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 从医者的觉悟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377 2020.01.06 08:30

  不能再等了。

  朱天舒心头急切,那些蠕动的肉色虫子,已经肉眼可辨,比起之前涌动在血管里的,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就是它们成形之后的样子吗?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弥散开来,女子倒在地上,显然已经方寸大乱。

  朱天舒发现自己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姓名,这真是糟糕透顶!

  “你叫什么?”

  这个时候任何的动静,都可以引起危机,但朱天舒偏偏发出了声音,将自己的位置彻底暴露出来。

  果不其然,那些肉色虫子齐齐转过身来,目标直指朱天舒。

  “我叫方文清,你小心点,这些东西很危险。”她的声音里是带着颤抖的关切。

  她虽然很害怕,但还能保持冷静,这是一个好消息。

  朱天舒苦笑一声,如果是他的话,完全可以采取很多方式解决掉这些东西,现在多了一个需要保护的点,对他而言,才是挑战。

  不过这些话自然不能说出来,他讲这些也没有意义,当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行之有效的解决这些鬼东西。

  公允剑在手,用鬼头刀打造的宝器,本身就不是寻常之物,对于邪祟的震慑力更是不言而喻。

  “我来对付它们,你尽量离它们远一点。”

  朱天舒缓缓开口,拔剑出鞘。

  剑光显露的刹那,仿佛万鬼哭嚎,辟邪之剑的威势随着剑锋所指,将虫堆完全笼罩!

  虫堆的形态立时出现了变化,刚刚还合作无间,此刻隐隐要分崩离散,似乎已知大难临头。

  “想跑?”朱天舒目光冰冷,他深知那一具干瘪的女尸在临死之前漆黑的眼洞里流露出多少恐惧,又有多少不舍。

  强烈的愤怒融于剑法之中!

  剑气如寒冰彻骨,剑势如水流瀑布,他瞬间移步迎上前去,右手不断挥剑!

  残影阵阵,犹如一个天才画师临摹江山宏图,信笔而走,龙蛇舞动!

  剑身轻吟,恐怖而暴戾的剑招迸射而出,漆黑的剑上忽然出现一滩滩血色斑点,显露出一个个黑色的虚影,发出桀桀怪笑。

  它们才是真正的猎手!

  肉色虫子不断被斩杀,再也没有之前那堆叠起来的恐怖渗人模样,刀身入肉丝毫无阻,地面上到处躺着断裂成两截的肉虫尸体,它们失去生机之后在黑暗中兀自燃烧,化为灰烬。

  “你不要收回这些丝线。”朱天舒提醒道。

  丝线上还有肉色虫子啃噬,方文清不得要领,很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

  他赶忙再次挥刀,那蠕动在丝线上的虫子瞬间散落在地,也化作乌黑色的烟雾。

  这些虫子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难缠,有可能是因为宿主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住在贫民的街头巷弄,体内能量亏损,无法补进。

  他脑海里计算着可能,呼吸不由得粗重了一些。

  这一呼吸,他便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尸臭,而且在下一刻,他竟觉得视线有些模糊,立时察觉不妙。

  “屏住呼吸,我们走!”

  他赶忙拉上方文清,离开了这间屋子。

  跳出逼仄的室内,来到狭窄的民安街。这一刻,他竟觉得巷子里的空气分外清新。

  “喂,你还好吧?”

  看到方文清魂不守舍的样子,朱天舒不由得问道。

  方文清面色有些不对,她木讷而呆滞,心里没有一点劫后余生的庆幸,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作为一个出生便带有治愈系天赋的异人,她从行医开始,救治过无数伤病患者,帮助他们脱离疾病的困扰。

  虽然工作乏累,但她的心里是充满自豪的。

  至少为洛水县尽了绵薄之力,百姓的生活也因此越过越好。

  但今天发生的一切,与她迄今为止所有的认知皆背道而驰。

  一个饱受病魔摧残的女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劝她离开。

  女子知道自己已经是必死之躯,不想连累任何人。

  而她,什么也做不到。

  朱天舒心里暗自叹息,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必过于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她明明很想活下去啊。”方文清眼眶里噙着泪,“如果我早点知道,或许就能救回她了。”

  “那只是或许而已,世界上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那么多,你只是一个人,哪能照顾得上?”

  朱天舒正说着,眼神猛地一凝,他忽然抓住方文清的手臂,身体一下子顿住。

  “你,你这是——”

  他恨不得狠狠给面前这个女子抽上几巴掌,自己都说了不要收回那些丝线,她偏偏去做!

  现在,她的身体里也被肉色虫子侵染!

  她自己或许察觉不到变化,朱天舒却能透过皮肤,看到她血液深处,一只拟人态化的幼虫,脸上的十字痕迹彻底张开,露出一张怪物般的嘴,不断吐纳,一个个细小的红色圆球就这么溢散在她的血液之中。

  她竟然为了解决这种事情,以身犯险。

  方文清抬起头,眼神里出现了疯子般的狂热,“如果我解决不了,你一定要杀死我,不要让一只逃出去。”

  静谧的巷子里连行人都看不到半个,空气在此刻都萦绕着一股坚决的味道,她给自己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

  “你应该知道即便是神医,也不可能救得了每个病人,总有人会死去的,你这么做,在孤注一掷的同时,也是对其他患者的不负责任。”

  “你若是死了,这洛水县今后因为疾病死去的人可就多了啊。”

  他是理性的,知晓方文清对于洛水县,甚至于整个大夏帝国的作用,但她自己实在是太过于冲动,因为对于一个死去病人的责任,在某种程度上做出了不负责任的决定。

  “我没得选,如果不这么做,我想我今后将永远的活在愧疚之中。”方文清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或许不应该这么做,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你能答应我吗?”她几乎是乞求。

  朱天舒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而有一种隐秘而伟大的感觉。

  在这浮华的乱世,方文清没有因为神医之名,看重自己,而是始终以治病救人为己任。

  说实话,他做不到。

  半晌之后。

  “我答应你,不过你得时刻注意自己身体的异常,接下来你可能会长时间陷入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如果发现什么异常,必须立刻告知我,这是我的要求。”

  “好!”方文清认真道。

  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方文清打破了这种没来由的安静。

  方文清:“你是谁?”

  朱天舒:“......”

  确实,他尾随着人家一路过来,连身份都没透露,除了解决麻烦,就是一个劲的提出问题。

  他都忘了做自我介绍,要知道人家可是几乎全盘托出了。

  包括她的能力,她现在身体的状态,这些事情对于方文清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秘密。

  而她现在连朱天舒是谁,什么身份都不知道。

  如此滑稽的事情发生,朱天舒本该是会有些想笑的。

  但是,他现在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刘青,也跟她一样,染了同样的病症。

  原本只在一个人身上出现的问题,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开始扩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