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同归于尽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94 2019.12.31 17:30

  “书生,别忘了我们的交易。”中年男人显然没有料到高员外竟然有这般本事,他捂着被染红的袖子,表情狰狞。

  “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书生淡淡的开了口。

  一如她的突然出现,她亦诡异的消失无踪。

  失去了唯一的依仗,中年男人彻底败了。

  他本就不是高员外的对手,再加上必杀一击失败,还掉了一臂,只能等死。

  “您可真是深思熟虑,准备充分。”高员外闲庭信步,鼓起了掌,“竟然从她的棺材里取出了她的皮,而且一直保存的如此完好,就是为了给我这么一个惊喜。”

  “我该如何表达我内心对你的感激呢,父亲?”

  “嘿嘿,我的好儿子,为父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你为敌,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将一个普通女子打断双腿折磨致死也是误会?”高员外提高了声调,他的情绪很不平静。

  “你夺我所爱,我却被你毒打,只因我是凡人,你是修士,我纵有一千条命,对上你也毫无办法。”

  “不过我倒是体会到了作为儿子的好处,若非如此,你也不会中了我下的毒。”高员外露出了怨毒的眼神,他步步紧逼,“倒是可惜了朱大人,他还真的以为我会怜惜一只狗的生命。你我皆是世上薄情之人,视人命如草芥,所获神通亦是为了杀戮而生。”

  “但明显,我比你更强。”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中年男人,眼睛里不带一丝感情,“我很好奇,当你给那假的高员外剥皮的时候,是怎样的感情?”

  “我——啊,住手!”中年男人忽然大叫出声。

  他双腿双臂尽皆被斩断,倒在地上,表现出极大的痛苦。

  高员外视若无睹,他伸出手摸到中年男人的脑袋后方,轻轻一扯,一道人皮就这样被剥了下来,露出一身红肉。

  上面仿佛有一条条赤黑色的蚯蚓在蠕动着,中年男人脸上早已面目全非,鼻子上的骨头碎裂错位,一双眼珠子冒着幽幽的绿光。

  显然,不是人眼。

  那一张脸上,便是嘴,也不再是人了,之前牙齿在高员外的棒击之下粉碎,现在是参差交互的犬牙。

  这是一具融合了精怪的躯体,难怪会伸缩变化之术。

  “你杀了我,杀了我!”中年男人奋力嘶吼着。

  朱天舒目光一凝,他注意到男人的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使得他的脖子粗壮了不少。

  高升冷笑着,低下身去,弯腰想要跟濒临绝望的中年男人说些什么,朱天舒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

  他片刻也没有犹豫,直接伸出手臂揽住了一旁的柳如之,身体如同炮弹爆射而出!

  另一只手抽出柳如之的佩刀挥砍,刀气凝聚成实质,仿佛切豆腐块一般切开了坚硬的房顶,突破了重重阻隔!

  柳如之还有些抵抗,下一刻,她便看到下方整个地牢冒出点点火光。

  而后瞬间,便如同太阳般耀眼夺目,恐怖的热浪一冲而起,朱天舒借力再度腾飞,远离了已然成为了火海的地牢。

  他明白为何会闻到火药的味道了。

  任你实力通天,在这等爆炸点中心,便是钢筋铁柱,也难逃消亡的命运。

  这高员外的生父,果然有些本事,为了消灭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留有如此多的后手,甚至不惜同归于尽。

  “剥皮案就这么结束了吗?”柳如之看着变成一片火海的牢狱,轻声呢喃。

  她之前还嘲笑朱天舒没什么见识,没有见过真正的连环杀人案,不了解社会的残酷,现在看来,稚嫩的是她。

  人性实在太过难以揣度,明明亲如父子,竟能互相残杀,落得家破人亡的结局。

  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就连朱天舒揽着她肩膀的手,也忘记推开。

  良久之后。

  “可以放开了,抓得舒服么?”

  “不好意思,太滑了,一不小心就滑到旁边去了。”朱天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成语。

  老奸巨猾。

  柳如之羞愤难忍,拔刀欲砍,再看朱天舒已经撤步到了十米之外。

  “你干什么,我又不会真的杀了你。”

  “我就是条件反射,你也知道,站久了,腿会有些抽筋,活动活动。”

  他装模作样,又耍起了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

  柳如之胸口起伏,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杀意,脸上硬挤出一个微笑,“我那么在乎你,怎么会介意呢?你再过来摸一摸,我保证不反抗。”

  “姑娘此言差矣,我真的只是不小心滑过去了,我这般正直,岂会对你有非分之想?”朱天舒摇了摇头,“我得回去洗澡了,你也是,你看你衣服都脏了。”

  柳如之一愣,低下头去,这才看到衣服上有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朱天舒,你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

  再回头时,朱大人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消失在了无垠的远方......

  时间眨眼就来到了一天之后。

  平江县县衙大堂内。

  勾文俊坐在副座,脸色极其的难看。

  他被唯以大任,来到平江县县衙主持剥皮一案,结果在甄庆楼住了两晚,愣是被他自认为的杀人凶手戏耍了两天两夜。

  偏偏他技不如人,还毫无办法。

  最让他气愤的是,这件案子,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给破了。

  这简直是他从业以来,最大的黑点。

  “朱大人怎么还没到?”顾东林连个座位都混不上,站在一旁,看向吴师爷。

  两人也是一脸懵逼,从那夜提前回去之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知道凶犯葬身了火海,而找出真凶的人,正是朱天舒。

  吴师爷瞥了他一眼,并未答话。

  废话,你不知道朱天舒去干嘛了,我能知道?

  所有人都在等着通过朱天舒了解案情,他诉说完案件经过,主簿记录完毕,走个过场,这件事就算是了了。

  现在人不来,也没人敢开腔,毕竟大家都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有个屁的说法。

  “郭捕快,要不你去请一请?”顾东林冲着郭捕快微微一笑。

  郭捕快心中冷冷一笑,这个时候想到我了,之前干嘛去了?

  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捕快,但也是有尊严的,岂能任人驱使?

  他直接当做听不见,手持着杀威棒,高昂着头,置若罔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