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写书的初衷

戒烟记事本 岩完 5753 2020.03.27 07:11

  终于轮到写自己身边的故事了。

  几年前,我和大学同学阿伟合开了这一个茶馆后,我就想着写一本关于戒烟的书,起初并没有什么具体构思,也不涉及到去关心抽烟群体如何,因为那个时候我和阿伟在茶馆装修时有一个分歧,就是把吸烟区和非吸烟区如何分开的分歧。

  最后,我们还是同意了第二个方案,吸烟区分了十个户外包间,非吸烟区则占了剩下的八个室内包厢。这个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喝茶人群不同的各取所需而设计。我们想国人绝大多数对于喝茶与喝酒是一样都喜欢热闹,无非不同的就是喝什么,但不管喝什么,这样热闹的场所总少不了抽烟。

  茶馆开张后不久,就有一部分人经常来,这些人有很多一部分是生意场上的人,还有不同行业的设计师等等,也有大学生们,不过印象最让我深刻的是有位写情感故事的作家,他经常会在周末来,他总是坐在那个靠窗的角落,他说喜欢看着窗外的茶园,正是这位作家不经意的一句话给了我写作的勇气和灵感,其实那次是一句玩笑话。

  那天,我看他迟迟未落笔去敲击他那个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我往他的茶壶里加水他都不知道,他一直看着窗外那飞过的鸟群与飞过山坡那棵树的风。我轻声问了他一句怎么了?他还是看着窗外说他感觉没有灵感了。我就随口说灵感需要这样沉思吗?他被我说的话像似惊雷一般把他震醒了,问我说什么?我重复了一边,他说我可以啊,他说灵感不需要沉思,他还说我有写作的天分,我笑了笑就不再打扰他了。当我走出他的包间时,他已经点上了香烟,手指像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一般飞驰着敲击笔记本的键盘,我想,看来他的灵感飞回来了。

  等到下午茶过后的时间里,店里没多少人,也不用随时听着那个呼唤铃,我就在想‘我真的像他说的一样有写作的天分?’。

  就这样,暗自庆幸了几天,我开始了我的写作生涯。

  从起初的半小时一行字,到现在一小时可以写五千字了,至于为什么写这本书还是要从老朱戒烟的故事开始,不过,很是惭愧,到了三十五章才轮到老朱。

  上面我说到戒烟的故事开始很单纯,但写到第二篇的时候就感觉我有社会责任感了,应该多关心一下抽烟的不同群体的不同人生。

  我的有些客人知道我要写戒烟的故事,他们就会拿着茶杯走到我柜台前,好好的搬了椅子坐下来给我讲述他知道的故事,我怕忘记了,认真的记下来,晚上关门后回到自己房间慢慢写,所以把才老朱的故事放在了这本书的中间部分,一来是因为确实怕客人和我说的故事忘记了细节,二来是因为老朱戒烟是对我最大的启发,我迟迟不敢下笔,怕这个初衷写歪了、写俗气了、写得不够深刻,所以直到今天他出差顺道来杭城看我,我发现他胖了之后才正儿八经提起双手敲下这篇文章。

  老朱比我年长几岁,原本大家都不太可能认识,不曾想相隔一千多公里两个陌生人会在南国的某处相遇。

  那时候我还在羊城的一家单位工作,老朱要比我晚了将近一年进了这家单位。公司的人员不多,在单位里姓朱的人就我们俩,加上他的嘴型有几分和我相似,所以他一进公司给我递烟后我们就感觉这个人可以交往。

  老朱做事很有原则,有时候我都会觉得他一根筋,感觉这个年纪的人不应该这样不会变通,但他确实是这样。我想,这个年龄了还能坚持自己,实属难得,或许有的人会说他死板,甚至有时也包括我在内,但我还是觉得他的品性很是可贵。

  老朱除了讲原则之外,还有一样东西也让人印象深刻,就是他的烟瘾很大。四十岁不到的人,一天两包烟的量确实有些多了,他一天的量可以比得上我五天的量。不能说他是嗜烟如命,但确实是手不离烟,我们都私下里称呼他‘两臭’,脾气臭、烟味臭。不过,虽然他爱抽烟,你想让他变通一下,用一条烟都收买不了,即使是一点小事都不行。

