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第十五位被害者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46 2019.12.28 17:30

  这一夜,注定是不太平的。

  全城的捕快都出动了,就连顾东林和吴师爷,都穿着官服,挨家挨户的搜查。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半夜敲门,不知道老子在办正事吗?诶,顾大人,您怎么来了?”一脸怒意的肉荣公子瞬间乖巧地跟小绵羊一样。

  “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忙什么呢?”吴师爷板着脸,就要进屋。

  “诶诶,吴师爷,你不会姓王吧?”

  “我姓吴,不姓王。赶紧让开,要是耽误了衙门办事,小心让你牢底坐穿!”

  “不,不是!”肉荣公子说话急了,就有些结巴,“你说能干嘛,这种事情吴师爷不知道,顾大人应该知道吧,我可是听说您的小妾美艳冠绝群芳啊。”

  他腆着脸,一脸猥琐样,搞得顾东林都有些脸颊发烫,不好意思。

  “现在是特殊时期,不管什么原因,今天你都要打开门让我们进去。”吴师爷虽然心知肚明猪肉荣做的那档子勾栏事,但命令在,不得不查。

  “那好吧,媳妇,把衣服穿起来,披紧实喽,别冻着了。”肉荣公子朝着屋内说了一声,便听到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顾大人听得真切,有些触景生情、睹物思人,怀念起小妾体贴温暖的怀抱,心中意动。

  “吴师爷,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顾大人,我这一个人,顶不住啊。”

  吴师爷心里暗骂一声,娘西皮的,我想说的,被你抢先了。

  “顶得了。”

  “顶不了。”

  “顶不了也得给我顶!就这样,我先走了。”顾东林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顾大人,这衣服都穿好了,您这是查...还是不查啊。”

  “查个屁,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走了。”吴师爷朝着与顾东林相反的方向,也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肉荣公子在寒风中被冻得有些呆滞,吸了吸鼻涕,半晌才弱弱出声。

  “这特么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相公,赶紧进来,今天的账还没对完呢。”

  肉荣公子赶忙缩身进了屋内,他抄起一支笔,拿起刚刚放在桌上的记账簿,躲进被窝里,就着微弱的月光,继续算道,“柳姑娘,三斤猪头肉,共计一两五钱......”

  这边顾东林和吴师爷打了退堂鼓,回家睡大觉了,那边,邢捕头和郭捕快还在挨家挨户的搜查。

  转眼就到了后半夜,两人搜查得差不多了,在昏黑的街头走着。

  “小郭啊,你也不用太在意,勾大人毕竟是新上任的官,需要立个威,绝对不是在针对你。”邢捕头宽慰道,他有些担忧。

  “这年头,出门在外,都是为了讨生活。大丈夫能伸能缩,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误了终生啊。”

  “刑老大,是能屈能伸。”郭捕快提醒道。

  “好的,你说得对。”郭捕快咧嘴笑了笑,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受打击,脸还疼吗?”

  “有点,不过好多了。”

  “那就好,你未来还是要娶媳妇的,不能毁了容,到时候谁看得上。”

  郭捕快不置可否,他低着头数着步子,忽然问道:“刑老大,你说那具白骨,是不是平江县人氏?”

  “唉”,听到这话,邢捕头又是一阵头疼,“这种事情,只有问阎王爷了,等什么时候我两腿一蹬,下去了之后托梦给你吧。”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郭捕快连连摇头,“我只是在想,如果他是平江县人,那死去的便有十四位县民了。但平江县又只有十三个县民失踪,那么活着的那位,到底还是不是人呢?”

  简简单单的逻辑仿佛洪钟大吕,直接敲击在了邢捕头心上,他细细思考,只觉得头皮发麻,后背发寒。

  “不会这么诡异吧,要真是这样,难道这九千多的县民中,还有妖怪存在?”

  “说不准,但朱大人肯定想到了,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多,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的话,我相信他能够查出真凶。”

  郭捕快语气笃定,眼神中散发出炙热的光。

  邢捕头看得有些发愣,他只觉得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对了,自己之前跟着上任县令办案的时候,也是带着这般热忱,可惜那次案件太过凶险,县令自己都栽在里面了。

  “这样吧,你找个时间去一趟牢房,给朱大人送点吃的。”

  “这,不好吧,勾大人可还在呢,到时候被他发现你岂不是要受罚?”郭捕快有些忸怩。

  “听我的,勾文俊现在还在外面查案呢,什么时候能回来都不知道。再说了,你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他不会一直盯着你的。”

  “但是,他会一直盯着朱大人,你应该也清楚,顾大人这次摆明了要让朱大人背锅的。”

  他虽然反应有些迟钝,但脑子还算灵光,这个时候去找朱天舒,无论是对人对己,都不是什么好事。

  “刑老大,你就别担心了,朱大人没那么脆弱,他本事可大着呢。”

  “他能有啥本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而已,要不是柳大人跟在身旁保护他,估计他现在已经是第十五具躺在验尸房的尸体了。”邢捕头撇了撇嘴。

  他倒不是对朱天舒有意见,只是觉得一个男人,需要顶天立地,靠着女人保护查案,总有些让人说不出来的别扭。

  郭捕快正想解释什么,忽然听到呼救声。

  “救命!救命!”

  他立时警觉,邢捕头也是瞬间进入警备状态。

  “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那边!”郭捕快伸出手指,指向右前方一条深黑狭窄的小巷子。

  两人迈着大步,几息之间便来到了这条巷子,想象中的恐怖场景并未发生。

  只有一个女人,捂着脖子跪坐在地上,身上已被鲜血染红。

  他赶紧快步走上前去,发现女人只是脸色有些苍白,除了颈部有一个伤口外,身上并无大碍。

  “还能走吗?”他伸出手来搀扶着女子。

  女人借力站了起来,冲着两人点了点头,“谢谢两位官大人。”

  “还是不要说话了,跟我们去县衙吧,那里有大夫,先去包扎一下伤口。”邢捕头接过女子的手臂,搀扶着,看向郭捕快。

  “你去查探一下周围,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或者凶手留下的犯罪痕迹。”

  “那我走了,你们小心。”郭捕快点了点头,朝着狭窄的巷子,快步迈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