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笼中兔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51 2019.12.12 17:30

  日出到黄昏,消磨了绝大多数人的斗志。

  从满心期待到失望而归,需要的不过是十数个时辰而已。

  还有一部分,因为出来太久,直接被婆娘拎回去了。

  就连斗志昂扬的顾大人,也因为熬不住,掩着帽檐悄悄离开,连声招呼都不打。

  夜慢慢变得深沉,等到三更时,本来还摩肩擦踵的城门口,只剩下朱天舒一人坐在墙头,惬意的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

  他听到了很多抱怨,什么美人排场真大,什么甄庆楼掌事的混账。

  到最后基本上统一了意见,他们觉得甄庆楼为了吸引流量,只是凭空造出了一个不存在的花魁,博人眼球而已。

  朱天舒倒是不急不躁,他慢悠悠走上城头,整个平江县尽收眼底。

  “东街。”朱天舒目光逡巡,最后落在密林与县城边缘交界处,“穿过那条巷子,便进了欢喜山。”

  欢喜山论高度只是一座小山,最高海拔大概三百米不到,因为山势连绵不绝,且山上草木茂盛、丛林野兽繁多,猎户往来不断,所获颇丰,尽皆欢喜满载,故名欢喜山。

  但近日,有人却说欢喜山上有精怪。

  原因是每到深夜,欢喜山上总会传出来奇怪的笑声,搞得周边的住户夜不能寐,大晚上的不敢上山,到了白天搜遍了整座山又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来二去,人都陆陆续续搬走了。

  再到之后,才出了后面那起案子。

  从朱天舒的角度看去,整个平江县一派祥和,除了街道上打更的更夫,看不到任何人影。

  “嗯?”他惊疑一声,转过身来,往城外看去。

  敲锣打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顶装饰考究的轿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刚刚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平江县的夜景中,倒是没有注意到何时出现了这顶轿子。

  大红色的轿帘装点着喜庆,偌大的牌匾上从上而下赫然是“甄庆楼”三字。

  花魁到了。

  朱天舒目光里透着莹白的光,鼻翼轻动,一道微不可闻的血腥味夹杂在风中。

  临近城门口时,轿里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

  皎洁月色下,红色轿帘被掀开了一角,绝美的脸庞展露了出来。

  眉如远山,睫毛弯弯;红唇皓齿,肌肤如雪;五官如画,美得让人窒息。

  朱天舒只觉得那一瞬,自己的魂儿都被勾走了,待得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轿子早已进了平江县,化作一个清晰的黑点。

  他心神巨震,脑海中回荡着那张不染烟尘的脸,刚刚他与花魁对视了一眼,看到她眸子里传达出的意味。

  求救!

  她在向朱天舒求救!

  阴风阵阵,血腥味浓重的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就连天空上悬着的那轮明月此刻也染上了一层血色。

  朱天舒眉头越皱越深,他无比清楚一点。

  这个女人拥有一张世间少有的皮,凶手肯定会对他出手!

  但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身处危险的境地?难道凶手就在甄庆楼,并且她已经发觉?

  与花魁的邂逅,并没有让朱天舒收获半点喜悦,反而让他再次陷入了血色沼泽之中。

  ......

  如他所料,甄庆楼迎到花魁之后,便关门了,至于他想着当面问清楚一些事情,这些念头也只能作罢。

  回到大理寺,出乎他意料的是,柳如之在等他。

  她早上才出的门,现在就有了线索,这办事效率,真高。

  朱天舒心里夸赞了一句,还没来得及询问,便被柳如之堵住了嘴,“你去哪了?”

  “去城门口守花魁了,他们太没有耐心,走得那么早,只有我白白赚了一千两。”朱天舒感慨道。

  “一千两?”柳如之窝了一肚子火,差点没控制住手中的剑。

  这家伙还有脸说,我起早贪黑查案子,结果你去风花雪月!

  “不对,不止一千两,你不知道那花魁有多美,简直不是凡人,根本就是仙女!”朱天舒回味道,“不过这样的女人,想要活得久也是难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柳如之瞥了他一眼。

  刚刚还说人家美,怎么现在就盼着别人死呢?

  不对!她忽然明白过来。

  再看朱天舒时,眼中就有一丝佩服了。

  此人的思维绝对是天马行空,跳脱常规之外!

  当别人还在被犯罪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牵引着思路,他早就根据凶手犯罪的手段,进行了大胆的猜想。

  既然是剥皮,并且在犯罪现场独独带走了人皮,说明凶手很可能有搜集皮肤的恶好!

  既如此,他又有何理由放过平江县最美的人皮呢?

  看似举止乖张、行为毫无根据的朱天舒,此行此举大有深意啊。

  “我看你好像明白了。”朱天舒露出了老父亲般的欣慰笑容,“还需要我解释吗?”

  “不必了,不过相较于我的发现,我更好奇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柳如之摆正了脸色。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朱天舒本来还想让氛围轻松一些,见到柳如之这般神色,也无心烘托了。

  “现在的花魁,暂时还是安全的。”朱天舒认真道,“如果凶手真的要出手,在城外的时候是他最好的机会,现在花魁进了甄庆楼,反而束手束脚不好发挥。”

  朱天舒话语一顿,补充道,“不过,这意味他还有后手,至少甄庆楼内对于花魁而言并不是绝对安全的。”

  柳如之陷入了沉思,忽然问道,“你说,会不会还有一种情况?”

  “什么?”朱天舒问道。

  “你想到的,太过顺遂,带着个人情绪。”柳如之陈诉了自己的见解,“凶手很可能是因为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手,才故意不出手。”

  朱天舒有些意外的看着她,“你的想法很危险。”

  “经验决定了视野。”柳如之说话直接,“我见过太过恶贯满盈的杀人犯,他们从不会怜惜手中的猎物,不论是娇滴滴的花儿,还是负隅顽抗的石子,对他们而言,只有想杀与不想杀之分。”

  “那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朱天舒摊了摊手,无奈道,“我总不能把人抢来,到时候我这大理寺掌事又得落个采花大盗的名声。”

  柳如之没有理会他的自嘲,反而话题一转,“我今天也发现了一条线索。”

  朱天舒这才意识到柳如之查了一天水银的来路,他赶忙问道,“找到水银的买主还是卖主了?”

  “卖主和买主都供认不讳,他们很淡定,淡定到让我觉得那两人与本案毫无干系。”柳如之秀眉紧蹙,显然,她也遇到了难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