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老张的牵挂

戒烟记事本 岩完 4263 2020.03.03 16:49

  “老张,买菜回来了,今天买了啥菜?”他的邻居在胡同口和刚买菜回来的老张打招呼。

  “是啊,买了点螃蟹,莴笋,芹菜和肉,今天的菜很新鲜,我赶了个早。”老张热情地晃着篮子对邻居说。

  “听说你女儿要回来了,好好,你可是熬出头了。”走过来的秦大姐对着刚和老李聊天的老张说道。

  “秦姐,还是你消息灵通,肯定又是郭大妈和你说的,今天一早她看我今天怎么早出门就问我是不是有贵客,哈哈。”老张笑着对秦大姐说。

  “回来好啊,咱们北京城,咱们中国的月亮不比国外差。是回来工作?还是就回来看看你?”老李接着秦大姐的话问他。

  “这会啊,不走了,她公司已经同意让她回到国内来发展了。老李,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那皇城根的月亮是最美的。”老张开心的说着。“我啊今儿个就不陪你们唠了,得回家准备准备,她回来的飞机也每个准点,我还是赶紧回家拾到拾到。”

  “得了,大侄女回来了带她来串门,也有二十七八了,我到时候给她介绍个好的。”秦大姐开玩笑的说道。

  “秦姐,你啊又想调侃老张,老张闺女从小就俊俏,不愁没帅小伙。你说呢,老张。”老李拉着他那破喉咙对秦大姐说着。

  “老李,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秦大姐一副不服输的样子说。

  “劳您二位费心了,我真得走了,回聊啊。”老张挎着篮子回了自己家。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你不像是在我梦里,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老张一边擀着面皮,一边哼起了小曲。“回来咯,这次是真的回来咯,哟!肉丸子好了。”

  老张盼着这一天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有五六年了吧。盼星星,盼月亮啊,盼着这个闺女回家。平日里,除了骑个脚踏车上下班,其他时间都在这院子里拾到拾到这花啊、草啊,还养了一只猫,一条小京巴。说起这猫,还是这名儿叫‘兰花’的这条京巴调回来的。这‘兰花’从小喜欢在老张养的一盆兰花边撒尿,老张就叫唤它‘兰花’。这‘兰花’除了有这么癖好之外,其余的都还算乖巧,老张只要出门它就甩着那小肚皮慢悠悠的跟着。除非,今儿老张交代不许跟着,它也就立马趴在了门口,也就不跟着了。这猫呢是前年‘兰花’生了狗崽子那时叼回来的,‘兰花’只生了一只,可惜,当时估计是它不懂第一次做母亲,不小心把小狗‘压走’了,后来那猫也就成它孩子了。老张还特意买了小奶嘴喂这只猫,花了心思把它养大,那‘兰花’奶水估计是不足,所以,没法子,只能老张出马。老张时常说它只管叼回来不管养,真的是甩手姑娘。

  老张的邻居特喜欢到他院子里来坐坐,都夸老张拾到院子拾到得干净,还特有味道,让人一坐就是一下午。这院子不大,但设施齐全。有专门下棋的石桌,喝茶的茶室,打牌的木桌子,还有一个麻将机,茶水糕点那是样样俱全。不要说是大人么,小孩子也愿意来,只要他们一来,老张是来之不拒,多多益善。他得空还会教孩子们写写作业啥的。所以,街坊邻居都喜欢和他相处,唯独住对门的老铁头时不时要挤兑他。老铁头不坏,就是有些孤僻,不喜欢热闹,有小孩在他门前的石板上玩耍他就喜欢哄他们走,不过有时他也会拿几个糖给孩子们,让他们到别处去玩去。

  老张是随祖辈从南边来的,他记事起到现在也有五十年来个年头。老张祖上是贩卖瓷器的,生意算是红火,后来抗战爆发,家里倒卖瓷器的生意也就停了下来,解放后才重新拾起,还是他爷爷掌管着瓷器生意的时候,由于一次远洋货运翻了,爷爷就此一蹶不振,几个叔父也分了家,家里这点生意就全靠老张父亲和祖母挑着,没过几年,那个瓷器厂生意重新红火起来。到老张这辈,他不喜欢和其他两位兄弟争,只拿了父亲分配的一些股份和现在居住的这个四合院,他是落个清静、也衣食无忧,但老张修补瓷器的活倒是精巧,这几年给一些考古科研单位去指导、指导。

