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想着离婚的陆予

戒烟记事本 岩完 5168 2020.03.14 21:26

  抽烟的人,永远都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就像他不知道,爱他的人要付出多少辛劳。

  “你怎么态度这么差?不买了,我们走。”顾客生气的对服务员周红说。

  “不买就不买,我又没求着你买。”周红撇着眼说道。

  “这位大姐,请您不要走,我同事家里出了点事,不好意思,我替她向您道歉,我再送您一条小丝巾,好吗?”另外一个服务员陈旭赶忙把两位客户拦住并热情的说道。

  “我们又不是非要到你们这里买,今天我好不容易带我朋友来,我还说这里的东西好,这人今天跟吃了枪药一样的,这服务态度,真的让我很失望。”顾客还是生气的说

  “我知道,我知道,实在不好意思,我替她向您和您朋友道歉,今天各送一条小丝巾,以后你们一起逛街都可以一起待着,见证你们的友谊,您看可以吗?”陈旭真切的说着,并对周红使了个眼色,让她到后面去。

  “可算是开了两单了。”陈旭送走了刚才这两位顾客后一边自言自语的说,一边往店后面的休息室走去。

  “周姐,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陈旭推开休息室的门后问周红。

  “我没事,辛苦你了,成交了吗?”周红看着走进来的陈旭说。

  “成了,走了。没事就好,你再坐会,我喝口水后去守着,上次那位付了钱后说把东西放在这里的顾客今天说是要来的。”陈旭拿起水杯说道。

  “周姐,你也是老员工了,怎么最近老被投诉,你这让我很难做啊。”周一理会后,老板陆予单独把周红叫到了自己办公室。

  “陆总,哎。。。”周红有些委屈的说,但又欲言而止。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这些年你可从来没有这样过。你不妨说一说,毕竟你也跟着我从开始到现在也有十年多了。”陆予看着周红的神情后给她倒了杯水说道。

  “陆总,不好意思,都是我自己不好,家里出了点事。”周红接过陆予递过来的水杯说道。

  “什么事情?严不严重,需不需要我帮忙?”陆予靠在自己办公桌上对她说。

  “没事,谢谢你,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谢谢。”周红低着头说。

  “要不要先休息一段时间?不过你别担心,我会和人事部说的,工资照发,就当做把这么多年来的假期补一补。”陆予关切的对周红说道。

  “不了,陆总,我还是来上班,我会调整好我自己的,你放心吧。”周红抬起头对着陆予说道。

  陆予把周红送出了办公室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点起了烟,看起了离婚协议的模板。

  这件事一直徘徊在陆予的脑袋里,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爱人并没有犯什么错误,而且是一位标准的贤妻良母,但这一两年来,他想离婚的想法总潜意识的不断提醒他。

  陆予的爱人是他的大学同学,更是与他同乡。不能说是青梅竹马,但起码也是知根知底的。他的爱人名叫陆敏,长相属于耐看型,而且很是大方。照理说,现在的陆予衣食无忧,事业有成,在外人眼里属于被羡慕的那种家庭,但陆予总觉得自己的爱人不再有新鲜感,更不要说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他很苦恼,随着物质的丰盈,精神需求逐渐提高,总感觉陆敏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应该说是典型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成功男人。

  陆敏,大学毕业后就和陆予结了婚,而他们的彩礼都变成了一大推的衣服,因为那个时候陆予在创业,甚至结婚蜜月也是在他新开的店里度过的。那个时候陆予跑客户,陆敏就在店里看店,经过两夫妻的共同努力,才有了现在的五家自营门店和一百多位合作商。应该说是事业兴旺,财源广进,家庭和睦。

  对于陆敏来说,她很自足现在的生活条件,想想和之前对比,那确实有天壤之别。六年前,陆敏就不再巡店。以前刚开一家自营店,她都会去待上一个月,亲自给员工培训、讲解。等到店面有一定的起色,她就回到原来最老的那个店里。她喜欢在这家老店里,因为这是她和陆予创业之初第一家成功的店面,这里充满着他们奋斗的回忆。之后的一年,这家店她也不怎么来了,因为她怀上了陆予的第一个孩子。他们结婚四年后才敢要这个孩子,因为之前他都在忙,忙着有朝一日可以更加稳定住着来之不易的事业。

  虽然陆敏有了孩子,但陆予的起居一律不落,照顾得很是周全,甚至回家后陆予爱抽的烟都会帮他整齐的放在他的书房,或者是阳台上,而且也包括那冷热刚好的洗澡水,更不要说是可口美味的晚饭。

  然而,即便是这样,陆予和陆敏的共同话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少,甚至陆予回家后一句话都没有和陆敏说。陆敏总会安慰自己,告诉自己陆予今天可能特别忙,既然他已经忙了一天了,那就不要再打扰他,她照顾孩子睡觉后回到自己房间,安静的进了被窝,关灯睡觉。第二天,陆敏还是会和往常一样早起准备一家人的早饭和陆予今天要穿的衣服,虽然他们家已经有保姆,但这样有仪式感的早餐和晚餐陆敏都会亲自制作。

