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 无法接受的事实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16 2019.12.30 08:30

  “让你放弃荣华富贵,蹲坐牢狱这么多年的理由是什么?”朱天舒问道。

  若非机缘巧合,他恐怕一万年也难以如此的接近真相。

  高员外全家已经丧生在凶手的第二次作案中,这已经是认定的事实,死人提供的线索非常有限,这也是一度让他头疼的点。

  现在,也是刚刚,他听到了老头的名字,一瞬间便与高员外的姓名对了起来。

  高升!

  这可真是匪夷所思啊。

  高员外不置可否,“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论是对是错,我自己承担便可,这难道也有错?”

  “我跟你说清楚一些吧”,朱天舒认真道,“现在平江县发生了两起剥皮案,第一起被害者只有一人,身上的肉都被野狗啃光了,只留下了一具白骨,第二起,死了十三人,尸体被铁丝串在一起。”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高员外回答道。

  “这十三人便是你府上满门!”朱天舒厉声道。

  一股怒火难以控制得涌了上来,他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了。

  高员外显得有些讶异,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希望你能给我提供一些线索,这是你的责任。”朱天舒冷静了一些,沉声道。

  “他应该用不了那么多具人皮吧,难道他找了帮手?”

  “你猜想得不错,寂静岭上的精怪与他共事。”

  “寂静岭?”高员外听到这个词,竟笑出声来,“这家伙为了活下去,连灵魂都可以出卖啊。”

  朱天舒并未接话,他在等。

  面前的这个老头实力深不可测,与其逼他,不如等他自己想说的时候,做个安静的倾听者就好了。

  牢狱里陷入了漫长的死寂。

  雨水从瓦缝中滴落下来,淅淅沥沥的雨声不绝于耳。

  外面,开始下雨了。

  柳如之耐不住性子,正准备开口询问时,高员外忽然正襟危坐。

  “在我十五岁生辰的时候,我父亲送给了我一条狗。那不是一条普通的狗,而是产自西域万佛山的一只灵兽,它能口吐人言,很聪明,也很忠诚。”

  “我一开始被它吓到了,不过很快就习惯了,我与它玩得很开心,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有一只灵兽,模样还与寻常的狗没什么区别,办什么事都比较容易。”

  “它很讨人喜欢,不仅为我寻来了漂亮的夫人,还通过一些手段,获得了巨额的财富。我的事业处在上升期,生活也幸福美满,到二十三岁的时候我被人亲切的称呼为高员外。”

  “然而一切来得快,去的也快,有一天回家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父亲和爱妻都被这只狗咬死了,鲜血流了一地,染红了整个大厅。”

  “当时我并没有询问它为何要这么做,只是抄起一根棍子,朝着它的头不断的挥棒,打得它脑浆都出来了,整个头只剩下一张嘴。我以为它死了,结果第二天它不见了。”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和爱妻只是死于仇杀,因为我做生意用了很多不正规的手段,才导致那种情况发生。当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打它的时候,它一下都没有躲,它在等我给它解释的机会。”

  “它曾经说过,它最大的梦想就是化形做人,作为一只狗,它永远无法与我成为真正的朋友。它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跟我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举起杯子碰上一杯,喝上一口。”

  “我当时一笑置之,无法理解它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现在在狱中我反而切身体会到了,它的感受。”

  “尊严这种东西,不仅人会有,动物也会有,它们希望被平等对待。”

  朱天舒接下了话茬,“你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就主动自首?”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高员外自嘲道,“我花了点手段,找了个与我有八分像的罪犯,与他换了个身份。”

  “你应该还有什么没说,别误会,我不是在猜忌你,我只是希望这个故事中间,没有什么遗漏,以免造成误解。”朱天舒解释道。

  高员外脸色忽然变得狰狞,“你无法想象,亲手为自己的父亲和妻子盖上棺盖时的感受,这种悲伤是哀莫大于心死的。”

  “而就在举办完丧事后的第二天,它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额头青筋毕露,脸色阴沉得可怕,“我在挂衣服的绳索上,看到了两具人皮,风一吹,他们仿佛在向我招手,冲我微笑。”

  柳如之心头一跳,她已经能够猜到,这两具人皮就是从高员外亲人的尸体上剥下来的。

  “可笑的是,我气愤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报仇,而是害怕,那空洞洞的人皮上满是牙印,我知道,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不过现在我活下来了,而且修炼有成,他杀不了我。”

  他不由自主的狂笑,笑得分外大声,整个牢狱里都充斥着这种诡异的笑声。

  “你应该无比后悔自己的行为吧。”朱天舒忽然道。

  “我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高员外声音颤抖,“你会因为打了一条狗而后悔吗?”

  “这个世界上,每分钟,甚至每刻,都会有狗死去,它们有的是被饿死的,有的是被人乱棍打死的,还有的被挂在肉市里交易。我不过是做了跟他们一样的事情而已,难道这也有罪?”

  他的话语像是闪电一样集中了柳如之的心窝,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他说的没错,在人类主导的社会里,动物的生命是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的,所有的刑法都在阐述杀人的罪恶,但却没有一条刑法规定了人不能杀生。

  猎户打猎是为了生活,这已经通过生活常态成为了常识。

  “你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但是,因为你的逃避,多了无辜的死难者。”朱天舒冷声道。

  “难道你还要给我定罪?”高员外哑然失笑,“别开玩笑了,我现在已经被囚禁在了这里,也不指望这辈子能出去,我已经预知到了后事,提前洗刷了我的罪孽。”

  “世间纷扰,生死各有天命,一切再也与我无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