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3 毛骨悚然的线索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28 2020.01.07 08:30

  不仅被安排了三只烧鹅,还被迫跟朱天舒一行人强行拼了一桌。

  贾帅跟三人坐在一起,当真是一屁股鸡皮疙瘩,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却还只能腆着脸笑呵呵的。

  “这张大胖家的烧鹅,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啊。”朱天舒看着这平平无奇的烧鹅,实在想不通他的卖点在哪里。

  不过他家的生意确实很火爆,每天销售的烧鹅数目最低都有近一千只。

  “取个刀叉过来。”朱天舒吩咐道。

  “不好意思,客官,您说的刀叉我们这里没有。”小二有些不好意思道。

  朱天舒这才意识到,这个世界里是没有所谓的西餐的,“那就从你家后厨拿把小点的刀来。”

  他倒没有像贾帅一样狼吞虎咽的习惯,毕竟他是吃过真正美味的。

  何氏壁也不着急,跟刘青一样,像看看朱天舒到底想做什么。

  贾帅则是着急也只能不着急,他现在是半点食欲都没有了。

  不多一会儿,小二就递来了一把形似半月的短刀,朱天舒握了握,重量有些过了,不过能用。

  他从烧鹅肚子切开,立时便察觉到了其中奥妙。

  一刀切下去,鹅皮酥脆,刀身边缘挤满了细小的碎块,里面还有不少胡麻。

  里面还有颜色发黄、香甜软糯的栗子。

  一口下去,没有了油脂的干扰,鹅皮满是酥脆,胡麻更让这种酥脆升级,再加上板栗的香甜和烧鹅的软嫩结合在一起,所产生的碰撞不说是惊艳级,也算是相辅相成。

  “看上去太香了,我先尝尝。”何氏壁看得食指大动,就要捡一块尝尝味道。

  伸在半空中的手却忽然顿住,他察觉到朱天舒的脸色有些异常。

  “怎么了?”

  话音刚落,室内温度骤降!

  一把漆黑色的剑从剑鞘里飚射而出,正在记账的老板只觉得一道狂风掠过,耳边轰鸣阵阵!

  突如其来的杀气将所有客人都惊得站起身来,他们也顾不上吃食,齐齐往外跑去。

  贾帅腰杆挺得笔直,看着一脸严肃冷峭的朱天舒,慌忙错乱,不知缘由。

  他并没有开口,此时沉默是最好的解救方式。

  掌柜靠在墙边,看着紧贴着自己脖颈的黑色剑身,不敢乱动分毫。

  “掌柜的,我且问你,这些鹅,你是自家养的,还是从哪家进的货?”朱天舒冷声质问。

  何氏壁没有得到回应并不着急,他的表情也渐渐转变,因为他知道,朱天舒如此,肯定是有缘由的。

  掌柜老实回答道,“之前的鹅都是从张家湾进的货,几天前,有个商人找上了我,说是他家的鹅油脂含量少,在山里养的味道更好,而且价格也便宜一些,我看过之后,觉得没问题,就跟他开始合作了。”

  “那个商人叫什么名字,家居何处?”

  “姓马,叫友东,家住洛水县西边的一个小山村,好像是叫什么,锁燕村。”

  “锁燕村?”朱天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的话里有半句虚言,我定斩不饶!”

  “回大人,小人所言绝对属实啊!”

  他不敢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大致猜到这些烧鹅肯定出了问题。

  “刘青,你现在去医馆,就说是我安排的,到时候会有人照顾你。”朱天舒吩咐道。

  刘青懂事的点了点头,她知道现在的事情不是她能够理解的范畴。

  “贾帅,你想死吗?”

  “啊?”贾帅听到这话,魂都差点飞了出去,“我不想死!”

  朱天舒有些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不想死的话,跟着刘青一起去吧,不要试着搞出什么事端,一旦被我发现,你就洗干净脖子吧。”

  “另外,掌柜,从今天起,你们家暂停营业,什么时候可以开门,等我通知。”

  掌柜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明白,如果真是烧鹅出了问题,那么他的麻烦,很快就要来了。

  停业绝对是当前最明智的举措。

  “何氏壁,你跟我来。”

  他招呼了一声,便往门外走去。

  何氏壁起身跟上,朱天舒虽然没有安排他,但他心里很清楚,他要跟着朱天舒一起去锁燕村。

  两人脚步飞快,兔起鹘落之间,便离开了这片闹市。

  一直缄默的朱天舒,终于开了口。

  “这些烧鹅里有那些虫子的痕迹。”

  朱天舒一开口,何氏壁立时哗然。

  “这怎么可能?!”

  “你不必太过惊讶,就在我离去的那段时间,在民安街我就发现了一名被感染了的女人,她已经无法解救,肉虫已经将她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

  “你怀疑这些烧鹅有问题?”何氏壁认真道。

  “不是怀疑,是肯定。”朱天舒冷着脸,“我刚刚切割鹅片的时候,洁净的刀身上出现了一丝血痕,很淡,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是这道血痕里,有一股腥淡作呕的臭味,我之前斩杀过一些,这个味道我忘不了。”

  何氏壁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即便是这几天进的货,少说也有数百人被感染了。”

  “这种虫子的繁衍速度和感染能力根本无法控制,即便是死的,化成了黑雾,只要呼吸过量,也会被感染。”

  “那你有没有被感染?”何氏壁眉头一皱。

  “暂时没有。”朱天舒摇了摇头。

  何氏壁心里一松,“那就看神医能不能治愈这种已经算不上病症的疾病了,如果能够研究出来相应的药物,可控能力将大大增强。”

  “她已经被感染了。”朱天舒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何氏壁差点没被惊得跳起来。

  要是神医也在这次事件中丧命,那么整个洛水县,毫无疑问,将成为肉虫的温床。

  朱天舒只觉得胸口淤积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怒火,他无法理解,凶手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目的,才培养出这样诡异骇人的东西!

  受难人并不自知存在他们身体里的诡谲,情况的窘迫让他难以冷静下来思考。

  虽然找到了线索,但这个线索,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他可以料想未来到底是什么在等待着他,如果不及时处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毕竟按照案件的评级来看,这次的事件显然已经超出了祸乱级别的范畴。

  目前已经威胁到了一个县城所有人的安全,再过一个月,影响甚至会更大,便是现在,已经达到了真正的绝境级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