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得了肺癌的丈公

戒烟记事本 岩完 2553 2020.03.19 13:00

  那是四年前了,胡晓辉想起丈公那期待他到来的眼神还历历在目。

  那一年,胡晓辉的丈公得了肺癌,等到去医院检查时,已经是晚期,但表舅还是把刚买来一年不到的车子卖了,凑了四十多万,全力救治丈公,即使救不回来,有钱放着也能让姑婆放心一些,并用最好的药让丈公在最后的日子里好过一些。

  胡晓辉从小在丈公家长大,他妈妈就是姑婆做的媒,嫁给了他爸爸。他爸爸很早就在丈公家里做木工活,一直到表舅创办了蜡烛厂才把木工活停了下来,转到蜡烛厂做了厂长。所以,胡晓辉对于这位妈妈的阿姨的老公很是亲切,毕竟从小到大都在他们家。

  那年,胡晓辉去看望住院的丈公时,他的眼睛瞳孔已经被药物浸得失了往日的神色。但看到他们来的时候,一时间就变得炯炯有神起来。都说人在生病的日子里或生命最后的旅程,特别喜欢看到亲朋好友,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日。丈公从小看着胡晓辉长大,待他犹如自己的孙子。那个时候表舅还没有结婚生子,所以胡晓辉享受了这一份待遇。

  胡晓辉强忍着心疼这七十岁不到的丈公的心情,坐在他床铺边上,陪他聊天,说着让他宽慰的话。

  在他进病房之前,问了陪床在旁的姑婆,丈公是不是知道自己得的病,姑婆说他自己知道,就是不知道是晚期,我们现在都隐瞒说是早期,可以治好,只要让他安心,不要瞎想。说道最后,姑婆想哭,胡晓辉说千万别哭,等会进去了被他看见不好。

  他对丈公说:“他朋友的爸爸也得了肺癌,但现在已经医治好了,已经上班两年了,只要定期检查就好。”

  听胡晓辉这样说,丈公很高兴,感觉很有希望。

  现在的情况是不能再做化疗,所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好,每天要输蛋白,吃中药和抗癌药物,用来维持他每天的营养,所以看上去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异处。

  胡晓辉临走时塞了一个红包给到丈公,让他好好养病,等出院了再去家里看他。

  姑婆送胡晓辉到医院楼下大厅,摇着头对他说道:“你丈公估计是不行了,医生说已经转移到肠,上厕所都有些困难。”胡晓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已经生有白发的姑婆,只能说:“好好陪陪他,希望有奇迹发生。”

  姑婆接着说:“你丈公现在有一种抵触情绪,不肯听医生的嘱咐,有时还会骂医生无能,给他乱用药。我们只能安慰他,帮不了他什么忙,更多的时候要顺着他的情绪。你表舅这几次来很认真的和他说过,只要他听医生的安排,病就能好起来。他会稍微好个几天,但没几天又回到之前的不相信医生的情绪中。”

  “没办法,现在这个时候他自己是最痛苦的,我们只能忍一忍。”胡晓辉抚摸着姑婆的背说。

  姑婆含泪把胡晓辉送到医院大门。

  在胡晓辉的印象里,丈公是烟不离手,导致他的左手的中指和食指都被烟熏黄了,而且,丈公爱喝酒。虽然那个时候丈公牵着他的手到小店买零食时不抽烟,但只要胡晓辉在一边玩,他就会把烟点上,看着他玩耍。

  丈公一辈子是社区诊所的医生,一直做到退休。

  有的人也说丈公主要是不出汗,不用下地干活,他到走也没有握过锄头。

  也有的人还说丈公自认为是医生,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了解,就是想不到这个病并没有让他这个做医生的发现。

  更有的人说丈公是因为烟酒过量。

  他们说的基本上都是事实,胡晓辉查阅过很多资料,肺癌最主要的起因之一是因为吸烟,加上酒精的作用,很容易让癌细胞在肺部和肠胃里发酵,加上丈公嗜烟酒如命,加快了癌细胞的病变。

  当医生对表舅说可以把丈公接回家的时候,大家已经彻底破灭了奇迹的产生。

  那天,表舅去租了一辆和之前他卖掉的那辆车一样的车子来接丈公出院。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时日不多的老人不用在担心因为他而感觉拖累的自己的孩子,或许这就是善意的谎言和最大的孝心。

  出院那天,表舅带丈公饶了一圈西湖,让这明媚的阳光照一照在医院待了太久的丈公,看他看看之前一直都想来却没有来成的西湖。

  他们找了一个茶室,在最角落的地方坐下,看着湖光山色,丈公那蜡黄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说:“西湖风景就是好。”

  “爸,你还有其他地方想去的吗?我都带你去,好不容易医治好出了院,我想带你到处走走看看,这样有助于身体,只要每年定期检查,放松心情,身体会养好的。”表舅说。

  “回家吧,还是家里最好。在家里种种花,养养鱼。”丈公说。

  “也行,如果你想去就打电话给我,我都带你去。”表舅一边看着菜单,一边和丈公说。

  “来一个西湖醋鱼,来一个糖藕,再来一个青菜。”丈公说。

  “行,再来一个菱角。这个妈妈喜欢吃。”表舅对服务员说道。

  “点你爸爸爱吃的吧,我都没关系。”坐在一旁的姑婆说道。

  “阿江,你戒烟了吧?”丈公突然问道。

  “嗯,不抽了,好就没抽了。”表舅回答道。

  “嗯,不能抽,你看我现在,哎,但后悔没用,你现在还年轻不知道身体,等你年纪到我这个岁数就扛不住了。”丈公看着他说着。

  “嗯,放心吧,现在的你不是已经好了么,不想之前的事情了,再说,我确实已经戒了的。”表舅给丈公倒了一杯热水。

  从医院出院回到家里的丈公在两年后去世了。

  在家里人和主治医生的沟通中,对于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说,他能坚持两年也是奇迹的。这离不开家里人的细心照料,和耐心宽慰。特别是在最后的日子里,病人极其痛苦的。那最后的几个月里,基本上就是医院和家里两个地方跑,只要他有些不舒服,就立马送到医院住几天。

  这两年里,表舅买遍了镇上所有卖鱼的地方找买野生泥鳅,有时还自己带人去河里抓,都说野生泥鳅熬汤最好,特别是对这样的病人。

  表舅还找各种中医,总希望能药到病除,可惜的是,真的是发现太晚了,看着父亲遭这样的罪。有时,丈公体内疼痛到从床上打滚到地上,用头去撞墙,双手狠狠的乱抓东西,还有那撕心裂肺的嘶吼,疼痛与恐惧伴随着他最后的日子。表舅有时会进去死死抱住他,但更多的时候只能偷偷在的房间里哭泣。他都怪自己忙什么事业,赚什么钱,到最后还不是保不住自己的父亲。他甚至想把厂买了,带父亲出国去医治,不想丈公这么痛苦,但主治医师没有明说,只是说了还是让老人好好度过这一段时间吧,他的身体恐怕也折腾不起了。

  “阿江,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你们都不要骗我了,我现在很想吃一碗你妈妈做的面。”丈公从床上坐了起来,对侍奉在旁的表舅说道。

  等到表舅把做好的面,和姑婆走到他床前时,丈公已经走了。

  胡晓辉最后一次见到丈公,那时他还能下床去拨弄那一株从他家老宅的花坛里分枝而来的百年牡丹。

  人啊,总有千万家产,要是没有了健康的体魄,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多注意父母的身体,多问候,定期检查,也包括自己和每一位家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