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抵茶钱的故事

戒烟记事本 岩完 6064 2020.03.31 15:34

  鸟伴鸾凤飞高远,人伴贤良品自高。

  商家趋利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买卖人么,图的就是利益,而今天的主人公虽然是为正儿八经的买卖人,但他和很多商人不同,即使已经有过千万身价的他,一点也没有铜臭之气。

  他名叫陈建荣,是高亭见过的商人中,为数不多自带有侠义风格的,如果要讲得接地气一些的话,在他商人的身份上总能在他的一言一行中流露出那一股商人难得的人情味。他总试着尽可能给他认可的人一些生活的温暖,特别是像高亭这样有干劲的年轻人。

  第一次和他接触的时候,高亭还是厂方的业务代表。在高亭的印象中,他并不怎么好接触,一脸严肃的样子,有些让高亭不知从何说起。高亭心里想,既然说不上什么话,那就让自己的行动来化解这初次见面的尴尬吧。

  高亭这次来是代表公司参与协助陈总的市场促销活动的,他从别的城市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春末初夏了。等到高亭下了车赶到陈总所开设的店面时已经过了饭店,再相互介绍之后,高亭有些感觉格格不入,大家都在忙着打包去活动现场的样品,而陈总也亲自动手和工人们一起搬运着,高亭没多想,既然来了就得做点实事先。

  虽说是春末夏初,但这天气比往年要热一些,过了半小时,高亭就已经脱去外套,拉起袖子和工人们一起打包着产品。等到大家把一货车的样品打包台上车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高亭看着样品都已经上了车后坐在店门口休息,陈总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就着店门口的台阶,靠着高亭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高经理,抽烟吗?”陈总问。

  “嗯,谢谢。”高亭接过烟来,他定神一看原来是陈总,“陈总,你好。”

  “刚才趁着还没下雨,得赶紧搬完,不好意思,没能和你坐下来聊几句。”陈总点上烟后说。

  “陈总,您客气了,我以后就是负责你这块区域的,还要您多支持。”高亭自己也点上烟后说道。

  “你吃饭了吗?”陈总突然转移话题问。

  “还没来得及,不过我在车上吃过点东西了,不饿。”高亭原本想开始自己业务流程的开场,却被陈总一句吃饭了吗给巧妙的转移了。他心里想,自己的业务能力还是不过关。公司的安排他来的目的是想让陈总按月完成销售打款指标,就这么一句话让他没法往下说了。

  “我们一起吃个饭去,等会我还要带工人去活动现场出样,我们就随便吃点吧。”陈总快速接过了高亭的话说道,没等高亭把整句话说完他就已经起身往左边走去。

  “好,行。”高亭也立马灭了烟拿上放在店门口的包跟着走去,他想吃饭的时候总能和陈总聊聊关于这个月打款的事情了。

  “两份炒面,你加不加辣?”陈总转身问高亭。

  “不用加,谢谢。”

  “这次活动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如果效果好,这个月就能凑一凑汇款。”高亭刚坐下来就听陈总这样说,他心里想,自己都还没开口,他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哦,希望这次活动能大麦,但是,,,”高亭刚说想往下说就被陈总打断了。

  “你喝什么?老板来两瓶饮料。”陈总不等高亭回答就吩咐这小店的老板说道。

  这样高亭感觉很不好,怎么初次见面和仇人一般。

  吃过饭后,高亭问陈总能不能搭车一起去布展,这让陈总有些诧异问:“你也去?”

  “嗯,是啊,我也去。”高亭说。

  “哦,那你坐我的车吧。”陈总走路的速度很快,高亭小跑着跟着。

  等到布展出样等事情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等到大家陆续走出了会场后,陈总在出口处召集大家一起在这里吃点东西。高亭原本想回到酒店,他心里着急着,因为预定好的酒店房间只给他预留到晚上八点,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房间。

  “高经理,一起来吃点?”陈总招呼着高亭说。

  “好,谢谢。”高亭背着包走近陈总和他手下的几十名工人边上。

  陈总递来一支烟,高亭喝着牛奶接过来后就坐在包装带上打算点上,这时陈总伸出手打着火机给高亭点烟,高亭一看是陈总还有些不好意思,陈总让他别客气,对他说了句今天辛苦了。

