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戒烟记事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戒烟协议书

戒烟记事本 岩完 4645 2020.03.15 21:19

  两个孩子的他们,多了很多的快乐,虽然沈家旭不得已放弃了这家他工作了8年的企业,从金陵回到了杭城。

  原本的计划是过几年再要二胎,但是他们经不住丈母娘的催促,2015年的春节,岳母总会在饭桌上和他们说:“枣枣现在5岁了,你们也好再生一个,今年枣枣就要上幼儿园,这样我就空再帮你们带小的了。”饭桌上,老丈人到没有说什么,等到小孩吃好了饭到客厅玩时,他点起了烟对他们也开口说:“是啊,要不然你们妈妈都要想着重新上班去了,而且两个孩子热闹,不像娜娜,从小到大就一个人,那个时候是不能生,既然国家放开了二胎,你们也趁年轻再要一个,将来枣枣好有个伴。”他们就相视而笑,然后点点头。

  都说二孩要比大的那位‘刁’,确实如此,小的这个行为举止很会看脸色。有人说,二孩是看着姐姐,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么多人的脸色长大的,加上姐姐已经被他们有些‘宠坏’了,姐姐的蛮不讲理,无理取闹,爱哭爱笑的行为反衬出了妹妹的乖巧,不知道到其他家庭是不是这样,反正他们就这样觉得的。

  这些年,全靠孩子的外婆,两个孩子都是沈家旭的岳母帮忙带着,他们两夫妻少了很多不必要的争吵,特别是现在工作压力比较大的环境下,两个人回到家基本上都太想动,家里的一切基本上都是岳母搞定。

  不知不觉,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杉杉已经三岁了,说话有模有样,而且特别会指挥人,特别是外公和爸爸不能抽烟这件事情,杉杉很是上心,只要一问到有烟味,她就会跑到外婆或者妈妈面前告状:“外婆,外公又在抽烟了,他不乖,没有我乖,我不抽烟的。”“妈妈,爸爸又在抽烟了,把他赶出去!不要让他回来,他回来就要抱我,很臭很臭的,我不要。”在妹妹没有这样会告状的时候,姐姐基本上想不到抽烟这个事情不好,等到妹妹会告状了,姐姐也开始联合妹妹一起对抽烟这件事当做了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来做,把状告外公与爸爸抽烟当成了在外婆和妈妈面前邀功的筹码。因为每次岳母和爱人听到她们两个争先恐后的状告后,就会对丈人与他一顿说:“现在家里有小孩了,你们也得克制一点,在家怎么能抽烟呢?要抽你们两个到楼下去抽。”就这样,沈家旭和他丈人常常在楼下碰头,估计心里都会想:“这么巧,你也下来了。”或者各自从外面回来看见彼此在楼下没有上去,就会想“你不上楼,接下来就要相互递烟了。”

  老丈人和他成为了全家女性的讨伐对象。

  谁让沈家旭的爱人是独生女呢,虽然很幸运能得到岳父岳母的全力支持并照顾,但这统一战线的形成就比较容易。没办法,家里是不能抽烟了,而且,岳父和他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岳母和他爱人手里。岳父和他都是很‘尊重老婆’的人,有的时候,岳母会开玩笑说:“老头子,你女婿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吧,你女儿一点都不像你,也不像我,女婿倒是很像你,嘴巴也甜,事也会做。”老丈人笑着说:“我找谁说去?这事。想想么是有点像的,连长相都有点像。哈哈。”

  有一次,吃过晚饭后,两位女士开始公布一个戒烟协议书。协议书的内容是这样的:从今天开始,如果你们两个可以一个月不抽烟,就可以得到以下东西:爸爸可以换一块手表,家旭可以再买一辆车。如果做不到,以上东西无,并且还要交5000元罚款。啪的一下,这张白纸黑字就拍在了刚收拾干净的饭桌上,并要签字画押。

  沈家旭看看丈人老头,丈人老头看看他。各自都在盘算到底签还是不签,就在这个时候,沈家旭一把拿过来签了字,签完,大家都看着丈人。

  ‘签吧,还能怎么办,你小子手脚怎么这么快啊!?’丈人心里想着。

  家里是要再添一辆车,虽然家里已经有两辆了,老丈人在学校上班,比较有规律,平日大女儿上学都是他负责接送,但家旭在原来单位上班是负责驻外分公司的,家里的那辆车一直都留给爱人上下班开,前几年回来上班后也需要有一辆,而且小女儿下半年也要上学了。这个吸引力对他来说是很大的,原先的轿车本来他就不怎么喜欢开,他喜欢越野车。不就是一个月吗?咬咬牙就坚持下来了,他心里想。

