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廿四章:韶台圣山!】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715 2017.08.09 13:48

  “嘻嘻,怕了吧,逗你呢。”菇苏茹芸捂着樱桃小嘴噗嗤笑起来,一字一顿道:“它!的!名!字!叫:狗!屎!山!”

  公孙越闻听此言,震惊至极,扑通一声扑到了公鸡上,一口山泉水全部喷在了公鸡的身上,“好恶心的名字。”

  茹芸笑的情不自禁,也不顾及形象,哈哈大笑起来。

  “喔喔喔!”公鸡愤怒地鸣叫几声,伸出一只脚就把公孙越踹出三尺远。

  “啊!”

  “咚!”

  公鸡的脚法真是精准,可谓是一箭双雕。被踹飞的公孙越,刚好把菇苏茹芸扑倒在地。

  哎呀,真丢人。公孙越注视小女孩,面颊羞红,尴尬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人家知道啦。”突如其来的少年面面相贴,让菇苏茹芸心跳加速。她的脸颊更红,嘻嘻笑着回应。

  突然之间,她双手一用力,翻了个身,把公孙越压在地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娇气地跑远。

  “喔喔喔!”

  “喔喔喔!”

  “喔喔喔!”

  公鸡喔喔直叫,还扑腾着翅膀跳个不停,就像是在看热闹一样。

  “这人真奇怪哦。”公孙越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到公鸡旁边,用力拍了它一下:“刚才你踹我干什么!还那么用力!”

  公鸡停止鸣叫,怒目瞪着公孙越须臾,抖了抖身子,就要啄他。

  公孙越见状撒腿就跑,大声呼喊,“救命,公鸡成精了。”

  追逐的过程中,公鸡还似乎带着特殊的语气,颇有规律的鸣叫,“喔喔!喔喔喔喔!”

  不一会儿的功夫,公孙越已经骑在了公鸡的身上,任凭它四处乱撞,不伤及自己丝毫。

  骑着公鸡来到小山丘附近,审视良久,他发现旁边立着一个小石碑。石碑上几个大字和数行小字,皆是行楷,“韶台圣山:狗尸山”。

  “原来不是狗(gǒu)屎山啊。”公孙越若有所悟,喃喃自语,继续扫视山丘。

  狗尸山上些许小树,结了不少湛蓝色和血红色的花骨朵,虽是酷寒,却不凋零。公孙越好生喜欢,轻轻触碰花朵想要采摘一朵,送给文晔妹妹。

  刚一触碰,那花朵竟然娇羞的合拢,再触碰几朵,依旧如此。

  “莫非这就是狗(gǒu)屎……狗尸花,算了,还是不要送了。”

  他喃喃两句,不再搞破坏。骑着公鸡绕山一圈,细细端详这神奇的狗尸山。在山丘东部是狗头的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出,这是一只四眼铁包金犬。该犬号称“盘古神犬”,是盘古帝国超强的战斗力之一。

  山丘中部自然是神犬的胸部位置,六颗乳(rǔ)头犹如小山峰一般突兀。一道道涓涓细流,从这位置喷涌而出,最终汇聚成这条小溪。

  “狗……狗奶?”公孙越惊讶地张着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怪不得那小姐姐不愿意喝呢。”

  神犬的目光如有神,坚定地注视韶台,尾巴却缠绕在旁边那棵高大的竹子树上。

  竹子树秀丽挺拔,比狗尸山还要高出一大截。虽是冬天,一片片竹叶却依旧翠绿,这让公孙越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思索片刻,擅自揣摩道:“或许与这狗尸山有关系吧。”

  如果公孙越长得再高一点,他便可以看到,在整个城南区九千多亩土地,除了几个练武场,一多半的地方覆盖了神奇的竹子。

  即使是整个韶台县,都不见得能找到这么大一片竹林。何况,那竹林更加神奇。旁边几个文人骚客,身旁跟随几个烟雨女子,在此停驻良久,吟诗作对。

  听闻文人的诗词歌赋,公孙越才得知这竹子原来有名字,人们都喜欢称之为“神兵竹”。

  正如其名,这原本是一柄武器——方天画戟。

  在一千多年前的那场战斗中,韶台城周围还是一片荒凉。附近唯一的一条河流和重要的桥梁,亦被魔族占领。公孙韶部下十三万士兵,实力虽然强盛,却因为没有水源和粮草,屡次处于下风。

