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不抽烟就说不了话的新同事(二)

戒烟记事本 岩完 4155 2020.03.06 12:51

  据我原单位市场部的同事统计,单位抽烟的人平均一天的抽烟量是一包烟(二十支)。其中,‘搭伙’抽烟的数量为10支,也就是说,在单位里,大家在一起抽烟的,每人平均数量是10支。这还不算完,他还预计了他们在单位抽烟的总体时间,按照一天工作八小时算,抽烟的人,每人要花1个小时的时间燃烧在香烟里。多么有说服力的统计,不愧是市场部做调研的。

  从这里看出,抽烟的人也是喜欢‘搭伙’的,和喝酒的人一样,喜欢热闹。

  我离开公司后,他们还时常打电话给我,对我说没我在抽烟也没意思,因为没有段子可以听了。他们都认为我是单位里的故事小王子,每天都有新故事,比如一块手表引起的凶杀案,比如大户人家药死东家的,比如老宅里的金元宝,还有闺房里的笑声等稀奇古怪的故事,每次我都不用自己拿烟,只要我到场,就有烟递到我手上换我嘴里的故事听,虽然有时会被领导们打断,大家灰溜溜的回自己的办公桌装起了很认真工作的样子。

  这一下子就过去了三四年,大家也各奔东西。有几位同事出差经过杭城时也会到我工厂来坐坐,说起那个时候的事情大家都还会抖一抖大家抽烟时的一些丑事,这也包括他,那位不抽烟就不会说话的同事---沈凯。虽然他们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抽烟改成了喝茶,这故事就在那同事从递给他的一杯茶下肚后开始说起。

  公司有一次拓展,大家在出发后才发现这徒步的距离是这么远,口渴难耐的大家都希望能够早点找到一家坐落在这乡村的小店。这艳阳似火的蓝天白云下,这一高一低崎岖的小路中,他们五个人东张西望都期待能看到小店特有的招牌:写有棒冰、汽水、冷饮的牌子。沈凯从远处小跑回来,和大家说道路的右边一直看过去好像有一家,但不确定,大家听他这样说都欢呼起来,但是前进的方向是往道路的左边,这个时候潘总就拿出50元,让沈凯去买‘两瓶水’来,他们大家慢慢地向前走,在前面等他。沈凯是新同事,所以跑腿的活就落在这个发现‘补给站’的他。他还不好意思拿领导的钱去买水,就说自己有,但潘总让他拿着,多的就自己买块雪糕,算是跑腿费。他接过50元就去了,大家虽然对能得到一个好名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但也不希望是倒数,因为教官说倒数的团队是有‘奖励’的,就大家继续往前走,在前面等待沈凯。大概过了半小时,去买水的沈凯赶上来了,手上拎着买来的矿泉水。大家看见他来了,都很兴奋,终于可以喝上水了。可当他走到跟前把没有花出去的50元还给了潘总,然后把手上仅有的两瓶水的其中一瓶也给了潘总,另外一瓶他就很为难了,就不知道要给谁了,潘总看着他,他看看手上的水,又看看大家,这气氛很是尴尬。潘总又好笑又好气说:“小沈,我让你去买‘两瓶水’你还真的只卖了两瓶?!”沈凯手里还是握着那瓶剩下不知道给谁的一瓶水,眼睛呆呆地看着潘总。“哎!好好好,是我不对,我没有和你说明白,我说的买‘两瓶水’的意思是买几瓶水的意思,明白吗?”潘总看着他说,后来潘总摇了摇头说:“算了,我也解释不清楚,大家分着喝一点吧,我们再不走真要倒数第一了。”另外的三个同事已经笑到根本已经忘记了口渴的事情了。

  他就是这样实在,实在得让人好笑,平日里的眼力劲去哪里了呢。我那同事说到这的时候,虽然我那年就听到过,但多年后的我还是把刚入口的茶水向左边喷了一地。那同事也拍着大腿说他太可爱了!

