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两个小孩儿!】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170 2017.08.05 09:57

  自从那一次猎兽任务之后,城外守卫的士兵基本上都认识了公孙越,准许他进入森林外围狩猎低级魔兽。可是,只要师父不在,他还是喜欢走之前那个比较隐蔽的林间小道。

  原本葱郁的林间小道,此刻全被冰雪覆盖,别具一番风味。公孙越完全不曾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两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小的两个小男孩正鬼鬼祟祟地跟着他。

  “身边围着很多人观看,感觉总是怪怪的,还是这个地方比较安静,没有人围观。”公孙越眺望远方高耸入云的山峰,喃喃道。

  ……

  端木堂

  一觉醒来,刘文晔看到身上盖着好几层被褥,会心的笑了笑,“他回家了吗?”。

  她快步跑出门外,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雪花,还时不时的吹来阵阵寒风。“好冷。”她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索性又回到屋中。

  戚筱瑷也醒了,睁开双眼就哭哭啼啼。

  “怎么了?”刘文晔匆忙走到她的身边,关切的问。

  “我做一个噩梦,呜呜……”

  “什么噩梦?说出来心里会舒服一点。”

  戚筱瑷抹去眼角的泪,严肃的道:“糖醋鲤鱼被小越越抢走了,呜呜……”

  这也算是噩梦?刘文晔掩着嘴巴噗嗤笑着,露出可爱的小酒窝,“好了,不哭了,咱们去吃烤肉吧。”

  “嗯!”戚筱瑷立刻停止哭声,看着刘文晔,坚定的点头。刘文晔微微一笑,拽着她跑出门外,直奔脍炙坊的方向。

  ……

  危山外围

  严寒似乎是突然降临,原本葱郁的小道,此刻全被冰雪覆盖。偶尔有些负伤的小型魔兽,冻死在荒郊野外。

  一些中高年年级的学生,正兴奋的捡拾魔兽。那些职业猎兽人,则毫不在意,四处搜寻更大的目标,“他奶奶的,想找个活的,还真难啊。”

  公孙越搜寻小半天的时间,方圆几里竟然一只也没有找到,无论是疾行鼠还是幽冥狸。

  “哎,今天算是白来一趟呢。”他不禁长叹了一口气,只好更换其他地方。

  正是这时候,一只负伤的幽冥狸突然闯入公孙越的视野。他毫不犹豫,火焰裹挟着大刀,如游龙般出击,直接击毙目标。

  “把幽冥狸还给……”不远处三个十岁左右的小孩也追赶了过来,话刚说半句,戛然而止。

  “这个人好像报纸上的那个天选之子。”一个小孩最先发觉,惊讶道。

  “快跑。”几个小孩也不顾幽冥狸,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扭头就跑。

  “给你。”公孙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笑着抬头,刚想递给他们,“哎,你们别跑呀。”

  “俺不要咧。”几人异口同声,匆匆跑远。

  公孙越不解的摸了摸头,“我又不是坏人,这几个大哥哥怎那么害怕我。”

  不去管他们,公孙越继续搜寻其他魔兽。凑巧一只飞天鼠极速飞过,距离他不过十几丈远,他拿起弓箭仰头便射。

  然而飞天鼠速度太快,并没有射中。

  公孙越迅速挥弓,再来一箭,与飞天鼠的翅膀擦肩而过,就差那么一点,依旧没有射中。

  这些快速移动的飞禽,对于公孙越这个新手来说,果然还是有些难度呢。

  周围有些一阶以上的川贝兽匆忙跑出,又迅速窜回森林。

  运气好的猎兽人,能趁机杀死几只。至于其他人,大多是两手空空。

  “咣”

  突然间传来阵阵锣声,一个士兵骑着战马大声呼喊:“辛将军有令,所有人即刻离开危山,违令者斩立决。”

  “怎么回事啊这是?”

  “白出来挨冻了。”

  “得了,辛将军都下死命令了,咱们还是走吧。”

  所有人都大呼震惊。虽然不知为何,却也纷纷收拾起家伙,撤离危山。毕竟,辛将军的话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

  由于这次魔兽太少,加之公孙越的功力大涨,以他现在的实力,击杀单只幽冥狸,太简单不过了,他没有受到丝毫的外伤。

  这几天天气严寒,若魔兽还是这样稀少,之前在端木堂用魔兽兑换的丹药,应该够用一阵子。

  既然不用去端木堂疗伤,那这些魔兽怎么办呢?熏火腿?酱香猪蹄?油焖大虾?哎,算了算了……公孙越思来想去,决定把这几只魔兽,全部送给刘文晔。

  回来的路上,在林间小道的一棵大树附近,瘫坐着两个小孩,一个又矮又胖,一个高高瘦瘦,竟然互相抱着,呜呜的哭了起来。

  公孙越肩上扛着几只幽冥狸,有些是自己击杀的,有些则是捡来的。

  他沿着林间小道往回走,听到哭声,立刻循声搜寻,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之前碰到的那两个小孩。