  铁包金犬与手持方天画戟的公孙韶将军,一起并肩作战,最终埋骨于此化为狗尸山。

  自那之后,一条小溪流和一个小池塘从此形成,小溪名称为“锦绣川”,池塘名称为“涧湾”。正是这狗尸山,为韶台城内十几万军民,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山泉水。

  方天画戟化为神兵竹,十三万士兵化为竹林。公孙韶将军更是以自己的身躯,铸造成韶台,镇压魔族余势。

  放眼盘古帝国、盘古大陆,甚至整个山海世界,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果不是这些战士以自己的生命捍卫帝国领土,驱逐魔族,这个世界恐怕早已遍地魔族。

  公孙越听到这些,心中隐隐作痛。无视士兵先生保家卫国、驱逐魔族,自己却连自己的母亲都找不到。

  他面带沮丧,骑着公鸡,往大尚茶楼的方向移动。

  “你见过小越越吗?”公孙尚骑着马儿四处询问,都未曾找到。在十字路口歇息时,却巧合的碰到了公孙越。

  “小越越,终于找到你了。”公孙尚来到小越越的身边,主动认错,“送假信的事儿,是二叔不对。二叔怕你一时承受不了,才这么做的。”

  公孙越年纪虽小,可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想到自己被骗,心里很不舒服。公孙尚围在他的身边好言相劝良久,才勉强算是劝说成功,带着他回到大尚茶楼。

  公孙尚心中明白,小越越此刻的心情,定是糟糕至极。来到门口,摆了个手势示意几人不要说话。

  回到自己的房间,公孙越拿着秘籍翻来翻去,明显是心不在肝上。

  天蒙蒙亮,公孙越一夜未睡,终于支撑不住,眼睛不自觉地合上了。

  大尚茶楼刚刚开门,迎面就来了一个老者,冰儿姑娘略带震惊,“周疯子?你怎么来了?”

  “小冰冰,我找公孙尚有些事情要谈。”周疯子色眯眯的盯着冰儿的胸口,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声音却是端庄有力,与他此刻的形态一点也不符。

  通报之后,周疯子来到客厅,公孙尚早已等候。

  公孙尚怒气冲冲,拿着几天前的那本报纸,厉声呵斥,对周疯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让小越越跑去危山,猎杀那么多魔兽,万一受伤怎么办!公孙尚越来越气,一骂就是半个时辰。这么些年来,文氏和冰儿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大动肝火。

  公孙尚终于有些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

  “骂完了?”周疯子捋了捋胡须,如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随之色眯眯的望着冰儿,道:“漂亮的冰儿姑娘,快上茶吧。”

  冰儿鼓着小嘴瞪了周疯子一眼,端来一份她亲自酿制的冰茶,让公孙尚消消火气。

  “半月之前,我去过阳丘朔……”周疯子把前几天的经过以及昨天昨天发生的事情,几乎全部告诉了公孙尚。

  听到这些,公孙尚犹如当头棒喝,才明白其中的原委。他叹了口气,“竟然还有这种事。”

  “因此,我希望,能让小越越好好修炼,完成他应该完成的任务。”周疯子的语气很坚决,小越越必须得跟着他磨炼一番。

  公孙尚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既然知道这些事情,自然是同意。可是想起小越越,年龄还那么小,心中还是非常不舍。

  “你可要保护好他的生命安全呐,小越越经受点磨练是好事,可万不能因此再有什么闪失。”

  “那是自然,回来的路上,我已与端木姑娘交流过意见,她可以提供适量的丹药。不过,这可不是无偿提供哟。”周疯子眼角流露笑意,“只要小越越猎杀足够多的魔兽,就能换来足够的丹药。”

  两人商议完毕已是日中时刻,公孙越突然从门外闯了进来,看到周疯子便大声呼喊:“师父,你终于回来了。”

  与此同时,公孙尚召唤冰儿,让她从脍炙坊捎来十几道硬菜,设宴款待周疯子。

  宴席之上,在师父的劝说下,公孙越终于不再因为二叔写假信的事情而生气,却愤愤地发誓:“一定要找到母亲!”。

  这同样也是周疯子想要达到的目的,他望着公孙越,淡定的捋了捋胡须,露出满意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