  他的牙齿都黑了,我们有时在抽烟的时候也会提醒他这样抽烟不好,很伤身体。他说没办法,压力大。我大概知道他的压力来自于这两个方面,一是他总想把事情做到最好,最好是全都按照他的设想一丝不苟的达成,是一个大家所说的完美主义者,这是好听的,不好听的就是强迫症晚期;二是他家庭的压力,两个孩子和年老的双方父母。这是我私下里从工作中和有时与他聊天时所知。

  他们都很好奇,像他这样抽烟的人怎么突然就可以戒烟了。

  在有一段时间里,他总是迟到,而且来的时候总是蓬头垢面,一进办公室,就能听到他骂人的声音。

  那段时间,大家都让我作为代表去问问他,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和他谈得来,更多的是我和他平级,他不会用对待他下属的态度对我,而我呢和他的下属们也聊得来。

  “你最近怎么了?好像状态不是很好。”

  “是那帮小兔崽子让你来问的吧?”

  “也不是,我只是看你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来关心一下。”

  “先别说我了,你们市场部怎么搞的,一份执行方案弄得花里胡哨的,让我们销售部怎么执行?!”

  “嘿,,,把火发到我头上来了,市场部的方案都是大家讨论的结果,你又不是不在场。”

  “我TMD什么时候在场了,这次方案就是因为我没参加才会弄得这样,你自己拿回去看。”

  “你TMD冲我发什么火,你请假在家休息,我们累死累活还不讨好,随便你,爱执行不执行,销量完不成是你的事。”

  “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

  “哟,还是对我客气的,没让我滚。”

  门一摔,我就出来了,他门口坐着的下属们都看着我,估计心里想着这两个人吵什么呢?我对他的下属们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小张,你进来!”老朱在办公室里喊着。

  “来了,朱总。”小张看着我应着他,我做了一个要被杀头的手势把小张吓地走路都碰到了桌角。

  “TMD,你怎么回事?这份方案你找市场部再详细对一遍。”我在隔壁办公室听到老朱喊着。

  过了一会,小张带着老朱办公室的烟味进了我办公室,委屈地叫了我一声。我看这孩子挺可怜的,就把方案从电脑上打开仔细地核对老朱写在小张拿进来的方案稿件上提出来的销售政策。

  “老朱,你要八个点的费用,市场部没有这么多钱,最多只能给六个点。”我在办公室里对着隔壁的他喊着。

  “不给就不给,老子我自己想办法。”老朱说完后又传来那打火机点火的声音。

  我也抽出烟来,故意把一包烟重重的摔在了我的办公桌上。‘啪’的一声响,隔着办公室玻璃门外的同事都站起来看着我,我打开门后他们又变回了认真工作的样子。

  我们去食堂就餐的时候听到楼道里有人聊:“两只老虎吵架了。”

  我咳嗽了一声后走下楼梯,他们见我来了也就不说话了,我心里想:还好,起码我和老朱在他们心目中还是‘老虎’的形象。

  老朱去了餐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饭,他周边的座位上都是空的,谁都不敢靠近。我看看他这样子突然生出一丝怜悯,心里想:他处在高处,不胜寒,真寂寞。算了,我厚一次脸皮吧。我拿着餐盘走了过去,他看我坐下后没说话。

  他吃得很慢,好像没什么胃口,而且旁边的烟灰缸已经都快插满了。

  “你股票被套牢了?”我问。

  “去你的,你股票才绿呢。”他答。

  “那是嫂子没照顾你的夜生活。”我问。

  “你TMD有空操这份心还不如快点给我那八个点的市场部支持。”

  “行啊,只要你告诉我你最近怎么了,我就给你去向老板要。”

  他看了看四周,递给我一支烟。

  “快点啊,我好下午给你办去啊。”

  “我丈人晚期了。”他抽着烟说。

  “啊?!”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过了一会才轻声问道:“什么病?”