  老丈人的手表已经待了好多年了,一直都想换,加上他上个月在学校周末值班,学校里的老袁头递给他烟抽的时候把手腕上的新表在他面前炫了一把,想换块表的心思是越发强烈。老袁头是学校保安队长,他心里想:‘我好歹是总务处的,再怎么滴也要换一块新的了。’

  戒烟开始了,其中最严格的审查标准是:回到家里不能让小孩闻到烟味,更不要说是在家里能被看见的地方抽烟了,加上这两个孩子就是家里的烟雾报警器,鼻子可灵了。

  在最开始的时候,沈家旭和他老丈人还可以熬一熬,但是再怎么熬还是被两个小孩闻了出来,白熬了一个多礼拜,又得重新开始。第二次开始他们就想法设法对着两个小孩献殷勤,又买玩具,又主动带他们在周末的时候去外面玩,反正怎么讨孩子欢喜怎么来。他们就像把这个‘烟雾报警器’给策反了。

  沈家旭的爱人和岳母知道他们俩的心思,孩子毕竟是岳母带大的,所以很听她的话,有一次他们上班后,岳母就问俩孩子说:“枣枣,杉杉,你外公和爸爸给你们买玩具,带你们出去玩有没有和你们说什么?”枣枣先说:“外婆,外公和爸爸都和我们说如果我们闻到他们身上有香烟的味道就让我说没闻到,他们就给我买玩具和带我去商场玩游戏。”“你呢,杉杉,他们是不是也是这样对你说的。”杉杉点点头说“嗯!”。

  这个事情败露了,而且后果很严重,为此家庭还开了一个会,会议的宗旨是不能教小孩子撒谎,岳母虽然没怎么说沈家旭,但把老丈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你还是在学校当老师的人,怎么能教育孩子撒谎呢?!有你这样当老师的吗?”老丈人哑口无言。沈家旭躲在一旁不敢说话,而他爱人躲在阳台玻璃移门外偷笑着。

  都说生女儿以后做老丈人烟酒不愁,看情况这以后啊,酒估计有,这烟啊估计是没了。

  这个事情后,比赛的期限变成了两个月,而且就在那天开始重新计算。

  没办法啊,上纲上线了,而且确实做的不对,他们也只能认。你们说着这老丈人和女婿是不是多年前失散的父子呢?

  眼看一个多月过去了,希望就在前方。但是有些事情啊不得不说,意外就这么出乎意外般到来,老丈人肩膀需要动手术。在前几天,因为学校要换新桌椅,人手不够,老丈人没办法,把自己也算进去了一个,经过几天的努力,一个年级段的桌椅都换来一新,那天下班后,他一上车握着方向盘的手就感觉不对,而且靠近脖子这边很疼。过了几天实在熬不住了,就由沈家旭陪着去医院拍了个片子,说是筋破损严重,已经快断了。沈家旭不放心,索性给老丈人做了一个全身体检,还好的是,其他地方都没什么毛病,确实是手臂与肩的连接处的筋因为骨质增生把它磨损到快断了的地步。他们到了骨伤科医院去看,得到的回答也是这样的确证,而且医生说要马上住院动手术。他们想来想去还是回到了综合医院,这样需要麻醉的手术感觉还是综合医院好一些。这几天家里人都有些不怎么高兴地起来,毕竟是需要手术的,不管是怎么的小手术,老丈人的年纪也确实大了,加上他高血压。

  沈家旭爱人晚上和他商量说:“明天你抽个时间我们把车去定了,好早点提车,这样的话,如果老爸住院了需要你来回跑。”

  “好的,明天下午吧,我明天上午给他们开个会,下午就可以早点出来。”沈家旭回答道。他从上一家单位离开回到杭城,虽说是不同的公司,但岗位没变,工作形式也没怎么变,毕竟是企业的中层干部,所以总体来说也比较自由。至于买车这件事,他已经想了好久,迟迟不下手就是想买那辆喜欢了很久的硬派越野车。不过,这次老丈人住院,虽说不是很大的问题,但他心里想着还是省一点,那天下午他带着爱人去了4S店,买了一辆较为居家的SUV,这是他的退而求其次的选项,虽然自己也心仪,但和第一心仪的那辆还是有差距,他心里清楚,这事情是没办法的,过日子总要权衡利弊的。