  “爸!我回来了。”老张的闺女一进门就喊着,那‘兰花’也算是通人情,不叫不闹的摇起了尾巴,那猫也凑了过来。

  “闺女,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爸爸了。来来来,我来拿,你快进屋,马上可以开饭了。”老张裹着围裙迎了出来,一看到女儿啊又高兴又欢喜,激动之余眼睛还是有些泛红。这一刻,他等的实在是太长了。

  “爸,你又来了,电话里不是和你说了么,见到我可不许哭。”老张闺女一边递给老张行李,一边对他说道。

  “好好好,爸是高兴,爸高兴,你快进屋,你房间也收拾干净了,和之前的一样。”老张一边提着行李一边招呼闺女进屋。

  “好香啊,肯定又是我喜欢吃得菜。”老张闺女说道。

  “你啊,鼻子就是灵,出身就灵,所以你妈和我给你取个了这个灵子,快做下,马上好。”老张放好行李就去厨房忙活起来。

  老张的闺女叫张灵,小时候睡觉睡醒了还没睁开眼就闹腾,只要一问就知道是她妈妈的味道,老张去抱就不肯。所以他们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吃饭的时候老张看着张灵狼吞虎咽的样子就高兴,心里想啊这些年她自个一个人在国外没饿死就算命大,这回算是着地了。老张让张灵慢点吃,这院里没人和她抢,张灵一边吃着一边笑着。老张问她,这次回来是不是真的不走了,张灵点点头说不走了,就在家里陪着他。老张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眼睛啊又红了起来。他回想往事,不免有些苦尽甘来,喜极而泣。

  那年冬天,张灵的妈妈走了,产后忧郁症,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词,加上肺部有恶疾,在双重的病痛下离开了老张和还没满两周岁的张灵。这对老张打击很大,一边要照顾妻子,一边要照顾孩子,可这孩子离开了她妈妈就哭,老张是一边医院,一边家里,好就好在大嫂帮忙照顾,平日里不怎么待见老张的二哥看着他这位与世无争的弟弟也是心生怜悯,只要他去医院就开着厂里那辆车带着他去,而大嫂就帮他照看还在襁褓里的张灵。这一回想就是二十多年,那时老张偷偷的躲在医院大楼,一抽烟就是一整包。那时候感觉再没有什么比这烟能够体谅他的了。只是后来,医院说可以接他妻子回去了,让她回家待一段时间,按时服药,看情况再定,这也是他妻子的意愿。回到家,只要老张一靠近她就咳嗽,老张闻了闻自己身上是有烟味,之后他也就一直没有抽烟,直到妻子过世。对于老张妻子的病情,一直以来都是按照抑郁症治疗,就是民间所说的精神病,可是最后夺走她的居然是肺癌晚期。这让老张至今都无法释怀,更无法原谅自己。从此,他不再碰烟,虽说邻居都喜欢到他这里来坐坐,他对他们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但到他院子里的人都不能抽烟,他就这样一个要求。大家也知道老张这点,所以都比较默契,即使抽烟都到门口去抽完了再进来。

  在张灵还没上学时,邻居们基本上都躲着老张,因为妻子的病在那时的邻居口中只能犯精神病来说,根本没有后来医学上所讲得产后抑郁症。这让邻居们很忌讳,所以也就躲着老张。老张虽然乐观,但在妻子离世,女儿还小,加上邻居们那另类的眼神,难免有些悲观,但看看怀中的女儿,狠狠的咬牙坚持。他一度恨他们不理解,恨他们躲得远远的,恨他们那看见瘟神的眼神。这种恨还是被自己的乐观打败了,被女儿可爱的笑容融化了,被大家慢慢的理解给化解了。老张总想着把自己最好的给到张灵,这个从小就没有母爱的孩子。他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孩子,有时孩子生病还得带在身边去上班。单位虽说没说什么,但时间长了,还是以耽误工作的理由把他请了出来。后来经过大嫂的邀请,他重新回到现在属于二哥的瓷器厂里上班,把张灵放在了他大嫂家里,有时也带去瓷厂。二哥后来对他说,这个厂也有他的一份,就让他安心在这里,除了年底分红,每月的工资都会打进他的存折里,这让老张安心了许多。老张从小就耳渲目染,对于瓷厂的活也是干得顺手,比之前的工作做得开心。他拼命的工作,想给他女儿张灵提供最好的物质条件,家的温暖已经缺失了,所以这一块他不能在丢。