  “你们又在说我的丑事了吧?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放不下我,是不是靠我这个故事活着的?”刚进门的沈凯喊着。

  我招呼他坐下喝一杯茶,他和那同事握了一下手,这手握得很亲切,又相互一拳推在彼此的肩膀上。他们寒暄后重新坐下来和我一起喝茶。

  “你在这里很舒服吧?曹总每天给你讲故事听。”那同事对沈凯说,“真羡慕你们啊,这么多年了还可以聚在一起奋斗,我们都很想念那些年,什么都不用想,大家一条心往前走。”他边说边摇头。

  “我是没地方去了才曹总这里来混饭吃,还好曹总不嫌弃。”沈凯笑着说。

  “那个时候就你老喜欢和曹总聊,我们都插不上嘴,你们可以把天聊沟里去,拉都拉不住,还一本正经的。”他笑着说,我笑着看他们刁侃我。

  自从王总离开公司后,他们也就各自散了,有些跟着王总去了别的单位,至于沈凯是被父母逼着要回来相亲才离开了那家单位,而我比他们早出来自己单干,这一来一去的就是五六年时间。

  “听说你们都戒烟了,真好,两个相互鼓励、监督能戒,我戒不了。”同事和我们说,还问我介不介意他在这里抽,我说你老早就可以抽了,他笑着把烟点上,我和沈凯相视而笑。

  我和他说起了我戒烟的原因,他点头说这几天生意是不好做,他也一样,现在的公司整体一般,就混个职位,至于以后怎么办,他说走一步看一步。

  我出来自己创业已经有五年时间,现在还算稳住脚,比起这几天来说已经是很好了。前两年全靠咬牙坚持,还好第三年沈凯从华北回到这里来帮我,我算有了一个知根知底的人,也有了一个畅聊过往与展望将来的人。而他戒烟的原因是为了能正常说话,而且那年我也监督过他,算是缘分,他也愿意听我一二,虽然我自己没做到。现在,他的能力足以甩我两条街,我很幸运,他用他的实诚无怨无悔的帮我这几年。至于我,是什么原因戒的烟,说到底是因为没钱。

  工厂刚起步,虽说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固定成本还是超出了我的预算,加上订单少,所以一直都为前发愁。以前因为在单位,没有直面这样的压力,只要按时上班、下班,旱涝报收,没啥压力,加上工资待遇还不错,所以也就不会顾及几包烟的钱。现在不一样了,每一分都要算到位,有时候还真的舍不得买,但生意要做,拿出手的烟总不能太差,索性就不抽了,这样几位合作伙伴也不会觉得我现在困难。

  前年,沈凯还问我,现在稳定了想不想抽上一支。我实话和他说,还真的是想,但既然好不容易戒了这么多年,就不吸了,要不然功亏于溃。他笑着说:“是啊,看来你是真的戒了”。

  沈凯刚来不久后还会偶尔抽几支,因为他到这里来,就意味着要从头开始,他想做好,不能给我这位老大哥丢脸,所以,他把压力都抗在自己身上,我心里在想真的难为他了,别的我没有,给他办公室里放几条好烟,其他的也只能看公司效益了。通过大家的努力以及几位核心客户的鼎力相助,这一两年公司效益好了起来,也可谓是功夫不负,朋友相助,加上我们国家稳定的社会环境,让我们开始逐步盈利。我也把沈凯拉进了合伙人的行列,虽然往年私下里我也会分红给他,但这个和私下里的不同,我想公司还没有盈利的情况下,拉他进来不是很好,毕竟他奔我而来,不能亏了他,虽然他之前也想入股,但都被我拒绝了,并实话相告。

  今天是公司庆功宴,大家都很积极装扮着办公室,虽然办公室还是很简陋,但不妨碍大家的热情。沈凯在二楼也弄得满头大汗,我说让他们去弄好了,你毕竟也是老板了,他笑笑说没事,还指挥其他人弄这个弄这个的,忙得也高兴,我呢还是偷懒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泡茶,等待大家给我一个惊喜,虽然这个惊喜在沈凯拎着大包小包到我破旧的工厂门前时已经体会到过,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和他一起成功了第一步的喜悦。今天我们简单的请了四五桌,大多是生意往来的朋友,和厂里全部的同仁。

  酒过半巡,他每桌都敬过酒之后回到我身旁的位置,他有些高了,但看上去状态不错。他神秘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问我抽不抽,我说抽一支吧,今天难得。我站起身举起酒杯向大家说明我自罚一杯,今天要破戒抽一支烟。大家欢呼着:三杯!三杯!三杯!

