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孩子,我是你们的爸爸

戒烟记事本 岩完 3740 2020.03.30 15:08

  老黑收拾好行李告别了公益寻人的老妇人,老妇人塞给老黑一些钱,祝愿他能早日见到自己的孩子。

  一路上老黑显得有些激动,内心汹涌澎湃着,多年寻子终于等来了一个确切的消息。他上了南下的火车,一路上既喜悦又有些担心。他不知道该如何和孩子相拥,不知道孩子是不是还记得自己,不知道那孩子是不是真的是自己那可怜的孩子。就在这时,经停赣城的火车上来了一对母子,那孩子躲在妈妈的背后挤上了这南下拥挤的火车。这时正是中午,已经到了饭点。等到那孩子和妈妈好不容易放好行李后落座,那孩子的眼睛就看着老黑手里捧的方便面。当孩子和老黑的眼神交汇时,那孩子就立马转头去看别的地方,只要老黑一低头那孩子还是会把目光投向他手里的面。等到老黑吃完后,那孩子还看着他,他笑了笑,站起来去把这方便面的桶塞进那车厢里的垃圾桶箱里。孩子看着他站起来后知道那面已经被老黑自己吃完了,孩子的妈妈知道孩子的那期盼的眼神,妈妈把他搂紧在身边。老黑回来后看着孩子妈妈告诉孩子说:“来,我们吃点这个,等你睡一觉我们就到了。”孩子乖巧的点着头,用手去拿袋子里的白煮蛋和番薯。

  “给,孩子,吃吧,叔叔我吃不完,你帮我吃一碗好吗?”老黑从包里拿出一桶面递给被他妈妈搂在身边的孩子。

  “妈妈?”孩子不敢接,他抬起头看着妈妈。

  “谢谢啊,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吃吧,谢谢。”他妈妈对老黑说完后低下头对孩子说:“我们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乖,等会妈妈给你买。”

  “大姐,拿着吧,我真的吃不完。快,孩子,你自己拿着。”老黑还是举着那桶面对他们说。

  “那我给你钱。”

  “真不用!快拿着。”

  “那不行,不能白拿你的。”

  “这样,我换你一个鸡蛋可好?”

  “这样啊?”

  “嗯,快拿着给孩子去打点热水吧,你给我一个鸡蛋。”

  “谢谢啊,给,给你两个。谢谢。快,谢谢叔叔。”孩子妈妈低下头对孩子说道。

  “谢谢叔叔。”

  “不客气,拿着吃吧,孩子。”

  老黑看着孩子那不怕烫的样子,他笑着问他妈妈:“孩子几岁了?”

  孩子妈妈让孩子靠近她一点说:“5岁了。”

  “哦,我孩子如果在身边的话也5岁了。”老黑说着。

  “孩子呢,是怎么了吗?不好意思,我农村人不太会说话。”孩子妈妈搂着吃着面的孩子说。

  “没事,没事,我这次南下就是去找我孩子的。孩子,你慢点吃。”老黑说。

  “哦。。”

  孩子在妈妈怀里睡着了,老黑看着飞驰而过的农田,村庄,又看看熟睡的孩子,他希望这列列车能再开快一点。

  等孩子睡醒之后,孩子和她妈妈要下车了,她们对老黑再次表示感谢。老黑看着她背着那厚重的包裹,举起一手对车窗边的老黑说再见,一手紧紧拉着孩子消失在那站台的楼梯下。

  老黑等到火车再次开动的时候,发现在他面前的小桌子上有一袋刚才那孩子和她妈妈的东西,里面是几个鸡蛋和几个番薯。

  老黑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他被火车的刹车惊醒后,很多人都已经准备下车了。他揉了揉眼睛看向外面,羊城到了。‘终于到了!’老黑急忙站起身和大家一样收拾着行李,他有些着急,着急的那收拾行李的动作不小心撞到了别人,他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下了车,按照工头给他留地址的方向走出了那人潮涌动的车站,他一一谢绝了那些在出站口问他需不需要住宿的人,他坐上了那需要倒几次车的公交车。

  工地到了,大门边的门卫师傅一眼就认出了他。“老黑师傅,你可来了,大家都等你很久了。我马上给工头打电话,你稍等一下,来,进来坐一会。”

  “谢谢啊,张师傅。”

  “老黑!老黑!”工头一边,大喊一边从忙碌的工地上走来。

  “这呢?头儿,老黑在这呢。”门卫师傅和老黑看到工头来了,都站了起来。

  “你可算来了,走,我带你去,那孩子和你孩子的照片很像,而且耳朵后面也有一颗痣。”

  “好好!好!张师傅,我东西先放这里啊。”老黑对门卫师傅说着就走出了保安室。

  “东西你拿着,如果真的是你还得住在这里几天。”工头说。

  工头开着车带他去工人宿舍去了,在车上工头递给老黑一支烟,老黑和工头说他现在戒了,在那里帮忙不能抽烟。

  工头说:“戒了好,戒了好,你帮别人,老天爷帮你。别着急啊,快到了。这孩子是我们几位工人下工路上碰见的,看到他是那身上脏的都没法去拉他的手,可怜的,哦,不好意思,现在好了,他就住在我们宿舍里,住了几天了,大家带他去洗了澡,买了干净衣服。请放心啊。”

  老黑听着工头说这句话感觉紧张的情绪好多了,等到工头把车开进了宿舍,停下车,老黑立马就想下车,工头让他等下还有事要交代:“老黑,等一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那孩子手臂上都被人用香烟头烫了好几个疤,你看到了可别激动。知道吗?”

