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归乡的老人

戒烟记事本 岩完 4089 2020.03.16 15:56

  中国人,不是没有信仰,其实不是,中国人的信仰不是神像,而是他的祖先和那块养育他的土地以及这种信仰的传承。

  当他回到家乡,这里的变化已然让他有些不知道哪是他记忆力中那回家的小路,等到他从镇上回来,在傍晚时才进了他那阔别已久的家。记得年幼时,那天是雨天,他撑着油纸伞跟着叔叔外出贩卖字画,他为了记住这个地方,不时的回头看,怕他自己忘却。1945年的春天,他还是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虽然他的记忆还没有忘却,但这里的变化却已经不是记忆里的模样。

  小镇知道他要从台湾回来的时候,已经派人打扫过了这个老宅,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了行李后,他就在带有马头墙的高高围墙下,伴着昏暗的灯光坐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抽起了烟,这里的白墙黑瓦在这个时候还是显得和原来的一样。他打算明天重新把院内的高墙粉刷一边,等到天气晴朗时可以在墙上画一幅画。

  这次他回来就不打算再回台湾,他想叶落归根,想回归到吴侬软语的家乡。他这一想就是六十多年,他在地图上比比划划,把他归乡的路画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一路回忆,一路画,他还把这本画集一并送给了他那时就读的学校,虽然那个学校已经搬迁过几次,还改名。

  他回来后,很少出门,除了外出买菜外和去学校讲一堂课。剩余的时间大多数都是在院子里坐着,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或者是一个早上。他靠在竹椅上抬头看着那从高大的石榴树下漏出来的天空,和那不时从天空掠过的飞鸟。他怕出去,怕被外面热闹的街道打破了他的记忆,怕被掐断了他魂牵梦绕的思乡情。

  这次他还带回来一台留声机,他小时候听过的曲目也都在这箱子里一并带了回来。他除了回到学校去讲几堂课,大多数时间都在院子里听着曲,喝着茶,抽着烟。他想回到那个年代,回到他那记忆里熟悉的味道和那清凉的弄堂风。

  那个时候虽然物质条件差,但人们总是不紧不慢的过活。

  那个时候他小小年纪就有一手好字让他感觉是一件可以骄傲的事,等到过年了,周边的人都会找他来写,有时还会收到邻居家自己做的年货。

  那个时候只要放了炮仗就是过年。

  那个时候小孩可以遍地跑。

  他回来后过得很节俭,一叠茴香豆,一盘青菜,几块豆腐乳和一碗白米粥。

  那些小碗都是他存下来的,一样样很是精致,这也包括了那个茶壶和一个小小的瓷烟灰缸。

  有人来敲门,他不认识了。

  “是我。”老人对他说,老人看他记不起来,又说:“小李子,你那个时候一直会带我去偷隔壁邻居家的李子吃,记起来了吗?”

  “小李子,你怎么这么老了?”老人问并快快开直了门请他进来。

  “你想起来了,你一走就多少年啊,你不也是满头白发了。”小李子边走进来边看着他说。

  “你快做,我给你拿点心和泡茶去。”老人说。

  “不忙,不忙,我来坐会儿,原本想着你可能外出了,我还是想来试试敲敲门看,你看我算是敲对时间了。”小李子说道。

  “现在要叫你老李了,抽一支烟吗?”老人拿来一小碟坚果和一壶茶说道。

  “好,抽一支。你也坐,我们好好聊聊天。”小李子坐下说道。

  他们边抽着烟,边说着一些往事,一份淡然的较量却是相隔六十多年。

  老人对他说,他也想去找找他们,可是怕人不在了,也免得自己伤心和再让他家里人伤心,也就整日躲在这里瞎想。小李子回答说:是啊,六十一甲子,很多人是已经走了,活着的已经不多了,也有想你一样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的。老人点着头,看着小李子,那眼神中的神态像似被无限延展,总想回忆起他年幼时的模样。看着他那已经被岁月爬满印记的脸和他那一头银发,终于还是承认了已经过去太多年,自己也老了。

  “我得走了,我孙子要放学回来了。”

  “再抽一支吧。”

