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死意弥久不散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77 2019.12.24 08:30

  “你把它吓跑了?”柳如之愣愣的看着朱天舒,刚才他那十分中二且沙雕的动作,若不是起到了作用,差点把她笑岔气。

  “随便做了一个动作,言语威吓一下,没想到它就被吓跑了,我也很无奈。”朱天舒摊了摊手,挺像那么一回事。

  “哼,以后别这样了,碰到个不怕死的,你的小命都得撂在这里。”柳如之鼻子哼哼出声,显然有些不满意。

  若不是朱天舒横插一脚,刚刚她有十成的把握把它留下来,现在跑了,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乌灵兽悄咪咪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不动声色的往朱天舒那边靠了靠。

  朱天舒毫不留情一脚踹开,“滚开,死基佬。”

  “我是母的呀。”乌灵兽差点委屈的哭出声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虽然气氛并不紧张,但是现在情况对于他们,明显处于劣势。

  一匹狼还好,关键是像这样的有十几个,指不定其中还有几个高手,到时候柳如之便是战神附体,双拳也难敌四手啊。

  “还能怎么办,继续前进呗,难道你不想为这些无辜死难者报仇?”

  乌灵兽横了他一眼,“我一个开路先锋都不怕,你怂什么?”

  “我怂?”郭捕快被人戳到了脊梁骨,哪里还能淡定,“你到后面去,我来开路!”

  “你开个屁的路,你认识路吗?”乌灵兽嘴里骂骂叨叨,“要不是天哥在,鬼才跟你走一起,战五的渣渣,脆的跟张纸一样。”

  “我靠!”

  一向秉承正义、血气方刚的郭捕快被一只小灵兽鄙视成这个样子,也顾不上爆粗口了,直接拔刀,“是男人,就正面刚,谁输谁是孙子!”

  “沙雕。”

  乌灵兽鸟都不鸟他,直接走开了,头也不回,王八步一开,背影潇洒得不像话。

  “你说你跟个灵兽置个什么气?抓紧时间办事吧,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挺大人的,整得跟个小孩子一样。”柳如之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朱大人——”

  郭捕快眼眶里泪水在打转,想要在朱天舒这里寻求点安慰。

  朱天舒拍了拍他的肩膀,“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你无权无钱,又没有实力的时候,无论是女人还是小孩,甚至于鬼这种东西,都会躲的你远远的。”

  “习惯就好,毕竟你根本就没有获得,谈何失去?”

  郭捕快终于忍不住,呜呀一声哭出声来......

  此刻!

  化成一缕青烟,消失在众人眼中的狼,此刻将人皮脱了下来,将两只胳膊系在脖子上,打了个死结,一路狂奔。

  它的眼中满是恐惧,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简直让人抓狂!

  那个男人,简直不是人!

  他为何会这么强?!他站在那里放个屁,我都能被崩死!

  它满脑子里都是这个想法,已经从忌惮变成了烙进灵魂深处的恐惧。

  那简简单单撮指成刀的动作,仿佛暗暗与大道契合,若非它拥有天赋本领,这个时候只怕已经成为了柳如之验尸台上的标本。

  或许是它过于神经质,朱天舒到底强不强,就连朱天舒自己都不清楚。

  刚刚那动作,他只是心中所想,随意为之,没想到还真的起到了效果。

  这还真是,莫名其妙的装了个大逼。

  这头着急忙活仿佛回家奔丧的狼,在丛林之中来回穿越,几十个草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大本营。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打扮妖艳的兔子,不过这只兔子现在披着一幅很好看、很妖娆的人皮,搔首弄姿,手上拿着一块破旧的镜子,沉醉于自己的美丽之中。

  “狼哥哥,你这清影疾步,跑出了三当家的风采。”兔子恭维道。

  “赶紧让开,死人妖,我现在要跟领主汇报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狼一点也不给兔子面子,言语之中满是鄙夷,就差动手了。

  兔子一天的好心情就这么被破坏了,岂能善罢甘休?

  “我尊敬你,称呼你为狼哥哥,不尊敬你,也就是一条长毛狗而已。”它放下了手中的镜子,眼神逐渐变得凌厉,“像你这种既没有房,又没有钱,还没脑子的三无青年,能不能在人类世界生活下去,还是一个问题。”

  狼停下了脚步,嘴里哈哧哈哧地吐着水雾,狰狞尽露,“就凭你这句话,我现在吃了你,你信不信?”

  “我当然信了,你多牛逼啊,我只是一个经不起雨打风吹的弱女子,只能生活在强者的庇护下,对不对,老虎大哥?”

  一道雄壮的身影从她被太阳照射的阴影中生长出来,竟化作一个九尺大汉的模样,一条斜长的伤疤从面部划过,仿佛此人被人从头部劈成了两半。

  这是剥皮的时候,老虎故意为之,它一边享受着人类的惨叫,一边感受着自己这幅新的皮囊。

  他无比满意自己的杰作,暴戾嗜血的目光中满是兴奋。

  狼收起了自己的獠牙,“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争强斗狠,赶紧让我进去,别误了大事。”

  “哟哟哟,你刚刚那股狠劲呢?现在去哪了?”兔子阴阳怪气的说道,身子嵌入了老虎的怀中,“虎哥哥,你听到了,它刚刚可是说要吃了我的。”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被我咬断脖子,死在这里,二是跪下来,舔她的脚指头。”老虎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凶残而霸道。

  狼目光一凛,不再多言。

  如同芭蕉扇般的尾巴轻轻摆动,吹散了地面上的灰尘,它弓着身子,阴鸷的眼毫不示弱。

  论凶狠,狼向来不虚任何猛兽。

  “青狼,有什么事情,进来说话。”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从木屋里面传来。

  老虎凶神恶煞的表情忽的一怔,只觉得脸颊上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叮了一口,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青狼已经消失了。

  “我一定要把它活活咬死,骨髓都吸个干净!”

  它那血腥暴力的声明发表,兔子背朝着他,脸上却露出难以掩饰的讥讽。

  “亏你还被称为百兽之王,整个寂静岭,就属你最没有脑子。”

  “虎哥哥,你真厉害。”它转眼就变换表情,小鸟依人,表现出了兔子应有的乖巧可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