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二章:蚕女】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626 2017.10.14 21:22

  一个着芙蓉色齐胸襦裙的女子,正在小摊前吃些特色小吃,见到公孙越,便放下食物,抿了抿嘴,朝他走来。

  “筱瑷姐姐,”公孙越见到只有她自己,有些疑惑,“文晔妹妹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戚筱瑷嘟着小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就想着文晔妹妹了。”

  公孙越有些尴尬,“我……我……”

  “文晔妹妹最近很忙,我只有自己来咯。”戚筱瑷噗嗤笑了起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走吧,我买了很多好吃的,跟我一起吃吧。”

  被戚筱瑷拽着,公孙越只好入座。

  周围很多食客,吃着小菜,喝着烈酒,议论纷纷。

  “今天公孙越用剑刺沈少爷,实在是太振奋了,可算是为我们出了一口恶气。”

  “沈少爷忒不是人,上一次抢我一竹娄苹果,现在还没还我。为了这次胜利,这顿饭我请了。”

  “你们知道吗?”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压低了声音,“五年前的时候,公孙越还是个毫无天赋的毛头小子,当时就被韶台学院筛选掉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韶台城的佼佼者。”

  “你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子经历了太多磨难,当年为了击倒辛将军,每天都到危山魔兽森林,和魔兽厮杀,每一次都是濒临死亡啊。”

  “我听说他身上有三千多处伤,若不是端木堂的医仙端木姑娘和筱瑷姑娘,他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像五年前,现在谈论自己的越来越多。公孙越每次听到,只是微微一笑,继续低头吃火腿。

  待两人吃饱,已是深夜,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随着大部分人匆忙回家,芙蓉街上灯光逐渐昏暗,戚筱瑷娇滴滴地拽着公孙越的袖口,“小越越,我怕黑,你送我回家吧。”

  公孙越望了望远方,漆黑一片,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家,确实有些危险,他点头表示同意。

  公孙越自幼寡言少语,一路上都是戚筱瑷说个不停,他偶尔笑着回应几句。有时戚筱瑷突然不说话,场面变得异常尴尬。

  来到端木堂,两人的衣服已经被蒙蒙细雨淋湿,公孙越摸摸戚筱瑷的脑袋,“筱瑷姐,快点回屋换件干衣服吧,别冻坏了身子。”

  戚筱瑷轻轻点头,挽留道:“你也进来避避雨吧。天那么黑,就不要回家了。”

  “不了,我还是回家吧,看到端木姐姐我就害怕。”想起受伤的时候,端木义妁总是用银针扎满自己全身,公孙越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在姐姐面前害羞什么呀,你快点儿进来吧。”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结拜弟弟,戚筱瑷又怎么忍心他全身这样湿淋淋的回家呢。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索性把他拽进了屋子里。

  ……

  东市·锦绣缘

  锦绣缘是韶台城最有名气的丝织店,因城南区的锦绣川而得名。

  店铺的主人,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因擅长织绸刺绣,韶台城的大部分高档衣服,都出自她之手,韶台城的人喜欢称之为:蚕女。

  窗外小雨淅沥,蚕女还在织一件翠绿色长裙。胸口伴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伏。

  刘长青是韶台学院的训练师,因实力较弱,加之郁郁不得志,心情跌至低谷。唯一让他能高兴一阵子的,就是他最心爱的女徒弟了。

  明天就是徒弟的生日,他打算为徒弟买件漂亮的裙子作为礼物。

  为了这件长裙,刘长青眼睛眨也不眨,在旁边从清晨守候到现在,毫无困意。

  大概是今天蚕女穿着过于性感,刘长青呆呆注视她的胸口,竟有些把持不住。

  长裙终于织完,蚕女将其叠好,小心翼翼地放在刘长青手中,“一枚金刀。”

  思绪被打断,刘长青接过长裙的时候,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臂,一脸坏笑,“你信不信我现在上了你。”

  蚕女心中不由得一怔,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刘长青。本以为不过是句玩笑话,从桌子上捡起一个小木棍,就要敲打,“去死啦!赶快交钱走人吧!”

