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完美作案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44 2019.12.10 20:00

  被活活剥了皮的他竟轻松超过了人类的极限,从坑里跳了出来!

  只是朱天舒此刻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人,又或者说没有了人样。

  任何动作都能让他表现得无比夸张,每走一步他都会疼的跳将起来,而后落地的样子更加痛苦。

  他像是一个佝偻伛偻的老人,便是站都站不稳,在昏暗逼仄的巷内,显得那么干瘦。

  一阵阵犬吠声打破了他的无规则行动,他开始急速奔跑起来。

  只是这种急速的奔跑动作依旧怪异,他尽量让四肢不触碰到自己的肉体,这样能减少痛苦,但是脚底灼烧般的疼痛仿佛刀子般刮着他的心窝。

  为了避免关节处的皮肉接触,他张开了双臂,迈开了腿,仿佛一个疯癫的流浪汉在黑夜里拥抱生活的困苦。

  他无比渴求活下去,即便是没有皮肤,失去血肉,他也要活!

  喉咙里只能发出低沉的吼叫声,这种声音实在是太微弱了,跟犬吠声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终于,在最后他看见了街边的流浪汉,但同样,他的体力也在这个时候消耗到了尽头。

  “这样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郭捕快无法淡定的说出这句话,他只觉得胸口沉闷无比,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心头。

  柳如之冷声道,“只是解释了案发时的情况而已,我们无法断定死者的身份,便失去了最重要的线索。”

  朱天舒点了点头,柳如之的判断确实准确。

  如果是现代,这桩案子难度将会大大降低,只需要验证案发现场的DNA和指纹,就能快速锁定嫌疑人,但现在条件有限,这些事情就会成为当下最棘手的麻烦。

  正当朱天舒陷入沉思之际,巷外忽然传来了吵闹声。

  他的思绪被打乱倒是一点也不气恼,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顾大人之前的说也不无道理,我们现在呆在这里冥思苦想对于案件的发展毫无用处,先出去看看吧,郭捕快。”

  他抬眼看向郭捕快,郭捕快早就想要出去维护治安,就差急的跳脚了,他是一个满腔热血、秉行正义的人,维护和平是他的义务。

  “好的,朱大人。”

  他应答了一声,便跟随着朱天舒离开了这个阴暗魆黑的角落。

  柳如之仿佛没有听到朱天舒的话,她已经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中,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有点享受。

  对她而言,这里才是她的战场,虽然朱天舒已经说明这里没有线索可查,但于她而言,很多东西,并不能一言独断。

  尸体里面包含的信息是无穷多的,它上面不仅有凶手的痕迹,也有被害者留下的提示。

  很快,两人就看到了热闹的源头。

  数十个百姓将两辆同向而行的马车围的水泄不通,从他们这里,可以看到里面有两个互相推搡的身影,嘴里更是口吐芬芳不断。

  “你是不是用**问路的,这么大的车都走到你脸上了看不见?”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坐在你家老祖宗的坟头跟他唠嗑的时候,你还在你爹那话儿里当蛆虫呢,怎么的,没有养育之恩,就不认爷爷了?”

  话语着实难听得很,朱天舒选择性的挑选了两句稍微能上得了台面的入了耳,他倒也觉得稀松平常,毕竟这些人都没有接受过正经的教育,哪里能要求他们表现出多高的素养。

  “朱大人,您贵为大理寺掌事,这种事情我就代劳了。”郭捕快拱了拱手,直接撸起袖子,冲入了人群中。

  “平江县县衙办事,无关人等速速离开!”

  他声音洪亮颇具气场,但下手却是十分柔和,只是将从人群中拨开了一条通道,朱天舒慢悠悠地踏步而入。

  那名自称为“爷爷”的车夫看到郭捕快,一对浑浊的眼珠子直打转,满是褶子的老脸笑得跟盛放的菊花儿一样,语气一变,十分熟稔亲切,“捕快大人来了,还请为草民主持公道!”

  “真是个老不死的,奸诈狡猾至极,分明是你先撞的我,怎么现在变成你喊冤了?”年轻车夫唾沫星子直飞,显然,他气愤非常。

  “你,你——”老年车夫捂着胸口,一脸的无奈。

  朱天舒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两个人后面的马车,其中一辆马车他很熟悉,正是甄庆楼里那位绝情俏佳人的。

  这下子有意思了。

  “怎么回事,徐老?”一个衣装华丽的妙龄女子从车厢里探出头来。

  “小姐,捕快大人来了,肯定会为咱们主持公道的。”徐老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缺了门牙的大黄牙,看上去分外滑稽,却又极富憨态。

  东方沁扫了一眼,目光落在朱天舒身上,冰山也跟着一起化了。

  笑容中,三分真中包含三分媚态,一分欣喜,六分厌恶,以及剩下七分的虚情假意。

  这种成了精的人物,前任朱天舒注定无福消受了。

  朱天舒看得明白,装的像样。

  东方沁赶忙从车上走了下来,倒是满不在乎旁人的目光,直奔朱天舒而去。

  “朱大人,好巧,你也在这里。”

  她这话语里的意思,好似分隔数十年的情郎,在街头巷尾匆匆一面,情深深雨蒙蒙。

  朱天舒微微一笑,这笑里,只能包含十分虚假的真切,不能再多了。

  “我正想着你呢,没想到你就出现了。”

  东方沁一愣,没想到朱天舒竟然如此大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开始调戏自己,而且还是当着平江县诸多百姓的面。

  朱天舒倒是觉得没什么,两人算是初次见面,他这句话便算是打了个招呼了。

  “不如找个地方喝杯茶如何,这件事就当是我家奴才不懂事,马车的修理费我们这边出了。”东方沁顺嘴而下,只觉得朱天舒有些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她想要通过跟朱天舒的对话了解其中具体缘由。

  并且,他现在的状态,分明不像是平江县百姓所言颓废荒唐,反而甚是潇洒奔放。

  “这就不必了,我还有事,不过你们出钱是肯定的,他们的后车厢好几次地方都被撞烂了,你们要负责。”朱天舒笑容天真无邪。

  徐老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满脸的褶子像是揉皱了的床单平整铺开,强忍着内心的怨愤,低沉着声音道,“大人,您可不能凭一己私欲,冤枉了好人啊。”

  朱天舒这时候可没有尊老爱幼的心情,默默然口吐八字真言,“两车追尾,后车全责。”

  再看时他已经从人群中飘然而去,紧接着落下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催促之意,“郭捕快,赶紧罚钱结案,我们还有要紧事要办,可不能虚度人生啊。”

  东方沁再看朱天舒的背影,有些微愣神,心中五味杂陈。

  她似乎不知何时看过同样的场景。

  思索片刻,她忽然记起来了。

  那天天气很好,一条街边的狗,对一坨屎嗅了嗅,正准备吃呢,忽然放弃了,反而恶心了好一会,摇了摇尾巴,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没见过不吃屎的狗,所以印象很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