  “不了,下次我再来。”

  “那再和一杯茶。”

  “好。”

  当老人起身送了也已经很老的小李子后,轻轻关上门,一声长叹在院子里回荡。

  他想着哪一天天气好,得去那个山头看看父母。

  他那天回来的路上要向一户农家买一小猫,那户人家说可以送他一只,并顺手抱起了一只白色带点花纹的猫捧给了这位老人,老人却说可不可以要那一只黄色的,那户人家说可以。

  老人在回来时就很想养一只猫,可他怕自己的岁月长不过它,怕它以后和自己一样一身漂泊,成了流浪的人。这次或许是有缘,当他走过那户人家的院子前,一只小猫爬了出来,他就要了这只偷偷爬出来的黄色小猫。

  一小碟牛奶,放到了小猫的面前。他走远了,坐在青石板上看着它。当他点起烟时,小猫已经悄悄绕到他的脚踝处窝着。老人多了些乐趣,这猫像极了他小时候领养的那只,但后来他出去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它,也不知道它会在哪里度过最后的时光。老人抱起了小猫,就这样轻轻的抱着。

  “救命啊!救救我。”老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救命啊,呜呜呜,救救我。”老人再一次仔细听,不好,有孩子喊救命。他提起精神开了门,寻声下了台阶,看见家门口的小溪里有个孩子紧紧抓着小河边的小树叉,一边哭着一边喊着。他赶紧走过去,寻找着怎么样下去的台阶。

  “孩子,别怕啊,爷爷来接你,你可千万千万不能松手!”老人喊着。

  “老爷爷,救救我,呜呜呜。。。”孩子听到有人喊,他哭着回应道。

  “不要怕,你只要抓紧,我马上过来。”老人心急如焚,这刚下过雨的小溪水急,老人无处下脚。

  “爷爷,爷爷,你快点,我抓不住了。。”孩子哭得更厉害了。

  不管了,直接下了小溪。老人也看红了眼,心里想着。那溪水已经过了老人的腰,老人一点点往孩子的方向挪。

  “孩子,别怕,你抓紧了,不能松手,咬牙坚持住。”老人看着孩子的下方就是一个小瀑布,这要是被冲下去就危险了。

  “我抓住你了,我抓住你了,你松开手,拽着我的手。”老人说吐着口中的水说道。

  “拽进我,我带你上去。”老人一边说,一边往回走。

  等把孩子扶上了岸,老人的那厚重的喘息声已经告诉他身体是老了。

  “快,跟着我,我带你先去换一身衣服。”老人喘着粗气,牵着孩子往家里走。

  “你怎么会掉到那里去?”老人一边问孩子,一边给他擦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体。

  “爷爷,他们追着我要打我,我没地方怕了就下了小溪,不小心被水冲到下面去了。”孩子还有些哭腔的说道。

  “好了,没事,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坐在这里不要动,把毛毯裹好了,我去找你大人去。”老人说。

  “爷爷,我家里就我和我爷爷,我爷爷走不太动路。”孩子说道。

  “那你爹娘呢?就是你爸妈。”老人问。

  “我妈妈外出工作了,要过了年才能回来。我爸爸,我爸爸死了。”孩子说。

  “那好,等我换身衣服我再带你回家。这里有吃得,你可以吃。”老人转身进屋子说。

  “谢谢爷爷。”孩子拿起了一块糖果,那只前几天抱来的猫围着孩子的脚转着。

  等到老人换好了衣服出来时,孩子问:“爷爷,我能每天来吗?我从学校回来都要经过这里,他们老是在这里等我。”

  “他们是谁?”老人弯下腰问。

  “他们比我大,老是欺负我。”孩子回答道。

  “不怕,你如果想来,你就来,如果下次遇到他们了你就和我说。”老人说。

  “好,谢谢爷爷。”

  “走,我带你回家,我想把你再裹一下。”

