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神朝除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节 是非曲直 扑朔迷离

神朝除魔录 歌舒帝奇 2134 2019.05.16 04:42

  “厂公,通过种种迹象,我现在基本可以锁定那个潜伏在我们辑事局里的内奸,就是职司科科长,张泽泓。”金四爷热切的看着史厂公,眼神里透漏出无比的兴奋和坚定,好像他真的发自内心的确认这个消息是准确的,并由衷的为之感到欣慰和满足。

  “嗯。”史厂公眯着眼睛,用手里的绒布仔细的擦拭着他那颗宝贝翡翠白菜,对金四爷的汇报似乎毫无反应。

  “厂公,要不要马上实施抓捕?”金四爷更进一步的请示下一步动作,“我已经安排好了两队番役,在调查科整装待命,目前还没有通知行动对象,只要您点头,辑事局里这颗钉子就能立刻拔掉了。”

  “老四,你最近常回家,小胧月高兴坏了吧?”史厂公出乎意料的又没有回应,反而问出了一个离题千里的问题。

  “呃?回厂公,小女顽劣,这几日因为淘气,被我打了两次,正和我闹别扭,倒是没见太高兴。”金四爷赶紧回话,脑子里飞速旋转,厂公问自己家人的情况,是什么用意?

  “你不常在家,回家应该多哄哄孩子,遇事多讲道理,不能靠动手去管教,对孩子不好。”没有孩子的厂公说起教育孩子的心得却头头是道。

  “胤禛明白。”金四爷内心惴惴,一下子失了锐气。

  “你刚才说,能确认电话是张泽泓的外室打出去的?”厂公迎着阳光,端详着那颗白菜,阳光透过玉石种的翡翠,映射出迷人的绿光。

  “可以确认,技术人员锁定了通话时间和拨号记录,就是那栋房子打出来的。”金四爷挺直了腰板,十分确定的回答。

  “虽然我很想借着这个机会整肃一下辑事局内部,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你这个论断,不严谨。”史厂公用眼角瞟了一眼金四爷,“你太急切了,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办事,但是这个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请厂公明示。”金四爷迷茫了,厂公不是一直想借着丁环宇的事情对付张泽泓吗?为什么现在自己把证据送过来,厂公反倒否定了自己,难道这不是厂公的用意吗?

  “电话这个东西,谁都可以打,我甚至可以在你的办公室打电话给锦衣卫北镇抚司,这能证明是你私通锦衣卫吗?锁定电话的通话记录,只是一个小小的进展,并不意味着我们挖出了真正的奸细。张泽泓不是个傻瓜,他不会蠢到让自己的小老婆去通风报信,如果我是张泽泓,想要出卖辑事局,我会找一个与我不相干的人,用与我没有任何瓜葛的渠道,把信息传递出去。所以,这个内奸,应该不是张泽泓,我们的内查工作没有结束,而是更加困难了。”厂公严肃的凝视着金四爷,语速很慢,充满了压迫感,“这个女人去了哪里?我们不知道。打电话的是不是这个女人?我们也不知道。但是这个女人是张泽泓的外室,却是整个辑事局的人都知道的事情。选择这个女人来搞事情,说明有一个无比了解辑事局的人在误导我们的调查,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计划好了怎么脱身,那就是利用你我对张泽泓的排斥之心,顺水推舟的把罪名栽倒张泽泓的头上,这样你我就算明知道情报可能有假,也会心甘情愿的入瓮。老四,别告诉我,以你的头脑,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金四爷内心如同一阵惊雷扫过,他之前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面前人的身上,还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可能,现在一经点破,才赫然发觉,这个计策是如此的抓住了自己的内心,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让他如同光着身子掉进了冰窟窿里,太可怕了。

  “看来你是真的忽略了这种可能,我和你说过,眼界要放开,不要局限于一时一地,太计较一时的得失,那样会一叶障目,是做不成大事的。”厂公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金四爷,“我知道你是一心想着帮我对付张泽泓,但此事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紧迫,你太着相了!反倒是这个内奸,表现的太聪明了,让我有些担心,现在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代表的是哪方人物,想干什么,这样太被动了。”

  “厂公教训得是,胤禛愚钝了。”金四爷低下头,诚恳的承认了错误。

  “不要这样,放松点,我理解你,如果不净身,你的位置也就停在千户一级了,那么从老四变成老大就是你下一步最有希望的进步。天底下哪个做官的不希望向前走一走呢?但是不该因为想进步,就耽误了正事,查内奸抓内鬼,就是正事!内贼不肃,外患不绝,你该把心思更多的放在内查上,虽说这是保卫科的事,但是我信不过他周言安,这个事只有你来做。”

  “胤禛失职!愿受厂公责罚!”金四爷满头的冷汗,站直身子低下头,心里一片惶恐,再没有了刚来时候的心思。

  “不要这样,你的能力和心思,我是看在眼里的,”史厂公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老四,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不要放松警惕。你的想法很不错,只是细节需要修改一下,这样,你先把调查结果原原本本不要改动,做成通报下发各个科室,通知张泽泓交接工作接受调查,但是不要抓捕张泽泓,给他充分的自由。这样既可以起到敲打张泽泓的作用,又能麻痹那个内奸,让他自己为得计,这样就可能露出马脚来。你表面上针对张泽泓,实质上再搞一次内查,排查有谁在这件事上表现异常,比如……有意无意的想把张泽泓的罪名坐实。”

  “让张泽泓自由行动,是让他也动起来搞自证,调动他手头的资源,同步开展调查?”金四爷试探性的询问厂公的用意。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这次或许不能拔掉张泽泓,但是能敲打他一下,也是好的,老四,不要心急,是你的,终归会是你的。”

  “谢厂公关心,胤禛心领了。”

  “下去吧,这几天不要到我这边来,宫里出了大事,有人在针对陛下搞阴谋,陈观水和洪琦已经去了,具体情况我随后会通报给你们,这段时间除了内查,都夹起尾巴做人,别惹是非,明白吗?”

  “属下遵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