  “肺癌。而且。。。”他欲言又止,“哎,算了。”

  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岳母得知老伴得了肺癌晚期后精神受挫,抑郁了。

  我们回到了办公室,大家都很诧异,我们怎么突然又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下午茶,我请大家,包括销售部的。”我说。

  “我请大家吧,最近家里有些事,让大家不愉快,就当是我向大家赔个不是。”老朱说。

  大家感觉这一起一落的来得太快,还来不及反应呢?

  “怎么?不接受我的道歉?”老朱半推着他办公室的门说。

  “不是,不是,朱总,谢谢朱总。”大家那个笑容很是不好看。

  下午,我们部门的全体同事拿着小张买回来的奶茶进了我办公室。我召集大家开会,重新把方案按照老朱的意思调整了一遍。

  第二天,上午,我跟着老朱去了趟医院,看望了他老丈人。看着老人的精神还算可以,只是不停咳嗽。他不认识我,让老朱给他介绍,我说是老朱的同事,更是好朋友,他笑着让我坐,说让我破费了,并让照顾在旁的老朱爱人给我倒水。我心里想,挺好的一位老爷子,哎,,,人啊,总是意外和明天不知道谁先来。

  我坐着陪他聊了一会儿,他总说让我在单位多帮帮老朱,说他做事情不会转弯,不够圆滑,这样会吃亏。我认真听着,诚恳地点着头,或许是因为他说道自己的女婿时表现出的关心很是真切,更或许因为这样的对话可能机会不多。我临走时,他还拉着我的说对我说:“小朱,你和我家姑爷是本家,也是好友,我希望你能劝劝他尽早戒烟。”我点头答应了。

  “戒了吧,总不能到时候还让家里人担心。”老朱送我出了门后我转身对他说。

  “嗯,昨天就是我最后一次抽烟。”他说。

  “行,一起戒。我还是希望老爷子能早日康复。”我看着老朱那灰突突的脸说。

  “但愿吧。”他叹了口气说道。

  一个月后,老朱请了丧假,他的工作由老板分配到了各个部门,我主动承担了一大部分,这或许是我对他最大的支持,特别是这个时候。这主要是出于我的私心,因为老朱请假的时间比较长,我深怕老板会考虑重新找一位销售总监顶替他。

  在大家的等待中,一个多月没见的老朱回来了,销售部的同事从原来的‘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的心态’转变到后来感觉老朱不在就好像没了主心骨,工作也没了灵魂的样子一般,当见到老朱走进办公室时,偌大的办公室想起了欢呼声,在这之后的一个月里,大家很有干劲。我看着销售部的这些人也是,,,怎么说呢,,,都是‘贱’得很可爱。

  我把手头上的几个重要的工作项目和老朱对接了一下后,他对我说了声谢谢。我没有理会他,因为我感觉他就应该谢谢我一般,懒得和他客套。

  “嘿!怎么?”

  “什么怎么?”

  “我难得说谢谢你怎么没反应啊。”

  “本来就应该谢我啊,要我怎么回馈你这并不真诚的感谢呢?”

  “嘿!人家是得寸进尺,你是得什么来着,,,比这个更高一层的。”

  “得得得,你那文字功底就不要在我们市场部面前炫了,我还有事,下午茶你请了。”

  “嘿!”他歪着嘴看着我走出了办公室。

  我在一年后离开了公司回到了长三角,他来送我,对我说:“不好意思啊,让你嚼了一年的口香糖,原本你可以不用跟着我一起戒烟的。”

  “什么话,戒烟对我自己身体好。不说这个了,反正已经成功了。你岳母怎么样了?”