  过了几天,孩子来敲门,可是老人不在,那孩子坐在老人家大门的石凳上看着这小溪。

  “原来你在这里。”一般孩子笑着说。

  “是啊,我到我小爷爷家了,我就叫他出来。”孩子站起声说。

  “我们走,不要理他。”那一帮孩子走了。

  那孩子看着他们走远了,就悄悄的往家里跑去。

  “爷爷,你前几天去哪里?”孩子问。

  “前几天我出去了一下,怎么?他们又来找你了?”老人问。

  老人其实是去医院住了几天,那天着凉了,呛了几口水,肺部有些炎症。

  “他们这几天没来找我,我就说这里就是我小爷爷家,他们就不来了。”孩子笑着说。

  “哦,是这样,以后啊,不要怕,怕是人的天性,但你要克服,知道吗?你几岁了,上几年级了?”老人咳嗽的问道,手里却拿出了香烟。

  “我读3年纪了,我今年十一岁。”孩子说。

  “十一岁啊,十一岁我都已经出门了。”老人点起香烟说。

  “爷爷,你咳嗽了就不能抽烟了。”孩子对他说。

  “哦,是这样啊,那我就不抽,等不咳嗽了再抽。”老人说。

  “爷爷,不咳嗽也不能抽烟,我听我妈妈说我爸爸就是抽烟得的病,所以不能抽烟。”孩子眼睛红红的看着他说。

  “对不起啊,那我不抽了。你放学回过家了吗?”老人心疼地看着这个孩子说。

  “我回去过了,我和我爷爷说过了,我在你这里玩。”孩子说。

  “你爷爷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老人问。

  “我爷爷71岁,我11岁,我爷爷叫吕璋水,我叫吕康麟。”孩子回答道。

  “吕璋水,吕璋水。你爷爷真叫吕璋水?”

  “嗯,是的。”

  “孩子,来,吃颗糖,你带我去看看你爷爷,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老人说。

  老人拿了几盒礼物,让那孩子在前面带路。

  “爷爷,有位爷爷来看你了。”

  “谁啊?”屋子传来声音。

  “璋水哥,我是吕瑞祥。”老人激动快步走进屋子对躺在床上人说道。

  “吕瑞祥,你是吕瑞祥。你这是干嘛么,快起来,快起来,咳咳。”吕璋水趴在床头用手去扶老人。

  “璋水哥,我得跪啊,那年如果不是你帮我把父母下了葬。。。呜呜呜。我。。。”老人热泪夺眶而出说道。

  “你快起来,快起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你快起来。”

  两位老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相视而哭。

  “你可算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吕璋水泛着泪花说道。

  “爷爷,你们这是怎么了?不哭了,好吗?看你们哭我也想哭。”

  “哇”的一声,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老人赶忙擦去眼泪,去安慰孩子说:“爷爷们是高兴,是高兴,你别哭,我等会给你糖吃。”

  孩子的爷爷去年上山干活不小心摔断了腿,到现在也没有好利索,不得已只能多卧床休息。吕瑞祥对吕璋水说,这孩子由他来带,从镇上雇个人来照顾吕璋水。吕璋水说孩子他放心让他来带,可雇人这事他不同意。老人没办法,就对他说,孩子每天上下学都由他陪去,等到吃好了晚饭,做好了作业再送回来。吕璋水这才同意。

  他们说了很长时间的往事,也相互问起了老人离开后所发生的事情。

  有些往事,一提起,只是一声叹息。

  吕璋水相继送走了老伴和儿子,而老人在妻子过世后就一直未再娶,没能留下一儿半女。

  老人看着这孩子,不时就会想起自己那年幼的样子。每天,老人在等孩子做好作业,吃过了晚饭,就教他学画画。

  这孩子聪明,也喜欢画画,老人很是开心,时不时会带他出去,爬山那山坡,画这个老人重新认识的家乡。

  老人为了孩子戒了烟,怕再伤孩子的心。

  故乡啊,故乡最浓郁的味道是那份故人情。

  老人让孩子一笔一划的认真画,这样就可以把印在孩子那天真、明亮的眼里的家乡画下来,这样等到孩子长大了,也和他一样外出多年后都会想起这一山一水的故乡。

  就这样过了十几年,老人走了,而那孩子成为了这里唯一一所小学的美术老师,他也时常带学生到这个山坡上画他们眼中的家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