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 残留的人性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34 2019.12.30 17:30

  “这并不是你的心里话。”朱天舒一语道破。

  “你既然能跟动物成为好朋友,那么同样意味着你在心里,已经将它当成了人来看待。”

  “你了解那么多关于狗的事情,知道它的想法,甚至道出了它的梦想,说明你不止一次,为它做过一些事情,包括如何化形。”

  “哪怕只是赝品。”

  高员外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朱天舒,“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小小的大理寺管事而已,不对,现在跟你一样,也只是个囚犯。”朱天舒自嘲道。

  “你我皆是自身难保,就不要去想那些生存以外的事情了。”他再度靠在了草垛上,“生命只有一次,没有重来的机会。”

  我这不就是重来吗?朱天舒心里道。

  “活着就要有活着的价值,如果跟苍蝇一样的活着,也是你的梦想,那么我再多言,也无济于事。”

  他放弃了劝说,只是随意道,“柳大人,今天距离我入狱过了多久?”

  柳如之有些不解,这跟破案有关系吗?

  不过她还是如实道,“已经两天了。”

  “差点忘了,明天我便要宴请何兄,到时候我得做一大桌子好菜,再也不能像之前那么仓促。”他撇了撇嘴,“一份简单的地灵根炖鸡,才让你从筑基境的修为突破到觉慧境,我有罪啊。”

  本来还摇摆不定的高员外听到这话,仿佛屁股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下,整个人都精神了。

  “你会做鸡?而且还是那种能让人突破修为的鸡?”

  “你才做鸡,你全家都做鸡!”朱天舒开口训斥道,“你最好不要用鸡来侮辱我,这种菜系,于我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根本无须费力。柳大人,你说是否?”

  柳如之被他这话语逗得有些想笑,关键是还真的起了作用,让这千年缩头老乌龟心动了。

  她供认不讳,“你说的不准确,应该是觉慧境后期,我近几日觉得瓶颈有些松动,想必吃完明天那一顿,神通境应该稳了,就是不知道能够突破到真元境。”

  “你们当修炼是买大白菜吗?一口一个境界,你可知道我为了修炼到神通境,废了多少力气?”高员外觉得他们在信口开河,气愤不过,“而且这种快速的突破,不过是饮鸩止渴,虚浮得很,指不定哪天就掉下来了。”

  “唉,我跟你这种井底之蛙真的没有共同话题。”朱天舒叹了口气,“你可听说过百年地灵根?”

  “百年地灵根?!”

  高员外咂了咂嘴巴,“你刚刚说的地灵根炖老母鸡,不会用的是百年的地灵根吧?”

  “不然你以为我会用一些低档货吗?”朱天舒冷笑出声,“忘了跟你说,百年的地灵根我家里还有一麻袋。”

  高员外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听仙人说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臭气。

  他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叹息道,“不过还是有些可惜了,百年地灵根用来炖老母鸡这种俗货,两者天差地别,无法完美交相辉映,发挥出食材隐藏在最深处的精华,当真是暴殄天物啊。”

  “可惜,可惜!”他仰天长叹,好似那地灵根是他的所有物一般。

  “放心,我用的老母鸡也是百年老母鸡。”朱天舒撇了撇嘴,“不过我很好奇,这跟你又没有关系,你叹息个屁啊。”

  “你根本不懂,对了,你们谁吃过那玩意儿?你刚刚说她吃过,我听到了。”高员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腆着老脸凑到柳如之身边。

  “这位是柳姑娘吧,果然是花容月貌,绝世佳人啊。”

  “老乞丐,离我远点,你身上都馊了。”柳如之缩了缩身子,往后退了退。

  “我求你点事,也不需要你费力,相反你还会很舒服。”

  朱天舒听到高员外这话,忽然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嘴角不由得上扬。

  “什么事?如果是那种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柳如之冷声道。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人吗?”高员外站直身体,咧开一口黑牙,以表正直。

  “是这样的,你看你下次方便的时候,能不能告知我一下。”他拍了拍胸脯,“你放心,我只吃一小口,尝一下味道。”

  “滚!”柳如之一脚踹出,身上气息如云龙翻滚。

  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刚刚那一脚,用了十成的功力,足以将一块花岗岩踢得粉碎!

  高员外在察觉到危险的时候早就离开了之前的位置,感受到觉慧境后期的气息,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坚定。

  “天哥,现在天下大乱,我等若是再不出手,恐怕百姓危矣!”

  “你想通了?”朱天舒看着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欣喜之色,情绪平静的有些异常。

  “想通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高员外义正言辞,“对了,你自己做的饭自己肯定也尝过了。在这之前,你能不能让我舔一下?”

  “莫挨老子!”

  一道比之前浩荡数十倍的气息轰然爆炸,整个地牢摇摇欲坠。

  ......

  雨势开始渐渐不受控制,巡查的事情依旧进行。

  除了县城城门口加大了管控力度之外,所有县民也被挨家挨户宣讲到位,整个平江县全城戒严。

  刘广义的包子铺关门了,他得知女儿受伤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县衙。

  好在刘青只是受了轻伤,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不过将女儿领回家后,刘青的脸色开始显现出一股病态的苍白,红润饱满的嘴唇看不到一些血色。

  “女儿,你没事吧?”刘广义摸了摸刘青的额头,正常温度,并没有发烧的迹象。

  “没什么,就是有些累。”刘青细声道。

  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事情过去之后,她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一股强烈的睡意萦绕在她心头。

  “那你先休息吧,水给你放在桌上,有什么事情及时叫我,我就在隔壁。”

  “好的。”

  刘广义推门出去,轻声把门掩上。

  他并未意识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正围绕着她女儿,悄无声息的展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