  “好些了,现在已经接回家住了,你嫂子把工作辞了,在家带娃和照看她。”

  “哎,陪伴了三十多年的人,一下子没了,谁也接受不了,总要有个过程,也只能多陪陪她了。”

  “是啊,人啊。。。”

  “行了,我进去了,你回吧,有空了来杭城找我。”我不想让他再想着这些乱糟糟的事情,有意的转开了话题,主要是我要回去了,帮不上他什么忙,也就不想再说起。

  “行,我会去的,你进去吧,一路珍重。”

  时光如驹,一晃而过,老朱说来来来的,今天才算是来了。

  一段时间不见,他还真胖了。

  他从我离开单位后不久也离开了,他说想多陪陪家人。我想他在老人过世后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像我们这个行业,一个月不着家那是很正常不过的,要么在出差的路上,要么就在陪客户的酒桌上。

  老朱回家和他爱人一起在做电商,听他说他爱人做的不错,人手不够,忙不过来,老朱就趁这个机会离开了公司。

  我们见面了也不客套,上来就一个大拥抱,旁边的旅人也不在意,在车站这样的场景也很多见,不足为奇。

  我带他去了我的茶馆,他进门开口就说这地方好,还问我怎么找到的。我简单地和他说了我的合伙人正伟事情,他边点着头边走边看。

  老朱喝不惯绿茶,我就给他上了一道功夫茶。

  他说他胖了,说我倒是没有什么变化。我和他说,做餐饮没个规律,而且早出晚归的,不比之前轻松。

  他自己动手摆弄着茶具边听我说这家店的来龙去脉。

  “也好,有这么一家别具一格的场所,而且地段也不错,好。”老朱品着我特意为他准备的红茶说道。

  “就这样吧,反正有些事也急不来,生意么不好不坏,来的人不多不少。”我笑着说。

  “做餐饮最怕起初人很多,到后来人越来越少,为什么呢,味过了,一时感觉好不一定好,众口难调。”他肯定我现在的状态说道。

  “也是,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道理。”我惊奇的发现老朱的文化没有我想象中低。

  “这个啊和人的一生很像,不要看着年轻时的热闹,那都是假象,只有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了才会懂,什么叫细水长流。”他给我挪过来一杯茶说道。

  “是啊,细水长流。”我拿起茶杯回应着,“你呢,现在怎么样?”

  “我现在还行,就是传统电商的时代慢慢在退化,我现在组建了一个新零售团队,准备做直播,你有没有兴趣?”我一听他这么说感觉是对的,还想详细听他接着说就没直接回答。

  他和我从简单的方式开始讲起,这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他还说我是市场部的,肯定能明白。我笑了笑,听懂了一大半。

  “还有一点,以后的社会想要有立足之地必定需要学会输出,特别是快节奏文化的输出,比如你文笔好就可以试着写书。”他这句话把他一个小时滔滔不绝的讲话总结了一遍。

  就这样,用我这浅薄的文字功底开始了码字生涯。我不是为了以后有立足之地,而是是应该试着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

  这本书就从戒了烟后长胖的老朱开始设想,一章一章的记录不同人生的人们。

  戒烟,没有经历过的人不足以体会这反反复复的纠结和无声的思想斗争。

  我不想写抽烟如何有危害,我想从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的感悟为切入点,因为我不是他,根本不能虚伪的说可以感同身受,这一句只能用于宽慰对方,你都不了解他正在经历的人生困苦如何让他脱离对烟的需要呢?对于这些人,不是我的一篇文章就可以劝慰的。

  这本书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在接下来的三十章里还会出现不同的人,不能说每一位读者都可以找到和自己相似或者在自己成长的某一段时光和故事里的主人公相似,但我想读者身边的朋友,亲人甚至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或许可以在书里找到相似的经历,如果有那是最好的,我总希望我可以给大家带来一点启发,一点感悟,如果还能有那么一点点心灵碰撞,哪怕是书里的哪一句话可以让你有同感,那我觉得就值了。

  人生本不长,得好好珍惜。

  人生很漫长,更要好好珍惜。

  谁都会经历年少轻狂和年富力强时间,这是生命的前半生给我们的馈赠,但如果在这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不好好珍惜,岁月会在我们人生的另一半时间里不经意间让我们连本带利偿还。

  为自己,更为需要你陪伴她时间长一点的人。

  老朱后来听说我写书了,他和我说,他戒烟不是怕会和他丈人一样过早离去,而是怕再次亏欠他爱人和孩子。他看着抑郁的岳母很是心疼,他不想让爱人再次承受这样的痛苦。

  都说对于爱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对于孩子,陪伴是最好的关爱,对于父母,陪伴是最好的孝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