  高亭对于这份工作很是热爱,但也从来没有哪位客户是这样的,忙了一个晚上就给他吃这些东西,然而,就在陈总给他点烟时,高亭心里的抱怨已经减去了七八层。他心里想,陈总到底有没有像分公司的人说的那么高傲、自大,从这支烟开始,高亭开始有些怀疑。

  高亭抽着烟,看着这些笑着聊天的工人,还有给大伙分着牛奶面包的陈总,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思考:照理说,陈总所代理的品牌几个也是在行业数一数二的,特别是在这样的城市,他怎么还自己和工人们一起这样干着活,啃着面包,喝着瓶装牛奶呢?而且陈总的爱人和他的财务们这么晚了还会送这些来。正当高亭脑子里这么想的时候,陈总走了过来问他:“我看你背着包,还没去过酒店吧?”

  “嗯,还没去过,等会我打个车去。”高亭抬起头回答道。

  “这么晚了,有预定过吗?”陈总又递来一支烟说道。

  “预定过,不过过了保留时间了。”高亭有些为难地说道。

  “是啊,这么晚了,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我们家楼下的酒店,可能不能和连锁酒店比。”陈总再一次给高亭点上烟说。

  “我都行的,只要有地方住就很好了,谢谢啊。”高亭客气的说。

  “那行,我们抽完烟就走。”陈总抽烟烟说。

  “陈总,您明天还来吗?我想如果您来的话可不可以捎上我。”高亭问。

  “嗯?你明天要来?”陈总有些惊讶的问。

  “嗯,是啊,活动这三天我都来的。”高亭很自然的说。

  “哦,那行,我明天八点半从家里出发,你八点四十五在酒店门口等我好了。咱们走吧,带你回去早点休息,今天辛苦了。”陈总这次走路慢了许多,高亭不用再小跑跟着了。

  在忙碌的三天里,高亭的脚感觉不是自己的了,接下来还要撤展,在整个场馆吵杂的撤展声中又到了半夜。大家都已经把样品重新打包完毕后台上了那天运来样品的货车,等到货车开动了之后,陈总对在场的大家说:“这次活动很成功,我们三个品牌的销售额突破了四百万,今晚,老板娘给大家定了酒馆,我们喝酒去。”

  “好哦。。。”在一片掌声后,陈总分配了几个开车的人带哪些人走。陈总走到高亭边上说:“高经理,辛苦了,你上我的车。”

  在酒桌上,等大家都入座后,原本坐在边上的高亭被陈总邀请到他身边落座,高亭有些不好意思说那是老板娘的坐,这一句话说出口在坐的大家都笑了。

  “来,老板娘要去陪那些娘们儿的,我们男人坐一坐,快,来这里坐,别客气,就等你入座我们好开酒。”陈总还是站在招呼高亭过去,“这样才像话么,来,大姐,帮我们的酒都开了吧,谢谢。”

  这个包厢里,满满当当地坐了三座的人,高亭看着喜笑颜开的大家,心里也放松了许多,虽然他们都不怎么认识自己。

  “大家都把酒倒上,我要容重的给大家介绍一下。”陈总站起来对大家伙说道,“高经理,来,我给你倒上。好嘞!咳咳。大家今天辛苦了,这位是厂里派来支援我们的高经理,大家举起酒杯,敬一下我们的高经理。”陈总大声说完以后又轻声的对边上的高亭说:“你酒量怎么样,如果不能多喝就抿一口。”高亭起初还以为陈总要让大家试试他的酒量,看着这么多人确实有些胆怯,但听陈总这么一说,他的心放宽了一些,笑着对陈总说:“今天高兴,我还可以。”其实,高亭心里清楚自己的那点酒量,只是顺着陈总给大家这么容重的介绍他就想着大不了醉了。高亭这么想,也不奇怪,这几天他就像局外人一般存在,突然又能受到这样的招待,有些让他意外。

  大家几瓶酒下去后高亭感觉气氛很好,这时突然有个大姐走到高亭边上要给他敬酒,高亭一看是位女士,他也客气的站起来。

  “高经理,你好,我敬你一杯。”

  等两个人一口干之后,对高亭说:“高经理,我是负责你这个品牌的店长,今天我很高兴,为什么?我和你说,你是总部来的,给我长脸了,你看在坐的哪一位是其他品牌来的经理,没有,就你一位从头到脚都在。”这时,陈总也站起来想制止那位大姐,但大姐好像有些高兴,喝高了一点对陈总说:“今天你就让我喝,也得让我说。”陈总在边上笑着。