  在他们的身前,是一只凶神恶煞的川贝兽。

  川贝兽是丛林里的一种恶犬,犹如鬣狗一般,长着锋利的獠牙,可以轻易咬碎人的骨头。

  公孙越手持弓箭,瞄准川贝兽的眼睛,他蓄足全部力气,争取一箭击毙魔兽。

  川贝兽与灵冥猫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等级比其高整整一阶。如果不能一击毙命,后果不堪设想。

  川贝兽张开巨口,锋利牙齿逼近瑟瑟发抖的两个小孩。公孙越毫不犹豫,扬起弓箭。与此同时,他的身体血脉偾张,身上经脉犹如湍流的河水,迅速流淌急速运转,焱色血液清晰开见。

  只听“嗖”的一声,利箭缠绕着火焰,急速飞驰,直奔魔兽。公孙越身上的火焰,这才渐渐消退。

  “哎……打偏了。”公孙越噘着嘴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喃喃道。并非没有击中,而是他原本瞄准了川贝兽的眼睛,却不料目标偏移,击中的竟然是牙齿。

  两颗锋利的獠牙,瞬间被利箭折断。

  “啊?”两个小孩见川贝兽的模样,嘴巴张得比拳头还大。他们如出一辙的揉揉眼睛,眺望远方的公孙越。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川贝兽两眼显现出剧痛的表情,惊恐又愤怒地望着公孙越的位置,就像是在说:奶奶个熊,没有牙齿还怎么玩!我还是跑路吧。

  公孙越再次拿出一根竹箭,想要继续攻击,川贝兽纵身一跃,落荒而逃。

  “能换好多烤肉吃呢,又溜走了。”公孙越有些头晕,收回竹箭,叹气道。

  两个人哇哇哭着,连连道谢,“谢谢你,越哥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也知道我的名字?公孙越惊讶,问:“你们认识我?”

  两人认真的点头,瘦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递给他看:“嗯,报纸上有,很多人都知道你呢。”

  “跟着你有肉吃。”胖子拿出一只冻僵的疾行鼠,狠狠地咬了两口。瘦子见状,遂破口大骂:“张逵你个混蛋,我先吃。”

  “你才是混蛋,凭啥你先吃,应该我先吃。”张逵毫不客气,厉声回斥。一言不合,两人扬起拳头便大打出手。

  “哎,怎么还掐起来了?”公孙越先是一愣,随即拉开他们两个,神情严肃,道:“你们两个都别抢了,疾行鼠有毒,不能直接吃。”

  张逵满脸无奈,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忧伤,“可是……我弟弟饿了,我先替他尝尝。”

  “是我饿,又不是你饿,为什么你先尝,万一毒死怎么办,应该我先尝。”

  两人明明知道疾行鼠有毒,却抢着以身试毒,公孙越有些震撼,把自己吃的还剩一半的熏火腿递给他们。

  “谢谢越哥哥。”

  这两个小家伙,大概是很久没有吃过熟肉了。谢过公孙越之后,犹如恶狼般直扑过去,疯狂的啃着。

  “慢点吃,别噎着。”公孙越面带微笑,坐在他们旁边,偶尔交谈几句,才得知胖子名叫张逵,瘦子名叫陈天佑。

  两人并非亲兄弟。一个月前,在一次危山森林的猎兽任务中,两人父亲为了多猎些兽,多赚些钱,好让孩子有机会进入韶台学院学习技能。不料运气不佳,遇上罕见的巨兽,包括两人父亲在内的整支队伍十余人不慎牺牲。至今未曾找到全尸,只寻到一条腿和一只胳膊。自此之后,两人一起流落街头,相依为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看着他们两人,想起自己父母,公孙越的心中,隐隐作痛。

  不一会儿,两人终于吃饱,抿了抿小嘴,互望了一眼,开心的笑着。

  张逵突然大喊了一声,“你看什么看!吃你的饭吧!”陈天佑咬牙切齿的回应,“看你怎么着!不服单挑!”

  刚啃完火腿,两人一个呲牙一个瞪眼,又打起来了。

  这两人异常的举动,让公孙越是一愣一愣的。他倒也不劝架了,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他们两个,“天气冷了,你们都买件衣服,别冻坏了。”

  “别动,一会儿再打!”两人异口同声,停止打斗。

  不但有肉吃,还有衣服穿。两人深情的望着公孙越,激动地留着泪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公孙越又随便和他们聊了几句,便提着魔兽去找刘文晔。

  待公孙越离开,两人打闹的正酣,张逵使了个眼色,“走,跟着他。”

  “你个混蛋,还用你说,当然要跟着他。”

  酷寒的天气,加之突如其来的降雪,导致街道人烟稀少。公孙越孤单的穿过一条条大街,张逵两人则在身后偷偷的跟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