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1 如何行之有效的验证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13 2020.01.10 17:30

  这只大白鹅尽管被何氏壁的灵气丝线抓住了,却终究还是难逃被啃噬的命运。

  “我再去抓一只。”何氏壁感觉到一股挫败感。

  他竟然会败在一只非人生物上。

  这简直是对他这么多年纵横世间无敌手,最大的侮辱。

  “不必了,这一只就足够研究了。”朱天舒摇了摇头。

  “虽然残缺了一部分,但只要有血液,我们就能够查出一些东西。”

  而且,顺着这只鹅身上的线索,说不定还能查出池底下那东西的来历。

  “老人家,我们走吧。”朱天舒冲着在大树底下躺着,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的马爷轻轻喊了一声。

  “门没关,你们回去吧,我休息会儿。”他倚着树根,随意翻了个身。

  这就算是回应了。

  朱天舒点了点头,也不多言,拍了拍何氏壁的肩膀,“走吧。”

  何氏壁用灵气丝线将大白鹅绑的紧紧的,可以说是跟包粽子一样密不透风,虽然大白鹅现在只剩下一半不到的残躯,但血倒是止住了,看上去就像是悬停在空中。

  “这些灵气就不要收回了。”朱天舒告诫了他一声,以免出现跟方文清一样的情况。

  何氏壁点了点头,“这种东西,我想要造多少就有多少。”

  “这是你的神通?”朱天舒疑惑道。

  他只知道面前这家伙应该很强,实力至少位于神通境,却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神通是什么。

  只是随口问问,却没想到何氏壁显得十分积极。

  “我知道你一直很好奇我的神通,但是天生的傲娇让你无法开口。不过既然你这么迫切的想要知道,那我就出于兄弟情义告诉你,毕竟这可是我压箱底的本事。”何氏壁喋喋不休。

  确实,对于一个修士来说,神通是最重要的本领。

  从筑基到觉慧,除了体内可吸收控制的灵气暴涨之外,也意味着更加接近神通境,觉醒特异神通。

  觉醒神通的修士,往往也开始有了名号,只要不是太鸡肋的神通,都能在世俗中闯出一番名堂。

  如果神通潜力巨大,还有可能被大宗门看中,从此一飞冲天。

  而同样,灵兽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也会觉醒神通。

  像青狼的神通,就是拿来逃命,残虎的神通,可以进入阴影里。

  至于修士,就不得不提到高升父子,高升的神通是将四肢化作利器,而高升的父亲则是类似橡皮人的神通。

  在不知道对方神通的情况下,如果拥有残虎类似的神通,胜算将大大增加,这也是很多修为高深的人,从来不显于人前,反而没有名气的原因。

  还有专门收集这些信息的机构,以此博取高额利润。

  “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毕竟随意窥探别人的隐私也不好。”朱天舒补充道。

  “唉,你别这样嘛,这么说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何氏壁顿时急眼了,“我跟你说,我的神通其实挺强的,像你看到的这些灵气丝线,它的硬度可以达到精钢,却又比鹅毛还要柔软。”

  朱天舒表面上只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实则已经很是惊异了。

  要知道,他的这些灵气丝线几乎是透明的,随时可以收回也随时可以施放,便是修士,不集中注意力根本看不见。

  这就意味着,只要你放松警惕,他就可以随时取走你的性命。

  不过如果高出了一个大境界,来到真元境,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真元境对灵气类技能的触感已经达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境地,但凡身体周围百丈范围之内,有异常灵气出现,都能以最快的神经做出反应。

  所以暗杀真元境的修士,是很难做到的。

  “对了,你的神通是什么,我跟你说了,作为交换,你可不准藏私。”

  朱天舒顿时头疼,原来这家伙这么积极,是因为想着这一茬。

  他思忖了半晌,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我没有神通。”朱天舒老实巴交的说道,“你别不信,我可能并没有达到神通境。”

  “不可能。”何氏壁一口否定,“我能够确切感受到,你体内的灵气波动,至少远超一般的神通境修士。”

  “我确实没有神通。”朱天舒摊手作无奈状,“如果我以后有了,第一个告诉你,怎么样?”

  他估计自己因为黑白一气珠的原因,表现出了连自己都无法估量的实力,但这并不是真正属于他的,只能为他所用。

  这还仅仅是说当前的情况,如果黑气彻底掌控黑白一气珠,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他也无法预料,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那好吧。”何氏壁有些失落,不过既然朱天舒不想说,他也不会追根究底。

  “到了。”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回到了住处。

  大门轻轻一推就开了,时间还早,室内通明,朱天舒将门轻掩上。

  “你打开一条缝,漏出点血出来,剩下的,先放在一旁吧。”

  “好。”

  何氏壁按照他说的照做,朱天舒取来一条干燥的白色擦布,放到采光良好的地方。

  “你把血滴到擦巾上。”

  灵气丝线展开了一条细密的缝,点点猩红早已堆积在底部,现在放开了一个口子,自然就然就流了出来。

  滴了足有十滴,鲜红的血液被擦布吸收得干干净净,一点异象也没有发生。

  朱天舒蹙起了眉头,他本以为按照这种方式,能够将血液中比较明显的生物筛选出来,没想到竟然没有半点作用。

  难道白鹅身体内的血虫,只是偶然?并非每只都有?

  他摇了摇头,觉得这种想法不够具有说服力,闭上眼睛,追溯着之前所有看到血虫的场景,陷入了沉思之中。

  何氏壁看那鲜血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断挥发,血迹都有些干涸了,不由得问道,“要不要再滴几滴?”

  朱天舒没有应答。

  那白色的擦布在浸润鹅血的地方透露出一股极致的殷红,即便全身贯注去观察,也看不到那些血液中到底存不存在所想的那种生物。

  在缺乏现代设备的条件下,验证的工作变得极为困难。

  而这一点,又无比重要。

  他们需要追根溯源,如果找不到问题的根本,那么想要解救那些感染者,无异于痴人说梦。

  良久之后。

  朱天舒睁开眼来,眼睛中散发耀眼的光。

  “我有办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