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三章:满江红】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615 2017.10.15 10:39

  早就听说过刘长青这个人,一心为了学院发展,任劳任怨。万万没有想到,也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公孙越感觉十分不可思议,望了刘长青须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子的大青瓜又大又长。”刘长青大喊咒语,从裤筒里掏出一只如刀棍一般长短的青瓜,厉呵一声,“毒刺狼牙!”

  原本光溜溜的青瓜,听话般的长出一身肉刺,与其说是青瓜,不如说是狼牙棒。

  “哇,”比刀剑还长的青瓜,公孙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青瓜?”

  “哼,我可是青瓜技能的训练师,”刘长青扬起狼牙青瓜,直奔公孙越袭来。

  所谓青瓜技能,隶属于植物系。

  只要灵气足够强大,就可以把自身技能开发的炉火纯青。刘长青的青瓜技能本来也是弱小的技能,在他的开发下,比真正的狼牙棒强劲数倍。

  更恐怖的是,一旦触发“毒刺狼牙”技能,每一根毒刺都会裹挟一种霸道的毒素。

  对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事情,公孙越并不感兴趣,不过既然遇上了,他也绝不推脱。

  “灵师阶,刘长青,将会打得你满地找牙!”战斗之前互相道出自己的道行,是灵者的职业道德。刘长青相是学院训练师,相当注视这件事,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例外。

  “公孙越,大概比你低三段吧。”公孙越想了想回应道,其实这都是三个月之前实力测试的结果,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段位。

  话刚说完,刘长青那镶有毒刺的狼牙棒破空而来,速度极快,以至于平地里升起一阵凉风,蚕女紧紧地裹挟着身子,不敢动弹。

  公孙越侧了侧身子,刚好躲开攻击,吐了一口气,“好险。灵师阶的训练师,速度就是快。”

  “速度没我快,也不带兵器,还想跟我斗!哼哼!受死吧!”刘长青用舌头舔了舔充斥毒刺的狼牙棒,继续攻击。

  “嘿,战斗需要的是实力,可不是嘴巴。”公孙越从旁边随意挑起一长柄斧,面带笑意,挥动手臂间,斧头瞬间缠绕团团火焰。

  狼牙攻击,巧妙化招,赤焰与青光频繁碰触,在黑暗中画出一道道弧线。

  战斗良久,公孙越一个不小心,手臂中了一招,他瞬间感觉左臂一阵酸麻,更可怕的是,手臂开始冷却。一节一节,逐渐变凉。

  “厉害啊。”公孙越受过严格的训练,可以承受比其他同等级灵者更多的伤害,若是其他人恐怕早就被冻成冰柱了。

  公孙越眼色骤变,怒发冲冠,全身瞬间血脉偾张,烈焰一般的血液开始涌动。在其手臂中汇聚成一条幼龙,被冰冻的左臂又恢复了原样,“我要反攻了,输了可不准哭鼻子哦。”

  看到眼前这个小孩的身体竟然有这番变化,刘长青摸着受伤的胳膊,不禁一怔,心中暗叹:什么?之前一直没有动真格吗?刚才分明已经被我的毒刺重伤,却毫发无损,莫非这就是我徒弟崇拜他的原因?

  公孙越所修炼的技能,很多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名字还没有想好,看到斧头,他随便想了一个名字,厉喝一声“斩!立!决!”他身上极速涌动的血液,将长柄斧紧紧缠绕,形成了更强大的火焰斧。

  火焰如龙,直奔刘长青疾驰而去。

  刘长青浑身僵硬,大喊了声“狼之怒吼”,挥起狼牙棒迎击。

  火龙与青狼碰撞,刘长青的狼牙棒被劈成两截,他本人则被弹出几丈远,口中直吐鲜血。

  公孙越将那长柄斧扔回原处,刚一落地,也断成了两截。他掸了掸身上灰尘,瞪了刘长青一眼,“看在你有一个好徒弟的份上,先放你一马,你走吧。”

