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一章:街头智斗小流氓】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620 2017.10.08 10:16

  韶台城·东市·芙蓉街

  芙蓉街是韶台城最有名气的美食街,时时刻刻都是人头攒动,无数达官贵人,各地食客都汇聚于此。因此,也是比较乱的地方之一。

  清明时节,天空阴沉,三个十二岁的少年正坐在一八仙桌旁,吃饭,聊天。

  公孙越饮了一口烈酒,对身边两人说,“五弟六弟,我最近钻研出了一些新招式,多试炼几次,说不定可以击倒辛将军了。”

  “真的吗,太好了,越哥。”闻听此言,两人有些兴奋,“到时候,咱们就能去韶台寻宝了。”

  七丈之外,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在街市上四处闲逛,无论谁家店铺,他都嚣张的挑捡几个水果,从不付钱,也没有人敢讨要。

  这些小商贩,还陪着笑脸,“沈少爷吉祥”,“沈少爷走好。”

  水果摊前,一妙龄少女在挑选些喜欢的果子。这女子着一长裙,皮肤白皙,身材娇小,听口音,像是南国女子。看样貌,不过十七八岁。

  “啧啧……”沈少爷嘴角哈喇子直流,“江南女子,小爷今晚要尝尝。”

  距离女子还有三丈远,他已经迫不及待,双手化为一双猪手,径直伸向女子翘挺的屁股蛋儿,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耍流氓了。”女子匆忙呼救,欲要转身离开。然一切为时已晚,沈少爷手臂一揽,已然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救命,救命呀,呜呜……”

  任凭姑娘如何呼喊,街上商贩没有人敢回应。

  一个十二三岁的俊秀少年刚好路过,见此情形,他冷笑了声,故意蹭了下沈少爷的肩旁。

  “抱歉,净顾着看美女了,没有看到这儿还有个大活人呢。”少年面带微笑,戏谑地道歉。

  沈少爷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孙越。

  “公孙越!又是你!”最近两年,沈少爷经常在街上骚扰女子,欺负平民,没有人敢吱声,只有这家伙,经常找事。

  “哟,原来是韶台城首富沈家的小少爷,”公孙越呲牙笑了声,从隔壁打造兵器的老伯那抽出一柄剑,随意地观看,“这是谁家小姐姐啊?介绍下呗。”

  听闻此言,沈少爷知道,这家伙又要坏自己的美事了,怒斥,“你最好滚一边去!老子的事情你管不着!”

  这少年不过十三四岁,比自己还小几岁,少女有些惊讶,可整个芙蓉街,只有他敢顶撞这人,遂呼喊:“救命,求你救救我。”

  公孙越不置可否,注视沈少爷,“给你一个选择,放了她。”

  沈少爷紧紧地掐着少女的喉咙,冲公孙越大声呵斥,“这条街是我沈家的地盘,轮不到你来指三道四!”

  公孙越没有搭理小姑娘,转身退了一步,认真的欣赏精美的宝剑。

  “这把剑不错,”他拔出剑鞘,欣喜之后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是韶台城没有人不知道,我公孙越不懂剑术,总是喜欢乱刺一气,说不定会刺到谁呢。”

  铸剑的老头咳嗽了声,声音中带着沧桑,“不懂剑术就不要买了,你自小力量大,喜欢到处搞破坏,这万一刺死了人,可就不好了。”

  “不,买,一定要买,买之前还要试试剑的质量好不好呢。”说罢,公孙越也不看沈少爷和被劫持的女子,冲着那方向随意的刺着。

  看似无心,实则有意,每一刺都直刺要害,若不是沈少爷躲闪及时,早就一命呜呼了。

  “公孙越!你长没长眼睛!没看到本少爷在这吗?”沈少爷闷哼一声,怒气冲冲。

  公孙越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停止攻击,摸了摸脑袋,疑惑道:“咦?我仿佛听到一头野猪在哼哼。”

  “行!算你狠!”沈少爷见招架不住,放开少女,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指着公孙越的鼻子,“有种给我等着!”