  如果,哪一天,陆予回家后直接到书房抽烟,陆敏还会给他泡一杯红茶,或者是牛奶送到陆予的书房,并会告诉他尽量少抽一点烟。就是这样的爱人,陆予却会在这最近的一年里总想着和她离婚。

  陆予很是苦恼,这本来是让人羡慕的家庭,他却要选择逃离。甚至有一次他回家后对陆敏说:“我们能不能好好的吵一架!”陆敏总是笑着看着他,并照顾好在她身边的孩子。陆予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其实陆予知道,就是陆敏的这种柔软而又坚韧性格让他可以义无反顾的去开创他们共同的事业,然而,也是这种柔软与坚韧的性格让现在陆予感觉生活变得平淡无奇,有如嚼蜡般毫无滋味。

  他坐在办公桌后看着这份离婚协议发呆,他把分给陆敏的金额从五百万改成了八百万,又从八百万改成了两千万。他想这样陆敏即使不工作也可以衣食无忧一辈子了,还有包括现在他们居住的洋房还有车子都写给了陆敏。他感觉轻松了许多,只是看着这份离婚协议发呆。

  ‘咚咚咚’“陆总,我是周红,我还是想和你说。”周红刚下楼又返回了陆予的办公室。

  陆予被敲门声惊醒,他按掉了显示屏,才让周红进来。

  “周姐,你还有事吗?”陆予问。

  “陆总,我想来想去还是想和你说,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周红把门关上后对陆予说。

  “周姐,我们都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我能帮的一定帮忙。”陆予坐正了身体亲切的问道。

  “这个事你帮不上忙,我先生要和我离婚,所以我最近心情很不好。”周红说。

  “啊?我看你先生对你还不错啊,怎么突然会?”陆予惊讶的问,因为在他印象里,那个时候周红的先生会开着车来接晚班的她,而且这事都很让别的店员羡慕。

  “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我几乎每天上班,陆总你别误会,这个和我上班没关系,我只是想说我每天上班,除了工作就是照顾孩子和我先生,他呢比较忙,所以我再怎么样都会尽量做好家里的琐事。”周红说到这里,陆予感觉自己对号入座了,他问周红见不见意他抽烟,周红说:“没事,陆总,是我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你接着说,周姐。”陆予点起了烟后说道。

  “也就在上个月,他突然和我说很想和我离婚试试看。”周红这句话把在抽烟的陆予给呛出了泪水,周红赶忙给他的水杯里倒了水递给了陆予。

  “咳咳咳,我没事没事,你接着说。”陆予咳匀了之后对周红说道。

  “你说这离婚还能试试看,照理说我这个年纪了,离不离婚对我来说到没什么,可孩子刚上大学,没参加工作,我们要是离婚了,那孩子肯定会受到打击,虽然我家先生我也有点舍不得,如果他非要离婚我想再过几年,等我孩子结婚了再离婚,这样对孩子影响小一点。”周红重新坐下来说道。

  “周姐,你们是不是每天都在一起?”陆予相似知道了什么一样问周红。

  “是啊,他上班下班比较有规律,我呢除了晚班晚点回家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在一起的。”周红虽然没有对陆予的话感觉到特别奇怪,但还是有些让人意外,但也不知道意外在哪里。

  “哦,这样吧,周姐,你先回去,我过两天找你,可好?”陆予说。

  “哦,好,好的,你先忙,不过这个事情。。。”周姐站起来有些为难地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就两天,你等我通知。”陆予忙解释道。

  “好,那我先走了。”

  第二天,陆予让人事部下发了一个通知,是关于十年(含)以上老员工7日旅行的通知。这个通知可把大家高兴坏了,他们这个行业从来都没有什么假期,别人的假期是他们最忙的,所以大家都相互贺喜,恭喜对方终于可以去除玩一趟了。作为十来年的老员工,周红自然也在列,她期初还想陆予反应说她不能去,她每天要回去做饭洗衣服的,而陆予告诉她,让她放心好了,出去散散心。周红无奈的接受了,他爱人也很高兴的同意她出去玩。

  除了可以出去旅游之外,每人还有1万元的旅游基金,但规定只能给自己买东西,要不然就要从工资里扣回来。

  就这样,陆予和陆敏以及他们的孩子跟着这些十来年的老员工出发旅游去了。

  周红的先生在她出去的前两年内一个电话都没有,但是到了第三天开始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问她什么时候回家了。出来旅游的周红和大家一起吵吵闹闹的到处游玩,就把他先生给抛到脑后去了,接到先生的电话也只是说:“七天,还早呢,你自己弄点吃吃,衣服放进洗衣机就好了,我先挂了,我要和她们一起购物去了。”周红挂了电话就喊着大家让她等等她。