  回到家里,他们开始准备老丈人住院要用的东西,他们在网上预约了专家号,打算明天一早就带老丈人住院。

  在老丈人医院的全一段时间里,因为要办理很多医院的事情,所以基本上都是沈家旭陪同,再加上家里有两个小的离不开爱人和岳母。沈家旭的爸妈听说了这个事情后,他妈妈从老家赶过来帮忙,这样可以让岳母去照顾老丈人几天,毕竟他们是夫妻,有些事情比沈家旭方便。沈家旭妈妈来的这段时间他就不用陪床了,他只是开车去上班时绕一点路到医院给他们送点生活用品。

  老丈人住院把这戒烟的事情给打乱了,但住院期间,老丈人是不能抽烟了,沈家旭是没时间抽,不过戒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身体有了变化,需要家里、单位,还有时候要去医院陪同办理手续什么的,两个地方跑,加上戒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身体有了变化,也没想起来要在那个地方好好抽一支,而且单位的同事之前就听他自己说过要戒烟,所以他的办公室就很少有人来找他抽烟的了。

  老丈人手术很成功,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这时间把握的刚好,刚好可以在暑假这段时间好好在家休息。

  沈家旭开着新车去接老丈人出院,一看到是辆新车,就笑着问他:“你两个月到了?真的一根烟没抽?”

  “是的啊,爸爸,不过这辆车是你住院前一天定的,主要是为了方便来医院接送,虽然我确实是没抽了。”他把老丈人扶上车,再给岳母开了车门后回到驾驶室回答道。

  “嗯,新车就是好,不像我那辆车节本上都是被我抽烟熏的不行了,这个车可以啊,坐着舒服,也很宽敞,特别适合现在还要绑吊带的我。”老丈人对着岳母笑着说道。

  “家旭已经戒了,你呢?回家还要抽吗?”岳母问。

  “熬一熬吧,医生也说了,吃这些药啊,不能抽烟喝酒。”老丈人靠在座椅背上仰着头说。

  “爸,你回来了,今天我婆婆做了很多菜,都是你喜欢的。”沈家旭给他们开门说道。

  “亲家公,你回来了?马上可以吃饭了,还有一个菜。”沈家旭的妈妈从厨房出来问候道。

  “亲家母,辛苦你了。”老丈人笑着说道。

  “是啊,这几天辛苦你了。”岳母边扶着老丈人进了房门边说道。

  “这有什么的,平日里又帮不上,这个时候不来帮忙那就不是一家人了。”沈家旭妈妈说道。

  吃过晚饭,沈家旭爱人和他打开了老丈人他们的房间门,她从背后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让老丈人打开看看。

  “手表?我的?”老丈人笑着说。

  “是的,早就想着给你买一块了。”沈家旭爱人说。

  “啊,真让你们破费啊。”虽然老丈人这么说,但看得出来是很喜欢的,他特别喜欢这个牌子。“多少钱啊,我让你们妈妈给你。”他接着说。

  “不用,我们买车剩下的,那辆车降价了,我们就给你和我公公各买了一块。”沈家旭爱人说完笑着看看沈家旭。

  “哦哦,那不是很好啊,一箭三雕啊。快,给我打开看看,不过我这只手现在戴手表也不像样,我只先看看。”老丈人笑着说。

  “行,那你以后可真要戒烟了,医生说抽烟的人容易骨质疏松。”沈家旭爱人说道。

  “你怎么知道?”老丈人问。

  “这是医生在家旭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对他说起的,说以后要注意,特别是年纪大的人。”沈家旭爱人说。

  “好吧,我要是想抽烟我就看看这块表,估计它可以保管我有好一段时间不用抽烟。。。”沈家旭爱人看看他摇摇头。。。

  “哎呀,你放心吧,别摇头了,我戒的,这两个月不抽我感觉身体不一样了。”老丈人说道。

  这个时候,两个小家伙,枣枣和杉杉进了房间,噼里啪啦就把拖鞋踢到了一边,双双上了外公的床,在床上蹦跶着问:“外公,你的手到底怎么了?疼不疼啊?”两个小孩已经在饭桌上问过好几次了,只是一直都和她们解释不到底。

  “你们小心点,不要碰到外公,外公的手还没好呢。”沈家旭爱人说道。

  “没事没事,让她们玩吧。”

  “妈妈,妈妈,外公身上没有烟味了,但是好臭臭啊。”小女儿杉杉说。

  “瞎说,怎么会是好臭臭呢,那是膏药的味道,是中药。”沈家旭说。

  “哦,什么是膏药啊?”小女儿问。

  “你笨啊,膏药就是受伤时要贴的?”大女儿回答道。

  “那为什么受伤了呢?”小女儿开始了刚才的十万个为什么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