  沈少爷气冲冲地跑远,公孙越把剑放回,嘿嘿一笑,“师傅,我不买了,还是留给有用的人吧。”

  “谢少侠搭救之恩,小女子无以回报,愿……”

  少女话还未说完,公孙越匆忙摆手,嘿嘿一笑:“俗了,俗了,这点儿小事,算不得什么。我们韶台城风景如画,不能因为一两个人脏了风景。”

  少女呆立良久,待公孙越潇洒的走远,才回过神来,“太帅了。”

  入夜·大尚茶楼

  月黑风高,看不到光亮,公孙越却倚着门口的一棵枯树仰望夜空。

  一个提着灯笼的中年男子来到茶楼门口,看举止像是谁家的仆人。

  公孙越打了个响指,手中升起一小团火焰,笑问:“找谁?”

  “公孙少爷,原来您在这啊。今天白天的事情,我们家少爷深知自己有错,特意请你去喝酒,以示歉意。”中年男子拱了拱身子,毕恭毕敬地回应。

  于此同时,公孙越也注意到中年男子身后的标识,知道是沈家的仆人。他笑了笑,也没多想,从三丈多高的树上一跃而下,跟随仆人直奔沈府。

  走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公孙越才来到沈府。

  沈府张灯结彩,沈少爷却选择了一个灯光比较昏暗的方间。这么看来,赔礼道歉这件事,沈家老爷恐怕是并不知晓。

  公孙越踏进房门,几十架青铜烛台,颇为壮观。一张华丽的百年老木制成的八仙桌,格外显眼。他巡视四周,不由感慨。“哇,不愧是韶台城第一富豪,真是气派。”

  “听说你很狂妄,”灯光昏暗处传来充斥着愤怒的一句话,待说完,周遭才骤然变亮。

  “嘿,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狂。”公孙越颇为得意,他揉了揉眼睛,细细注视对面。

  对面坐的,除了沈少爷,还有两人,一个虎背熊腰,一个蜂腰猿臂。看他们肩膀上的标识,均是灵长阶八段实力。比自己实力要高一些,何况还是两个人。

  公孙越意识到有些不妙,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哼,怕了吧。你竟然敢阻挡老子玩自己的女人。老子说一句道歉,你还真他妈的相信。”

  被这么一提醒,公孙越才想起要道歉的事情,注视桌面,只有几碟外域的奇异水果,“你不是要道歉吗?既然道歉,怎么一点诚意也没有啊。酒呢?菜呢?”

  “哈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老子家还敢这么嚣张。”沈少爷朗声笑道,随即拿起杯子狠狠地摔碎。

  明晃晃的厅堂瞬间漆黑,公孙越后知后觉,这才恍然大悟,心中暗叹:坏,上当了。

  对面传来沈少爷发号施令的声音,“打死他!让这混球知道,这就是欺负老子的下场。”

  周遭一面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无论是对方还是自己,谁也是什么都看不到。公孙越冷笑一声,“哈哈,在自己家还要背地里暗算别人,是怕被你老爹发现吧。”

  脚步声增多,公孙越凭借敏锐的耳朵,可以听出,这周围至少有六个人。他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听“砰”的一拳,又听到公孙越“啊”地一声惨叫,声源位置随之传来“哔哔磅磅”的拳脚声。

  公孙越偶尔惨叫两声,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了声音。

  一刻钟后,漆黑的房间内传来一个声音,“不会真的死了吧?要不别打了。”

  厅堂骤亮,原本洁净的地面沾染了斑斑血迹,一排牙齿随意的铺满地面。

  在地面上静静躺着的,是……沈少爷,他的口中还被塞进了一个苹果。

  “沈……沈……沈少爷”几个人结结巴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沈少爷有气无力,指了指呆呆站立的六个人,想要说话,却昏了过去。

  芙蓉街上,灯火通明,公孙越熄灭指尖的火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喃喃道:“今天太不小心,竟然上当了。”

  “小越越。”距离公孙越不远的小摊前,一个曼妙的声音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