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6 我是你最可怕的噩梦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06 2020.01.18 08:30

  看着那如小鱼在池塘里跳跃的杯中血虫,吴志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半点血色。

  “来,吴大人,该喝药了。”

  何氏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心谨慎的就要将酒杯递到吴志的嘴边。

  他立时闭上了眼,甚至能够感觉到那虫子在自己嘴唇旁若有若无的跳动。

  心里防线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惨烈的现实,他嘴角向下,流出两行老泪。

  “这血里除了血虫之外,还有特制的毒。”

  “哦?”何氏壁顿时就提起了兴趣。

  本来不简单的事情,这下子变得更加复杂了。

  不过他就喜欢这种复杂,在鱼龙混杂的大池子里搅上一搅,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啊。这种传承了无数年的美德,这一刻在何氏壁身上再次暴露无遗。

  吴志已然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再隐瞒也毫无意义了。

  “我的小儿子沾染了血虫,一开始我并不知情,以为只是普通感冒,过几天就好了,但后来,他一睡不醒,整天昏昏沉沉的,人也越来越瘦,我才察觉到事情不对劲。”

  “我寻过郎中,看过大夫,更找了洛水县神医方文清,他告诉我说,我的儿子体内有血虫。”

  “这个稀奇古怪的病症在那几日也彻底爆发开来,我看过很多人死前的惨状,心里也越发惶恐。”

  “我记得你的小儿子刚刚还在这玩耍来着吧,那可不像是被感染的样子。”何氏壁讪讪而笑。

  吴志不为所动,“虽然我儿子很多,但是这个儿子我最喜欢,不能眼看着他就这么死了。”

  “我的夫人跟我说,虎头山上有个伽叶寺,那里或许有救儿子的办法。”

  “我当时嗤之以鼻,觉得她异想天开,一群整天敲木鱼的和尚,能有什么办法治病救人?”

  “直到那天,大夫给我儿子取血查验的时候,我才彻底慌了神。”

  “刚刚划开的皮肤,钻出细小的肉虫,瞬间就愈合上了,我当时以为我眼花了,结果大夫又划了一刀,这才看得真真切切。”

  “这是中了邪啊。”

  他发出痛苦的闷哼,显然,长久的禁锢使他的身体遭受莫大的痛苦。

  何氏壁不为所动,“继续。”

  吴志咬了咬牙,“于是尽管下大雨,我还是上了虎头山,并且没有派一个人跟随我。虎头山上很多苦行僧,他们一步一叩首,仿佛山上居住着神祇,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

  “等到上了山之后,我才看到伽叶寺的模样。那是一个很大的寺庙,想要进庙还得走上数百米高的阶梯,我那个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孩子也半死不活,再也没有能力登山了。”

  “当时有一位僧人拉着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一转眼我就在庙里了。”

  何氏壁皱了皱眉头,没有打断他的话。

  “后来我的孩子就被治好了,下山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一瓶液体,也就是他口中说的长生秘法。他告诉我,会有修士到我府上拜访,到时候尽管提条件,务必让他带走这瓶东西。”

  “也是后来,我听说伽叶寺的主持悬空大师没有圆寂,很多苦行僧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我这才知道这瓶子里的东西对修士有莫大的作用,但思前想后,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并不是没有缘由。如此,我也能估算到,这里面应该还有不解之毒。”

  “这是宗门之间的恩怨,我一个县令哪能插得上手,那悬空大师既然能够救活我的孩子,就有杀死我们的能力,我岂能不从?”

  他露出无奈之色,“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何氏壁将所有的话都听在耳朵里。

  他觉得这吴志倒不是个二愣子,脑袋瓜子不错,竟然能够推算出那么多的事情。

  不过比起朱兄,还是要差得太过。

  毕竟朱兄是能够窥天知命的人物,岂是这般凡夫俗子可较量的?他不由得在心里跪舔了一波。

  “你说完了?”何氏壁问道。

  “没有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你可得遵守承诺,放了我。”吴志心里一片黯然,就算现在能活下来,等到东窗事发,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何氏壁露出好笑之色,“吴大人,你可真是会胡编乱绉。”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如果我有半句虚言,就让我全家不得好死!”他赶忙发誓。

  “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了你了?”何氏壁露出阴冷的笑容,毫不犹豫将这杯血倒进了吴志嘴里。

  跳动的血虫如同找到了乐园,从他的口腔里上蹿下跳,突破薄膜,钻入血肉之中,片刻就没有了动静。

  吴志只觉得喉咙之中有一涓细流滑过,喷香刺鼻,满是酒香味。

  可是他现在半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

  禁锢解除,他能动了。

  跪在地上,想要呕吐,但便是掏破了喉咙,也捞不出半点东西。

  一瞬之间,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仙人,求求你放了我,不要在折磨我了。”他连连磕头,额头上都沁出了鲜血,然而抬起头时,面前半个人影都没有。

  而岳渐离,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一股大难临头的感觉在他心头环绕,他像是发了疯一样,对着那些酒杯、桌案上的装饰品、花瓶,大打出手,大厅内一片狼藉。

  做完这一些,他才气喘吁吁的瘫倒在地上。

  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他赶忙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愈合,上面连半点疤痕都不见,只是手指上还存留着一些鲜血凝固后的血痂粉末。

  一瞬之间,所有的幸福和快乐都离他而去。

  地位,家人,钱财,对他而言没有半点吸引力,他就像是那四大皆空的高僧,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但一想到刚才那个邪笑的青年,他的表情上终于多了一些东西,那是来自灵魂的恐惧。

  对于自己永远无法战胜的敌人,他的心里激不起半点愤怒。

  报仇,不过是加速自己死亡而已。

  浓烈的睡意如潮水般袭来,再加上喝多了酒,他几乎是如同中风一样,瞬间瘫软没有了动静。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才是最痛苦的。

  因为何氏壁,已然成为了他剩余不多的日子里最可怕的噩梦,而且,挥散不去。

  一梦接一梦,让他永堕深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