  “好,三杯!”在大家的欢笑中,哄闹中我连喝了三杯酒。我想这一支烟抽得很有仪式感。

  等到大家拿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出了厂门口,聚餐在我和沈凯送走最后一波客人后结束。

  我们回到了我的办公室,沈凯靠在沙发上对我说:“你不是老问我为什么对你说感谢吗?今天我就告诉你。等一下,我写话我想了很久了,让我点一支烟先。”

  我很期待到底是什么话需要这样正式。

  “当年要不是你,我早被潘总赶出公司了。”他说。

  “我想不起来是什么?你到时说说看。”我边泡茶边笑着问他。

  “有一次开会,潘总觉得我不适合做销售,在淘汰的名单中把我的名字写上去了,这个时候你对他说。”他停了下来,吸了一口要接着说,被我打断了。

  “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奇的问。

  “是后来菲姐和我说的。”他接着说。

  “我说了什么呢?”我笑着问他,他倒是一本正经坐着。

  “你说,他要比其他人都要努力,你去看那抽烟室的烟酒知道了,他都会在那里给客户打电话,而且也有成效,虽然目前还不能和其他人相比较,但沈凯的努力肯定能为公司贡献更多的销售额,请潘总再给他这个机会。”他有些激动,我让他缓缓,喝杯茶。

  其实,我知道,他借着酒劲和我说了藏着这么多年的心里话,也借着那一只烟。他说今天抽完就不抽了,说到做到。

  我也知道,他的资质和其他比起来如果想要得到同样的结果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艰辛与努力。虽然那年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虽然不是我部门的人,但这样努力的人是需要给他一次机会。就这样的一句上嘴唇碰下嘴唇的话,让他念着我的好这么多年,真的很感谢他,也是因为这句话,所以那年我离开公司时,他大老远从华北赶回来送我一程,还非得请我吃一顿饭,而且,那天晚饭后,我们在单位宿舍里聊到大半夜他才依依不舍的下了楼。第二天我一早要赶火车回杭城,我下楼的时候他已经开着他那辆那年买的车停在了楼下,他说送我去车站,然后他就开车回华北去。下车时,提着行李看着他开远时我确实有些就此别过后不知何年再相遇的悲凉感。

  他说完后,已经热泪满眼眶,转着头看着楼下的车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走过去,递了一杯茶给他,和他一起看着这我们一起奋斗了三年的车间。我对他说,如果明年效益好,我想把厂翻新一下。他点头到,是要翻新了。

  我们关了门,他把口袋里的烟送个了我们厂的门卫大叔。

  “年底以公司名义给你换一辆车吧。”我坐车副驾驶对他说。

  “还能开,而且这车开不破,还是留着吧,再过几年再说。”他自信的握着车方向盘说着。“这辆车对我来说和你让给我戒烟说话一样存在意义。”他接着说,我笑着点头。

  代驾把我送到了我家小区门口,他摇下车窗向我摇手,说明天见,说明天来接我,我说好的,并让代驾师傅慢点开。

  我看着开远的车,回想那年他送我到车站的情景,酒后不免有些感怀,我想如果那年我生意很好,他来向我投奔,我会不会像他对我一样这般好,我不敢想,或许会,或许不会。经常自誉为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的我真的做不到像他这般有情有义、掏心掏肺。

  都说共患难易共享福难,我得向他学习。

  很感谢这位不抽烟就说不了话的新同事。

  (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