  陆予似乎也很放松,感觉好多年没有这样轻松了,陆敏也是有这样的感觉,她让保姆带着孩子跟着大家,而她挽着陆予走在后面。

  陆予想去抽烟,但陆敏说不可以,就像他们谈恋爱的时候一样,在这里,陆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第三天,陆敏对陆予说,等这次回去她就要上班去了,在来旅游之前,她已经被小孩子读书的学校附近的服装设计公司录取了,而且人家给的岗位和待遇都还不错。陆予很是惊讶,他问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想着要去上班的,说她可是从来都没有上过班,从结婚后一直都和他一起在创业。陆敏说,大学本来读的就是服装设计,能拥有这样的工作是她从高中开始就是很向往的事情,只是因为后来种种原因一直都没实现,现在公司运营情况很好,而且说陆予也一直都很拼,她现在插不上手也就想着自己再去实现一下原来的理想。陆予还想说什么,但被陆敏打断了:“走,陪我去买几套职业装。”陆予就这样被陆敏挽着手臂拖着走向一家服装店。

  “好看吗?”陆敏一直都没穿过职业装,当她走到陆予面前时,把陆予惊艳到了。

  “好看,好看。”陆予看着出神的说道。

  在要启程回家的时候,大家都满载而归,员工们还特意在晚饭时给陆予和陆敏敬酒,说着感谢的话,陆予和陆敏笑着和大家碰起了酒杯。等大家都回到自己座位后,陆敏重新倒了一小杯酒对陆予说:“我们也喝一杯吧,好酒没有喝酒了。”陆予很高心的也举起了酒杯。

  “你把烟戒了吧,以后孩子可能需要你接送,如果我忙得话,这样车子里就不会有烟味。可以吗?”陆敏对着陆予说道。

  “啊?这个。”陆予有些不知陆敏会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做不到吗?”陆敏笑着歪着头可爱的说。

  “我试试吧。”陆予看着陆敏回答道,他心里想,这么多年陆敏好像从来都没有要求自己做过什么,今天倒是开了口,而且是一件自己很难做到的事情。

  “我很早就向对你说了,但一直以来你都很忙,或许抽烟可以给你排解压力,我心疼你,心疼你的身体,趁现在我们还年轻,所以我想让你把烟戒了。好吗?”陆敏因为喝了酒脸上透着红对陆予说。

  “好,我尽力。好吗?”陆予点点头说道。

  在回家后的日子里,陆敏确实很努力,要经常加班,所以陆予深刻体会到了陆敏的生活,因为他们的小孩一会要这样,一会要那样,而且还要不停的问为什么?这把一位久经商场见过各色人和不同场面的陆予根本没有招可以对付,把他忙得晕头转向,措手不及。

  有时,陆予在等孩子放学时偷偷的会在车外抽烟,但不管他怎么提早把香烟灭掉,孩子都会说我要回去告诉妈妈,你又抽烟了,还说:“如果爸爸在抽烟,我就不要你来接我了,我还是喜欢妈妈来接我。”陆予苦笑着,发现孩子已经能说会道了,自己居然都没有发现。

  陆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还会叫保姆帮他理好菜,他要下厨看看,但是最后还是要保姆重新烧,他根本做到陆敏厨艺的十分之一。

  周红从旅游回来后,他先生主动开口对她说道,之前说的话他很后悔,居然还会深刻反省说:“我以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这几天把我给饿的,外面的东西根本不好吃,前两天还好,特别是最后几天,根本咽不下去,要么是太油了,要么就是太鲜了,还是你做的饭菜好吃。”

  陆予在他孩子放暑假的时候已经把烟戒掉了,而且厨艺也有所增长。陆予有一天在家里收拾的时候,发现他的衣柜里都是好衣服,而陆敏的衣柜里却都是店里售卖的女装,一件名牌都没有,这让陆予很是惭愧。陆敏对于陆予的着装了如指掌,什么衣服穿着在他身上显精神,什么内衣穿着很舒适,而她自己确实这样不在乎。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重新打开了那一份离婚协议书,他把它拖进了回收站,而且彻底删除,和他的烟一样,彻底戒掉了,这是陆敏从恋爱到结婚,再到现在唯一对他的要求,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戒掉。

  恋爱时,千般好;结婚后,千般挑。

  都说日久见人心,对于婚姻来说,这句话并不适用,因为日子久了难免出现平淡与厌倦,但是,回想当初,是什么让自己选择和他在一起的?

  陆敏其实很早就有察觉,她不动声色,积极经营,把爱重新注入这个家,因为她知道她爱他,她也知道他也爱她,只是在某一个阶段彼此的爱没有交集。她穿职业装真的特别好看,而且那设计师的职业装里装着一个既有吸引力又有趣的灵魂。陆予是这样评价陆敏的,在他等待她回家的晚餐桌上。

  不是每一段婚姻都可以完美谢幕,但还是要好好珍惜,积极经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