  刘长青将长裙放入自己储物手镯中,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木棍,嚣张的看着她。

  步步紧逼,刘长青每靠近一步,蚕女都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面对这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她有些害怕,没有别的方法,只能一步步后退,趁他不注意,找一个逃跑的机会。

  已经逼至墙角,刘长青抓着她的胳膊,“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

  蚕女看了看刘长青,她听的出来,这个男子表面虽然嚣张跋扈,可霸道的声音中,还是不自觉地露出一丝颤栗:他的内心肯定充满了惧怕。

  刘长青迅速扫描她的全身,把她抱在怀中,色眯眯的说:“看你往哪里跑。”

  蚕女极力的挣扎,双手拍打刘长青的胸膛,都没有任何效果。她也不再挣扎,反倒是微微笑着,轻抚他的胸膛,笑着说:“奴家可没有说逃跑,抱紧我。”

  突如其来的示好,刘长青反而有些不适应,心跳的非常快。

  蚕女还在轻抚着他的胸膛,能感觉到他那加速的心跳。遂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睛,足足半炷香的时间。

  刘长青终于败下阵来,有些惊恐,放开了紧紧抓着的肩膀,“姐,别这样。我……我……真的敢上了你。”

  蚕女用食指轻遮他的嘴巴,语气中充满关怀:“第一次做坏事吧,不要紧张,抱紧我。”

  刘长青慌乱的点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蚕女靠在刘长青的怀中,笑嘻嘻地说:“你饿了吗?我们去吃点东西吧,这样才有情调。西市的那家美食店有好多好吃的呢,咱们一起去吧。”

  “去……去,你说去哪就去哪。”刘长青连连点头,内心犹如一头乱撞的小鹿,抱着她走到门外。

  蚕女四处张望似在搜寻些什么,还不时说些打情骂俏的话,刘长青反而有些颤栗,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蚕女所说的那家美食店,在西市的最西首,路途非常遥远,没有十里路,也有八里路。

  走了很远的一段距离,迎面走来一个着红色衣服的人。

  看走路姿势非常潇洒,小小年纪已经颇有侠客风范。蚕女有些怀疑,又靠近了几步,才确定这真的是个小男孩。

  “救命啊!非礼啦!公孙越救命啊!”直到确定这个小男孩是在韶台城内小有名气的公孙越,蚕女才狠狠地挣扎开刘长青的手臂,匆忙呼救。

  “啊,”突然被陌生女子呼喊自己的名字,公孙越一怔,皱着眉头,低声自语:“被发现了,太丢人了。”

  “小越越,救我。”蚕女还在不停地呼喊。

  “这几天怎么了?耍流氓的这么多,害得我走个夜路都不安稳。”公孙越抬头注视两人撕扯的情形,不禁苦笑起来。

  待看清女子容貌,他又有些欣喜,刚刚被戚筱瑷拽进家,在端木义妁的威胁下,为了避免被冻坏了身子,只好换上这件红色的女士衣服。

  他尴尬地在路上走着,生怕被人看到,一出门就直奔蚕女的店铺,这里见到蚕女,公孙越倍感意外,“大姐姐,原来是你,正好想去你那儿买件新衣服呢。”

  刘长青目光凶煞,充满了怨恨,望着蚕女,仿佛那个受骗的是自己一样。他狠狠咬了咬牙,把蚕女揣倒在地,“你个婊子敢骗我,解决掉这个小孩之后,我非上了你不可!”

  蚕女一脸无辜,可怜兮兮地注视刘长青,一句话也不说。

  “哎?这不是韶台学院的训练师吗?”公孙越定了定神,注视这个男子,见他胸口的标识,是个灵师阶的训练师。

  “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受死吧,”刘长青满脸铁青,欲毁尸灭迹,“让你尝尝什么是多管闲事的下场。哎……只是可惜了我的徒弟那么崇拜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