  “好徒弟?因为我的好徒弟,他才放我一马?”刘长青热泪盈眶,心中喃喃自语。他注视公孙越眼睛,踉跄着站起身来,朝公孙越鞠躬,再朝蚕女道歉,转身孤独地走远。

  战斗结束,三十丈之外的屋檐上,一个黑影人合上宣纸,悄然离开,只看到他身上一个手势“六”的图案。

  “姐姐,你没事吧。”公孙越弯下身子,扶蚕女起来。

  “没事。”蚕女摇摇头,注视刘长青的背影,叹息道:“他也挺可怜的,壮志凌云却郁郁不得志,没想到今天能做出这种事情。还好遇到了你,不然人家可要遭殃了。”

  随意地扫了蚕女一眼,胸口微露,身材妖娆,身上散发出清香,挑逗着无数男人的味蕾,公孙越嗤嗤笑了声,没有言语。

  “笑什么笑!”蚕女瞪了他一眼,随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他那独具特色的女士衣服上,娇笑着说:“小越越,你的这件红色衣服好好看哦。”

  “姐姐,你就别戏弄我了。”公孙越尴尬的满脸羞红,“还不是端木姐怕我冻坏了身子,非要让我穿。咱们快点走,去你那儿买件合适的衣服吧。”

  回到锦绣缘,蚕女给公孙越倒了一杯水,让他随便坐。

  公孙越一只站着,认真地欣赏每一件衣服。随便一件衣服都有几万块,比自己修炼时购买的丹药,可要昂贵多了。

  蚕女从锁了九层锁的木箱里取出来一件未完成的红色衣服,耐心地织布。

  “咔哒咔哒”织布声不绝于耳,引得公孙越好奇地观看。

  在蚕女的胸口,有两块奇怪的文身,在锁骨两侧对称分布。其外形,非常像英俊的马头。

  说来也奇怪,随着织机的运转,那马头文身竟然在以同样的频率来回动弹。

  公孙越吓得大惊失色,揉了揉眼睛,再细细瞧了瞧她的胸口。

  那马的嘴巴中各自吐出一根火焰色细丝,两根细丝沿着中线绕过锁骨,绕过肩头,沿着手臂直达手部,最终融入织机,织成了这件红色衣服。

  这件衣服也非常惊艳,红色似火焰、又似龙鳞,微微一动,像烈火燃烧一般流动。如果穿在身上一定非常帅气,潇洒。

  良久,周围庭院偶有公鸡打鸣,天就要亮了。蚕女突然停止织布,那两匹马也不再吐丝,而是低下头色眯眯的盯着对面。她格格笑了声,狠敲了下公孙越的脑袋,“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呃……”公孙越这才回过神来,指着火焰色的衣服,“这件衣服真好看。”

  “这件焰鳞铠甲,是最后一件,也是我最珍惜的一件,是我用尽毕生心血织成的宝物。为了感谢你的搭救之恩,既然你喜欢,姐姐白送给你了。”蚕女把衣服叠好,递到公孙越手中。

  与此同时,她胸口的马头文身也渐渐消失,“这件衣服最适合火系技能者,具有加成效果。可以自然净化身上沾染的血渍,并转化为力量,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延展性也很强,等你再长三五年,穿起来照样很合身。而且它还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满江红!”

  公孙越来锦绣缘,原本只是打算购买一件最便宜的衣服,只要能穿着回家就可以。

  这件似火般的衣服,仅看外观,就感觉价值连城。蚕女又这么介绍一番,他更不敢要。何况他手中并无多少钱,推脱道:“姐姐,这件太贵了,我买不起。我买一件最便宜的就行。”

  蚕女死活不让,说“救命之恩,不得不报”,非要送给他。

  公孙越取下储物手镯送给她,她也不要。无奈,只好厚着脸皮收下这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道别之后,公孙越穿着这身火焰红色衣服走在街道上。同样是红色衣服,与之前的那件相比,不知道潇洒了多少倍。

  不知在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地面还有些湿,却零零散散分布着一叠叠油纸,有一些还在空中飘撒,没来得及落地。公孙越捡起来一份,上面还有字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