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艾伦与苹果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艾伦与火龙霍格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229 2020.01.09 10:10

  原本艾伦和雪莱是有逃走的可能的,可是洞内太狭窄,雪莱又急着往后退,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艾伦和雪莱挤在了一起,最终终于被卡在了洞里动弹不得。

  为了救二人出来,城防军不得不抽调大量援助,连夜把洞口凿开,可约格堡的城墙实在太过坚固,一直忙到了第二天上午,才把两人从洞中拖了出来。

  艾伦,雪莱和那个男人一起被押往法庭。约格堡里的人因为全程观看了从城墙里挖出艾伦和雪莱的行动,所以对这两个人印象尤为深刻,纷纷猜测这二人是否是十字军的见习。但艾伦此时对这些都已经不在意了,被困在洞里一晚上的他只想着赶紧被审判完,就算要坐牢,也能好好睡一觉了。

  但雪莱精力依然很充沛,似乎昨晚被困在洞里的没有她一样。即使现在她被绑住双手处于被押送的状况,她却像个真正的旅客,细细游览约格堡内的景色。

  从里面看去,约格堡还要大的多,里面的行人络绎不绝,商铺鳞次栉比。就算受到盘查十字军奸细的影响,约格堡现在仍然很繁华。

  雪莱看得是眼花缭乱,时不时还转身和艾伦分享。“你看你看!我说约格堡不错吧!”

  “是不错,”艾伦有气无力地说:“如果我们不是被抓住了的话,我肯定也会和你一样兴奋的。”

  “哎呀,往好的方面想嘛。”雪莱说:“首先我们这不是进来了吗?而且要不是城防军突然出现,昨晚那种状况,那家伙就堵在那里,咱们跑得了吗?”

  “可是现在更跑不了了吧!”艾伦说:“再说谁知道会怎么审判咱们,说不定真被当做奸细。”

  “别慌,我可是游吟诗人,辩论这种事儿,我最在行啦!”雪莱仔细地说。

  城防军并未将三人押到城里的法庭,那太远了,而且是处理大事的所在。他们三人只是被带到了城防处临时的看守所里。

  看守所的老大是个大腹便便的小胡子,他示意将三人带到审讯室,看来是要亲自审讯。不一会儿,只见他左手拿着一根警棍背在身后,右手拿着羊皮卷轴,不知正看些什么,一步步向三人走来。

  艾伦心想,这下完了,肯定先是一顿毒打。

  “那么,审讯开始。”小胡子坐在了三人对面。

  “报告!我反对!”雪莱突然举手说到。而且因为她双手被绑着,只好举起两只手来。

  艾伦觉得她这根本是找死,人家还啥都没说呢就反对,肯定少不了一顿毒打。

  没想到小胡子看了看雪莱,问:“反对什么?”

  “报告长官大人,我们被困在洞里一晚上了,水米未进,我觉得这种情况下没法接受审讯。”

  小胡子点点头,转身给警卫说:“给他们准备些食物和水。”不一会,警卫拿来些丰盛的菜肴和水果,还带来一瓶葡萄酒放到了三人面前。

  艾伦难以置信地看向雪莱,雪莱倒是颇为得意,似乎对这些早有预感,大口吃了起来。那个男子也吃了起来,艾伦见他二人都吃了,虽然心里还是有疑虑,但实在饿得不得了,只好也吃了起来。但葡萄酒他却没动。

  小胡子坐在对面一语不发,似乎是专心在看手里的羊皮卷。但三人刚一停下,他便说:“吃完了吗?这下可以审讯了吧。”

  “等等,我反对!”雪莱又举起了双手。

  艾伦觉得这次她非得挨一顿打不可,人家已经很有人道精神的让你吃饱了,你还想怎样?

  但小胡子又是看了看雪莱,问她:“反对什么?”

  “报告长官大人,我想上厕所。都憋了一上午了,这种情况下我没法接受审判!”

  小胡子又示意警卫带他们三个去上厕所。

  上完厕所,小胡子才说:“好,这下没什么问题了。审讯开始。”

  “报告!我反对!”雪莱再一次举起了双手,这次艾伦都已经不那么意外了。

  “又怎么了?”小胡子问。脸上丝毫没有愠色。

  “报告长官大人,我们被卡在洞里一晚上,现在精神状况很不好,我觉得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接受审讯,得让我们休息一天。”雪莱说。

  艾伦想这要求总不能答应了吧!虽然他和雪莱才是同一阵营的,但这种明目张胆的拖时间也太放肆了吧。

  可小胡子依旧没有生气。他转头问那个男人:“那么你呢?你没被困在洞里,昨晚城防军也让你休息了,你可以接受审讯了吧!”

  “呃,我其实也没睡着,”男子支吾道,“您知道的,昨晚那种状况下,我实在睡不着。”

  “那是你的问题,我想城防军给你休息的环境还是不错的。”小胡子招招手:“带他们两个下去休息,这个男人先接受审讯。”

  雪莱得意地冲艾伦使眼色,艾伦却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明显是因为雪莱是女的,还长得漂亮,才能受到这种待遇吧!

  警卫将二人带到一间颇为不错的房子里,锁上门后便离开了。

  “我现在越来越不明白你以女人的身份在外面有什么不方便了,”艾伦说:“倒不如说没有比这再方便的情况了!”

  “哦,你难道觉得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优待女人吗?”

  “看看这房子,比一般的旅馆都要好了吧!难道这还不是优待?”

  “嗯,我倒希望是,”雪莱说:“这样只是你沾了我的光,得回报我。”

  “什么?”

  “这就是城防军的看守所呀!”雪莱指着墙上的一个木牌,上面刻着“监-10”。

  “看来约格堡的确有钱,看守所都这么好。”

  “也不全是这个原因。”雪莱解释道:“几年前约格堡的民众联合起来要求审判的绝对人道,尊重疑犯的合理要求,所以,他们才会同意我说的。”

  听他这么一说,艾伦觉得有些合理了,但是刚才那个男人没被允许休息,他们能在这儿休息一晚,怎么想都是沾了雪莱的光。

  “你不是没来过吗,怎么这么熟悉。”艾伦问。

  “嘿,没来过还不能听说吗?”雪莱说:“我可是游吟诗人啊。”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才会变成这样呢?”艾伦接着问。

  “这个,”雪莱支吾了起来,“咱俩一起走了这些天,你还不明白我的做法?我想讲的我自己讲,你要问的,得付出代价。”

  雪莱这番话给艾伦提了个醒,忙问:“咱们在一起多久了?”

  “有六七天了吧,怎么了?”

  “完了完了完了,荆棘花的诅咒!”艾伦话音未落,只见手上的戒指发出光来,接着一声闷响,一头龙出现在二人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