  老黑听到这里哭了,工头让他缓缓神,原本工头想抽烟,但刚说完这个事他也就把伸进衣服口袋的手又拿了出来。

  “头儿,我们走吧,去看看孩子。”老黑定了定神后对工头说。

  老黑随着工头上了宿舍二楼的房间,那孩子正在画画。

  “孩子,你看谁来了?”工头推开门对孩子说。

  “叔叔,他是谁啊?”孩子转过头问工头站在后面的人。

  “孩子,他是。。。”工头没说完被老黑制止了,老黑红着眼睛走上前去,双手颤抖着弯着腰去想抱一抱这孩子。

  “叔叔,你好。”孩子对老黑叫到。

  “孩子,你好,来,别怕,让我看看。”老黑流着泪说,当他看到孩子左耳后面的黑痣时,老黑一把抱住了孩子大声哭起来:“孩子,我是你爸爸,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跑到哪里去了?”

  “爸爸?你真的是我的真爸爸?”孩子认真的问。

  “他真的是你爸爸,孩子。”工头激动的说。

  “爸爸。”孩子抱着老黑,轻声叫了一句,眼泪就像水一样划过他那稚嫩的脸庞。

  “以后你就不用怕了,爸爸我保护你。”老黑哭着对看孩子说。

  “你真的是我爸爸?”孩子哭着问。

  “是啊,你耳朵后面的痣出身就有了,还有,孩子,你看你的眼睛和鼻梁都像我,都像我。”老黑抹去孩子脸上的泪水耐心的对他说。

  “爸爸!”哇的一声,孩子哭得更厉害了。

  工头悄悄地转身出去,并关上了门,在门外抽烟,他心里既难受又喜悦。他抽了一支烟后推门进去对老黑说:我们得去一趟派出所办一个手续,还需要检测什么基因什么的。

  老黑抱着孩子,上了工头的车。

  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备案后需要老黑和孩子去检测DMA,用来证明这个孩子就是老黑的。他们去了指定的医院做好抽血等事情后,工头把他们带回了工人宿舍,安排他们父子俩住一个房间。

  在等待的这几天里,老黑前几天带孩子出去转了转,买了一些生活用品,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帮着工人在工地上干活。晚上,他给公益寻人的老妇人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老妇人喜极而泣的声音。

  老黑没觉得等到结果的时间很长,反正他认定这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孩子,每当想起孩子两只手臂上的伤口就犹豫心头刀搅般心疼。

  结果出来了,那孩子不是老黑的,并没有血缘关系,这结果让老黑差点瘫坐在地,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消息,说在羊城的孤儿院里,有个小孩和老黑的DNA吻合,还说,这孩子刚进孤儿院不久。

  第二天,工头就陪着老黑去了孤儿院,他们看到了那个孩子,老黑心情没法平静,看到这个孩子后又想起在身边的这个孩子。他们由工作人员陪同进了一个小房间,那个孩子就坐在那里。老黑,已经没有时间哭泣,他慢慢走了进去,看见背对着自己的孩子左耳后也有一颗痣。“孩子?”老黑轻声的呼唤。

  “嗯?叔叔,你好。”

  “你还记得我吗?”

  “我不认识你,你是谁?”

  “我,我是你爸爸。”

  “你叫什么?”

  “我叫梁生”

  “梁生?你是我爸爸?”

  “你记起来了吗?”

  “爸爸?”孩子从椅子上慢慢下来轻声喊了一声。

  “孩子,你记起来了吗?我们家住在梁家店,我叫梁生,你妈妈叫刘梅,你叫梁辰,小名辰辰。”

  “我记不起来,但我听到过这些名字。”孩子下了椅子,站着,眼睛里开始泛着泪花说。

  “你小时候喜欢吃冰糖葫芦和麦芽糕。”

  “嗯嗯,我喜欢吃,可是这里没有。”

  “孩子,过来让我抱抱好吗?”

  孩子点点头,靠在老黑的肩膀上哭了。

  等到他们出来后,工头问老黑那孩子怎么办?

  “我都要,我都想带走。”

  “不行,那孩子有养父,现在在派出所里关着。”

  “头儿,你再帮我个忙,我不能把那孩子交给他。对于那孩子来说那是罗刹地狱,你看那孩子的手臂,那是人能干出来的吗?!我再穷也得把他带走,那孩子和我有缘,你无论如何都得再帮我这次。”

  “行吧,你别激动,我找找熟人。”

  老黑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到了宿舍,对宿舍里的孩子说这是他兄弟,过几天我们一起回老家去。

  那孩子原本也是孤儿院里的,被养父养母领养了,可是养父养母因为婚姻破裂,那养父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这个孩子身上。那孩子的养父每当喝了酒就会用烟头去烫那孩子,而且孩子还不许大声哭。

  经过工头的帮助,各部门都批复了孩子交由老黑抚养。

  老黑一手一个抱着,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笑得很甜啊。

  “来,给我抱一个,你累不累啊,走了一路了。”工头对老黑说。

  “不累,心里开心着呢。”老黑笑着。

  他们告别了各工友,临走时,工头把大家捐的钱交给了老黑,让他回家后一定来电话。

  老黑一左一右地牵着两个孩子,向大家告别。

  真不要说,这两孩子还长得真像。

  “爸爸,我们要回家了吗?”两个孩子问。

  “是啊,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再回家。”

  “去哪里呢?”

  “去公益寻人。”

  “公益寻人是哪里?”

  “那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

  “梦?”

  “是啊,爸爸找到你们两个了,就是梦圆了。”

  “哦,爸爸,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对吗?”

  “是的,永远都不分开了。你们俩,都是我的孩子。”

  “爸爸,哥哥叫梁辰,那我叫梁什么来着?我忘记了。”

  “傻孩子,你叫梁景,记住了吗。”

  “嗯,我叫梁景,我记住了,爸爸。”

  他们仨伴着朝霞一路向前走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