  “高经理,我和你说,以前那些什么经理只会指挥我们干这个干那个,他们都不会像你一样。姐姐比你年长,你以后就叫我赵姐好了,其他品牌店的店长都说我这次没人会来帮我的,你今天给我长脸了,来,我再敬你一杯。”大姐红着脸说着。

  陈总给高亭递了根烟,赵姐也说要一支烟抽,其他人笑着起哄着。

  陈总等到把烟夹到耳朵后面的赵姐回到另外一桌的时候对高亭说:“她啊就这个性格,不过她说的是真的,你别介意。我得和你说声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也会和之前来对接我们的经理一样,只会说,不会做,只会要我们代理商打款,不会替我们着想,只有在打款的那几天出现,其余时间都见不到人的。今天我就把话撂这,明天就把活动销售金额再加十万打回厂里。大家接下来如果想敬高经理酒的话,高经理的酒我来喝,来,我替高经理敬大家一杯!”陈总看高亭有些醉了之后对大家说道,说完就拿过高亭盛满酒的杯子拿起来一抬头干了。

  这就是高亭初次见面的陈建荣,那晚,他没有说酒话,第二天一早就安排财务打款了。

  估计读者会不理解这个销售的行业里的事情,厂家提供产品和产品赋予的品牌价值给到产品的代理客户,虽然明面上厂家与商家只是存在出货与进货的关系,但是他们之间永远存在着矛盾,这种矛盾是销量与利润的矛盾。简单的说就是,厂家要求商家完成每月销售任务,需要的是销量最大化,而商家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在厂家规定的建议零售价上浮动一定的空间内要求商家把销量最大化。

  厂家与商家就存在这样的一种生动的形象:就像两个一起走夜路的人,相互壮胆,又要相互提防。

  暂且不说高亭之前的业务代表是如何做好桥梁的工作的,就从陈总起初对高亭的态度来讲,他是看人去相处的人,照理说代理商一般都会把厂家代表服务好,但陈总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他看不上他,那么生意可以不做,而且高亭所代表的品牌在陈总公司的销量占比是千万级别的。

  在接下来的相处中,高亭对于陈建荣的感观越发有自己的理解,他并不像其他人说的那样。

  陈建荣,从小没了娘,在他姑妈家长大。从小没娘的苦,那是真的苦,幸运的是,姑妈与姑父待这个外甥视如己出,没半点委屈了他,虽然姑父从小教他习武,而且很是严格。

  他姑父教他习武时,经常半夜敲门,敲门做什么呢?只要姑父开了门,陈建荣就必须第一时间站直了身体把床边的两个水桶笔直拎起,这样第二天才有饭吃。真正的习武之人所操练出来的那行云流水的招式,都是靠这样的基本功练就的,哪能不苦呢。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当年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陈建荣从武行骨伤科医生转行到了外地做起了生意。一个外地人想要在当地扎根,这谈何容易,时不时招到人家的挤兑不说,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招同行记恨,这算是家常便饭了,大家都想着做生意,但总有亏总有赚的。开张后的陈建荣,靠着自己的勤恳踏实,生意是慢慢有了起色,但这种勤恳和踏实却招来了隔壁几户商家的红眼,想方设法的想把他挤兑走,甚至还动起了手。

  “来啊!有胆识的就来!”陈建荣一人一手提着煤气罐,一手握着打火机,而他爱人抱着刚出生的女儿躲在点后面哭。

  陈建荣心里倒是不怕,只是怕自己的爱人和女儿跟着自己受了委屈。这多亏了姑父从小的教导,姑父对他说:“咱们习武之人讲的是武德,不能靠着自己有两下子就恃强凌弱,但如果遇到不平之事,该出手就出手。”所以,陈建荣面对这样的场面并不是算什么事情,也就是靠着这样的胆识与闯劲,让他成就了今天的事业。

  陈建荣告诉高亭,如果那年不是他来,他已经把这个牌子放弃了。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高亭和别的人不同。他说,虽然这个品牌是还能赚钱,但所付出的代价太大,而且和总部的沟通上就要花去很多的成本。其实,他对来对接他的销售经理没有过多的要求,哪怕是帮着做一点实事,他们也是感激的,毕竟销售经理背后的依托是品牌,哪能不尊重的,但他要是看不上,那也就不再操心这门生意了。

