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2 故事里没有无关人等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22 2020.01.06 17:30

  两人再次交流了一些信息之后,各自离开了。

  朱天舒倒是颇有目的性,他没有前往医馆,而是前往了张大胖家的烧鹅店铺。

  果然,这两货坐在店家摆在外面的客桌上,一脸期待的盯着店里来来往往的身影。

  完全没有可能被人抛弃的觉悟!

  “你们两个,也太自觉了些吧?”朱天舒一屁股坐在长凳上。

  若他不开口,这两个吃货恐怕都不会发觉他来了。

  “嘿嘿,这不是为了等你吗?你看,我们两个都没开吃,生怕你来了之后吃冷的。”何氏壁一脸讨好之色,“怎么样,搞定神医了没?”

  “唉,你别说这茬了,还早着呢。”朱天舒摆了摆手,不想聊这个话题,转而问道,“这里的生意怎么这么好?桌子都摆到外面来了。”

  “这路上都是灰尘,吃着也不健康。”

  朱天舒这话,是对着何氏壁说的,这家伙可是讲究的很。

  “这不是看跟谁吃嘛,跟着朱兄吃,便是吃屎也是香的。”

  朱天舒:“......”

  你特么,我嘴贱,就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刘青倒是捂着嘴笑的身子都歪了,丝毫不觉得有多恶心。

  等了半晌,闻着味,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结果还没有排到他们。

  朱天舒还能等,何氏壁等不了了。

  他什么时候什么样的脾气,主要看跟谁,跟朱天舒他生不起气来,但在外面,他还从来没怂过。

  就差没有掀翻桌子,说今天谁也别想吃的话了。

  朱天舒倒也没拦他,毕竟这菜上的确实有些慢了。

  何氏壁气冲冲的跑进店里,冲着老板喝道,“我们在外面等得天都要黑了,怎么菜还没上?难道你觉得我们吃不起吗?”

  老板是一个肤色黝黑的矮小中年人,一米三高的柜台,他只露出一个头来,见到何氏壁这样器宇轩昂的俊美长相,一下子就慌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位惹不起的爷啊。

  “客官,您别急,我们马上就给您上!”

  “上个屁,我们都还没吃的,什么时候轮到他了?”一群客人立时都不乐意了,他们也正嗷嗷待哺。

  何氏壁立时转过身去,眼神凌厉,戏谑道,“你们确定很想吃?”

  他甚至还释放出了一些气息,锁定那几个不满意的客人。

  一股山岳般的威压降落,几人瞬间喘不过气来,哪里还敢还嘴?

  “你们这些穷鬼急什么,本大少爷还没吃饱呢,老板,再来十只!”

  优秀的人总是在一群普通人面前大放异彩,别人不敢说的话他敢说,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敢做。

  要知道,普天之下,敢触何氏壁霉头的人,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

  这位,勇气实在可嘉。

  何氏壁循声而去,看到说话的那人,立时乐了。

  这不是贾帅,贾大公子吗?

  他埋着头狂啃,一边使唤着小二端茶递水,一边吐着鹅骨头大块朵颐,看上去分外富贵。

  这才是大户人家的吃相啊。

  何氏壁也不恼,一步一步移动过去,“你点了多少只?”

  “吃了二十只,桌上还有十只,再加上刚点的十只,一共四十只,怎么样,被吓到——何,何公子!”

  贾帅抬起头来,瞅了一眼,差点没被一大块鹅肉给噎死。

  卧槽,自从朱天舒解决了案件之后,他就没在平江县待了,转战洛水县。

  还别说,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他在这里过得逍遥自在,生活起居都十分满意。

  只是没想到,自己这吃顿饭的功夫,怎么还碰到了这个最让他头疼的人。

  “何氏壁,你怎么回事,催个菜而已,这么慢?”朱天舒跨步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了贾帅,立时笑道,“哟,这不是平江县赫赫有名的贾大公子吗?怎么,日子过得不如意,户口都给迁移了?”

  贾帅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一碰就碰到两。

  娘西皮的,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啊?

  “贾公子,来,喝点水。”小二赶忙递上茶水。

  “滚蛋!”贾帅一巴掌拍掉,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应答呢,你一个下人插什么嘴。

  小二手中没有拿捏稳,一屁股坐到在地,手上的茶杯也碎成了渣子。

  他有些慌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赶忙跪着道歉。

  朱天舒微眯着眼,“贾公子的威风,还真是一如既往啊。”

  这一句威风,差点没把他给吓尿喽。

  “朱大人,我就吃个饭,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贾帅一脸苦笑。

  “你放心,我不是为你而来,不过你吓到了人家,赔点精神损失费应不应该?”

  “应该!”贾帅心中一喜,赶忙掏出十两银子,“赶紧的,收下!”

  小二一脸不明所以,但看到白花花的银两,眼睛都痴了,偷偷瞄了朱天舒一眼,发现他点了点头,这才揣入怀中,连声道谢。

  这一幕落在围观的客人眼里,眼红的差点没流出血来。

  这可是十两银子啊,寻常人家一年也赚不到这么多年,就这么打赏给一个店小二了?

  他们恨不得以己代之,就连店主,也是一脸茫然。

  一只烧鹅十三文钱,四十只烧鹅统共也就五百来文,打赏的钱足足可以买八百只烧鹅,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朱天舒这才点了点头,“另外,给我三只烧鹅,这件事就这么了了吧。“

  “你不是来抓我的?”贾帅瞬间愣住,遂又紧紧闭上了嘴。

  他忽然想起自己勾搭勾文俊出卖朱天舒的事情只有他和勾文俊知道,想必勾文俊也不会就此将自己供出来,算起来,他和朱天舒确实没什么过节。

  这下子,倒是他有些过分的小心谨慎了。

  “我没有那么闲”,朱天舒懒懒道,“不过你要是犯了什么事,我一定饶不了你!”

  他这句话,像是一柄钢针狠狠地扎在了贾帅心头。

  这次平江县出的事,他可以说是知情人之一,朱天舒能够破获这样的案子,说明他本身的手段足够强横,而且顾东林作为县令,也被革职了。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他对于朱天舒的忌惮,可谓是几乎刻进骨子里。

  而且他,没少给朱天舒使绊子,明里暗里的手段不少。

  就连被革职的县令顾东林,跟他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朱天舒这句话,便是直接给他定性,再敢犯事,等着吃牢饭吧。

  这叫他,如何能够淡定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