兄弟俩一样,吃这般苦头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成了他们父子的最后一面。

  悲惨的事情还在继续。

  龙虎堂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赔偿给张逵、陈天佑两人,共计二十八万铜刀。虽然有些少,可也能撑到两个小孩上学到五年级。

  五年级的灵者,就可以跟着老师,进入危山猎杀低级魔兽,赚些饭钱,也可以勉强度日。再过些时日,两人便长大成人,自力更生。

  多么完美的计划。

  然而,却因为一件事,这一切都成了奢侈的梦想。

  张逵的叔叔,家有蛮横妻子。在妻子的怂恿下,这一笔钱,竟然进了她家的腰包。张逵、陈天佑两人,却被逐出家门。

  作为叔婶,不但不替兄弟照顾孩子,还将亲兄弟用生命换来的钱据为己有,简直禽兽不如。

  若不是此事被辛将军知晓,并参与进去,张逵天佑两人,此刻还不知道在哪条街道流浪。

  只是此类事件并非辛将军管辖,无论是通缉还是审罚,都非常麻烦。等所有事情解决完毕,已经过去三个多月。

  审查之后得知,张逵叔叔也是怕老婆的主儿,一切都是其婶婶所谋划。

  这女子见钱眼开,将钱藏在多处。宁可在地牢呆上一年,也不愿交出多余的钱。

  十余个士兵苦苦搜寻,没有任何线索。最终还是张逵叔叔良心发现,从城外老家地窖的犄角旮旯里找出来二万铜刀。至于剩余的那些,只有其婶婶得知。这也意味着,可能永远都讨不回来了。

  城内士兵大多是平民出身,见其可怜,自发捐款,又筹集了十万铜刀。辛将军生活也很拮据,东拼西凑也为两人筹集了二十万铜刀。至此,可供张逵天佑两人使用的,只有三十二万铜刀。

  两人又拜师冯矮子,与学院的稳扎稳打不同。冯矮子、周疯子这类人,都注重实战,总是把他们丢进危山森林。受伤也是经常的事情,之后的疗伤,筋骨经脉以及灵气的开发,都需要大量的丹药。三十二万铜刀,说要消耗完,也不过是两三年的时间。

  但愿他们两人能都早日学到真功夫吧,所有的士兵都是这样想的。

  “辛将军说了,小孩拿太多钱不安全。先给你一万铜刀,用完告诉我一声就好。”士兵将包裹中的所有零钱都给了两人,还给他们带了些玩具和两本功法秘籍。

  张逵两人年龄虽小,可也明白了,所谓亲人,所谓叔婶,还不如可爱的士兵叔叔。两人激动的泪流不止,连连感激。

  士兵先生刚走没多久,张逵和陈天佑把包裹中金钱藏好,正欲出门与公孙越等人汇合,一起去城外猎兽。迎面走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这人是龙虎堂的猎兽人,其名是:石磊。

  石磊将两人拦在门口,面带怒色,“张逵,你老爹购买疗伤丹药时,欠我三千刀,到死都没还呐。之前看你可怜,没有讨要,现在有钱了,总该乖乖还钱了吧。”

  张逵见这人面熟,且父亲生前经常与他来往,遂问他借钱的具体细节。石磊从容作答,说的句句似真,张逵不曾怀疑,将三千铜刀如数还给了他。

  只是临出门时,石磊那诡异的一笑,让人觉得奇怪,刚好被陈天佑看到。

  陈天佑想了好久,突然开口说,“这个叔叔的眼神怪怪的,不会有什么蹊跷吧。”

  “放心吧,不会。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去找越哥哥他们吧。”张逵毫不在意,拽着陈天佑直奔大尚茶楼,寻找公孙越。

  大尚茶楼

  东厢房里,公孙越拿着一本秘籍,苦苦钻研良久。他感觉有些口渴,头也不抬,伸手去拿水喝。

  “啊!”手中摸到一缕顺滑的发丝,公孙越猛然抬头,才看到一秀发少女正趴在桌子上小憩,“文晔妹妹,你什么时候来的?”

  刘文晔用眼神指了指房间一角武圣关二爷的雕像,旁边一炷香刚刚燃尽。

  公孙越嘿嘿一笑,趴到她的旁边,小声说:“偷偷告诉你个小秘密,韶台里面有很多宝物。说不定会有斧头、匕首什么的,咱们也去讨几件回来吧。”

  “韶台?那是武备堂结业之季,才允许进入的地方。”刘文晔瞪着大大的眼睛,注视公孙越,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就连韶台学院的学生,都不允许进入。”

  “辛将军说过,只要我想去,告诉他一声就可以。”公孙越凑到小女孩耳边,窃窃私语,“去辛将军那里问问,总可以吧,万一让去呢。”

  刘文晔无奈地摇摇头,笑了起来,“好吧,你说去就去咯。”

  “哐当”一声,两个少年破门而入,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看两人靠得甚近,张逵询问。陈天佑则嘎嘎坏笑,“哦,我明白了,你们在亲亲,哈哈哈哈……嗝。”

  闻听此言,刘文晔脸色骤变,趁陈天佑大笑之际,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隔空一丢,刚好塞进他的嘴巴。文晔怒骂道:“打死你!”

  连同张逵在内,两人被刘文晔暴揍一顿。

  “七妹,我是无辜的啊。”张逵一脸懵逼,公孙越则在旁边哈哈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