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八章:杀人灭口】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170 2017.09.24 17:39

  “根据盘古帝国法律,私闯民宅,罚款五千,杖罚五百大板。”刘文晔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本律法书,“你们都在这守大半天了,真要闯进来吗?这一闯,什么三千、五千,可统统没有咯。”

  小女孩竟然这般冰雪聪明,又有几人心有不安,落荒而逃。

  欲闯民宅的史森猛地一怔,随即继续往院子里闯,心中盘算:还有十万呢,罚个五千又算什么,杖个五百大板又算什么。早知道这么多,老子早他娘的闯进去了。

  史森回头看到又逃跑了几个,身边只剩三人,他鄙视地道:“滚吧,滚得越多,老子得到的越多。”

  在微不足道的惩罚与大量的金钱不成比例的情况下,所谓法律,已经不管用。史森被“十万”这个不小的数目,迷惑了双眼,丧失了理智。带着仅剩的三个人,闯进了院子。

  张逵陈天佑一脸疑惑,哪里来的十万铜刀,家里就剩七千了,被他们抢走,自己就没钱吃饭了。

  刘文晔主动退却一步,似乎在密谋一件大事,她厉喊一声,“史森!”

  史森随之回头,“啊”地惨叫一声,应声倒地,满地打滚。

  刚才还充斥怒气的眼睛,此刻不住地流淌着着鲜血,滴答滴答,渗透衣襟,滚落在地。他的眼睛里,包裹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金属物质。金属物质的外围,一圈火焰还在燃烧。

  看到这番场景,刘文晔有些震惊,目光瞄向那发暗器的人。

  陈天佑旁边,一个少年,手持弹弓,赫然站立,这人正是公孙越。

  “躲到身后,我来保护你们。”公孙越嘿嘿一笑,把刘文晔拽到自己身后,目光随即注视史森旁边惊慌失措的三个猎兽人。

  他拿出一枚铜刀币,刚欲扬起弹弓继续攻击,突然发现手中拿的是一枚刀币。他忙从口袋里掏出所有刀币,惊讶道:“坏了,我的金刀没了。”

  众人瞄向史森的眼睛,细细观察,竟然是一枚金质刀币。刘文晔恶狠狠地瞪了公孙越一眼,看他还要攻击,果断拦住了他。

  刀币之所以称之为刀币,正因为它的外形酷似弯刀。如今却被裹挟着火焰技能,刺入史森眼睛,场面异常残忍。可那是一枚金刀币,折合成铜刀币就是一万块,也不是个小数目。对面三个猎兽人眼巴巴地望着史森,不知如何是好。

  “你干什么!”刘文晔嘟着嘴巴,抱怨起来,“按照我的计划,他能在地牢里待上三年,这下惨了,我们要被他们追杀了。”

  “十万块呢,不能被那些坏蛋抢走,不然五弟六弟怎么生活。”公孙越一脸认真,在他看来,十万块不是小数目。

  “没有十万,我瞎编的。”刘文晔只好说出真相。

  “只有七千块。”陈天佑凑到两人身边,冲着公孙越小声说:“七妹真是聪明,全被你搞砸了。”

  刘文晔望了望地上,史森还在哀嚎,她抓起公孙越的胳膊,“快,我们快走吧。等他缓过神来,我们就遭殃了。”

  三个猎兽人犹豫许久,其中一个,见利忘义,扒开史森紧紧捂着地双眼,缓缓抽出金刀。一枚手掌长短,手指般宽的刀状金属随之显现。

  另外一个猎兽人,看到史森另一只眼的眼神,有些害怕。况且此人心地善良,心中暗想:我堂堂一个猎兽人,不能趁人之危,“这是史森大哥用眼珠子骗来的钱,咱们不能动。”说罢,他又抢过金刀,插了回去。

  “啊!我的眼睛!”

  最后一个猎兽人,看到金刀又被插回去,听到史森如同杀猪般惨叫,瘫在地上,不敢动弹。

  听到史森连连哀嚎,张逵恍然大悟,喃喃自语:“这一招……也太狠毒了吧。”

  史森疼的吱呀怪叫,破口大骂,“你们三个混蛋,扶我起来!”

  最前面的那个猎兽人,见史森还有知觉,心中惧怕,灰溜溜跑远。其他两人则服从命令,立刻把他扶起来。

  不愧是分堂堂主,这种情况下,史森还能抬起手臂,继续挥动技能!

  刘文晔见状,呼喊几人“快跑!”然一切为时已晚。

  史森厉喝一声“束缚!”,四棵巨树从地面上赫然出现,一根根藤蔓如银蛇般将几人团团缠绕。

  公孙越尝试发动火焰技能燃烧巨树,然而实力远不足一阶的他,面对分堂堂主的强大技能,这点火焰实在是微不足道。燃烧许久,不见效果。

  “还想烧断?别做梦了?就是二阶魔兽,都逃不过老子的束缚。”史森把目光瞄向公孙越,略作思索,“呵呵,你就是那个名震韶台城的天选之子公孙越吧。”

  “是你爷爷我。”公孙越不卑不亢,淡定回应。

  “狗屁!老子今天就先终结你的小命!”史森把刀架在公孙越的脖颈上。

  “放开他!”刘文晔呼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杀人者死,你若杀人,自己也活不成。”与此同时,她试图用匕首割断紧紧缠绕全身的藤蔓。

  “哼!杀人?”史森欲杀人灭口,“我杀人了吗?再过一会儿,你们四个都是死人了,还有谁看到了?”

  说罢,他又转身询问另外两个猎兽人,“我杀人了吗?你看到了吗?”

  “没……没有。”两个猎兽人一个战战兢兢,另一个裤子都湿了,回复着同样的答案。

  “人在做天在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刘文晔手中匕首锋利,比公孙越火焰技能的效果还要好,言语间偷偷割那紧紧缠绕的藤蔓。

  不过藤蔓乃是史森技能,两者互有感应,这点儿小伎俩已经被史森发觉。他放开公孙越,狠狠地掐着刘文晔的脖子,“哼!想耍花招!你还嫩点!”

  手镯发出一道光芒,刘文晔嗓音沙哑,强忍着疼痛,道:“刚才那只蝴蝶现在已经飞到辛将军手中,你敢欺负我,就等着被砍头吧。”

  与此同时,陈天佑也发出恐吓:“你个大坏蛋!辛将军不会放过你的!”

  “辛将军?他能撼动势力遍及整个葱州的龙虎堂吗?”史森闷哼一声,表面蛮横无理,却充满了恐惧,他手臂发力,试图掐死刘文晔,“就算……就算他敢通缉老子,老子战斗力超强,随便去个地方,加入其他分堂,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史森眼角的血还在止不住地流淌,污浊的血液浸透了刘文晔的紫色长裙,沾染着她的身体。

  看到刘文晔被欺负,公孙越怒气冲天,厉声大喊,“放开我媳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