  他以前喜欢抽烟、打牌,毕竟也是公子哥,有时也会喝几口,加上为人好客,不计较,所以朋友也多,朋友多了就杂,也结交了一些不着调的。年轻,不懂事,造成妻子的病。老张一直都这样怨恨自己的。

  后来,他把烟戒了,牌也不打了,酒也不喝了,专心的养好女儿,这是对妻子最好的交代,也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自己轻松些,因为其他的,他也无法再改变。

  “爸,我都说了么,怎么还伤心起来了,您也快吃啊,不要只顾看着我吃。”张灵说。

  “好的,好的,只是看着你都长大了,爸爸心里高兴。”老张拿起饭碗,再给张林碗里夹了菜说道。

  “爸,上次大妈妈说给您介绍了个对象,后来怎么样了?带我见见。”张灵嘟囔着嘴说。

  “先吃饭,这事再说,再说。”老张低下头说。

  “爸,是人家没看上您,还是您自个儿没看上人家。”张灵追问道。

  “我。。。”老张刚想说话被张灵给抢了先。

  “我以前吧在您身边,也不是没想过,但我在这里感觉突然有另外一个女人闯进来感觉会让我不舒服,所以我就一直也没提,后来出去后想想自己挺自私的。”张灵说道。

  “我啊,把你养大了我就放心了,其他的我没怎么想。”老张说道。

  “爸,我这次回来非得把这事给您办成了,如果是人家看不上我们就再找呗,再说了我爸这样子还是很帅气的,很COOL的,Very man,在我心里你是最帅的。”张灵笑着说道。

  “一把年纪了,还帅呢。赶紧吃,吃好了睡一觉。”老张说着又夹了一个丸子放到张灵碗里。

  “爸,我是说真的,您为了我熬了这么多年,我都听大妈妈说了,您是怕我受委屈,担心对我不好,我现在很支持您再找一个,趁自己还年轻,而且您的样貌看上去本来也不怎么符合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张灵说着。

  老张笑了,笑容是轻松的。

  “闺女,你大妈妈介绍的赵姨前几天刚走,你那屋子就是赵姨给你收拾的。她说你要回来了,先回老家一趟,你同意了,她再来。”老张开口说道。

  “那个赵姨对您怎么样?”张灵不管其他,她只关心她这个老爸。

  “挺好,是持家的人,她。。。”老张说。

  “那就好,对您好就行,我支持。”张灵吃了一大口菜在嘴里说道。

  “你听我说完。”老张说。“爸爸不是没想过,毕竟那时年轻,但一想到你妈妈,我就没什么想法,再加上你得照顾,这事也就耽搁下来了,你大妈妈和二妈妈都有给我介绍,我都拒绝了,那时你还小。等你大了,就担心你反对,也就不想了,后来你出了国,一个人清闲下来了,所以。。。对了,你赵姨人不错,在咱们家那个瓷厂上班,她爱人在大连跑船,十年前就没回来过,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身边也没留下孩子,一直就单着,你大妈妈看她实在,就把她介绍我们认识,让我们搭个伙,她就住你那屋旁边。”

  “您让她回来吧,我也想见见。”张灵哭了。

  “闺女,你别哭啊,你好好的哭什么,别哭。”老张起身给她那纸巾说道。

  “爸,您辛苦了,都是我不好。”张灵哭着说道。

  “我辛苦什么,这是爸爸应该做得,这样你妈也安心一些。”老张给张灵擦去眼泪说着,老张想抱抱张灵,但却不知道怎么抱她了,抬头叹了口气。

  什刹海已经很热闹了,天南地北的游客,五湖四海的行人。

  “爸,我给您和赵姨照张相,我拍照的技术可是获得过学校奖项的。”

  珍惜眼前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