  陈建荣在很早之前就给自己的员工购买了社保,虽然现在国家都要让企业帮着员工交社保,在当年的市场环境下开门做买卖的那极少数的。他就说了一句话:成本是高了,但这是员工老了之后的保障,怎么能不交,利润少一点就少一点了,这个违背良心的咱做不来。他接着说:“我自己有多大能力自己清楚,生意做到现在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外很多了,多亏了大家伙还有像你这样人的帮助,我认为的成功是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如果没有了分享精神,那我即使成功了有什么意义可言呢?虽然谈不上锦衣玉食,但如果只想着自己物质上优越于大多数人,那我还是会感觉那种成功是很空洞的。”

  而高亭能知道这些,大多数的事情都是在他离开这个公司后才知道的。

  在高亭陈建荣相识的几年后,高亭给陈建荣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离职了,陈建荣心里既高兴又有些为难,高兴的是想着高亭去他那里帮他,为难的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他就对高亭说:“你离开后想去哪里?有打算了吗?”

  “还没呢,先休息一段时间,陪陪家人,以后在打算,这么多年下来一直都在外面奔波,好不容易停下脚步,自然要多陪陪家里人。”高亭对电话那头的陈建荣说着。

  “我听说你身体不好?”陈建荣关切的问。

  “嗯,现在好多了。”高亭回答着。

  “需要我帮忙的你说,如果你没有打算好,等休息一段时间后可以来我这里,什么条件你说就可以。”

  “谢谢啊,陈总,我先休息一段时间,有去处了和你说。”

  “好,我这里随时欢迎你。”

  “好。”

  高亭因为家庭的缘故,最终还是没能去陈建荣那里,不过,高亭也亲自前往和陈建荣说明了情况。在高亭到来的这一天时间里,他们详谈甚欢,但始终没看见陈建荣在高亭面前点起烟,他知道高亭因为身体缘故不再抽烟,他就这样一直忍着,等到送高亭上了回去的车后才点上。

  高亭想,他已经离开公司这个平台了,陈建荣能如此待他,并不是自己有多优秀,而是陈建荣那十足的人情味。

  高亭在来看陈建荣的时候,陈建荣把人参酒拿了出来,让高亭喝一些。

  酒后,高亭对陈建荣说:“其他客户听说我离开后,不管之前相处如何好,现在很少人会抽出时间来招待他了。”

  不知不觉高亭喝多了。商家对待销售人员的态度,很多都是看着他们身背后的品牌,这一点高亭也很清楚,只是这样的转变太快了,他有些伤感。

  ‘谢谢啊,陈总,为了我你忍着一天没抽烟,感谢!’高亭在车上看着上了那越野车的陈建荣点起了烟后给他发了这段讯息。

  “嗨!这有什么。一路平安,下次再来,我们还是先喝茶论道,再喝酒聊天。”

  陈建荣比高亭年长一轮,他对他像似小兄弟,他对他像似大哥。

  靠在茶馆吧台边给我讲完这个故事的高亭把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后,拿出手机给陈建荣打了一个电话:“荣哥。”

  “高亭,在哪里?我刚拿到两罐好茶叶,还有啊今天中午饭你嫂子刚好准备土鸡汤啊。”

  “我啊,只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

  “哦,我还以为你到我这里来了呢,你什么时候有空就过来。”

  “好的,我提前和你约。”

  “哎呀,不用约,随时随地的,你身体好些了吧?你创业怎么样了,有什么困难没有?”

  “好了,还要感谢你帮我找的中医,现在肠胃已经好了。生意马马虎虎,不过进展不错。”

  “那就好,我还想你来陪我聊聊天,这几天你嫂子和我闹别扭呢,哈哈。不过你放心,你嫂子我哄哄就好了,不过你只要得空了就来,你也好帮我在你嫂子面前说说好话,哈哈。”

  “好的,荣哥,一定和你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哈哈,好的,嗯?这话不对啊,应该是保持统一战线。”

  “哈哈!”

  这一通电话,让我实在是有些羡慕。人生在世,这才值得尊敬的朋友。

  “好了,我讲完了,你得照办啊。”高亭对我说道。

  “得嘞!今天的茶钱我请,我请。你下次还有什么故事只管来。”我对高亭说。

  “我可没那功夫,我走了,下午还有客户要谈。”高亭笑着说。

  ‘成功收款58元。’我笑了笑,高亭还是偷偷地把茶钱发给了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