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5 似乎已回天乏术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93 2019.12.29 08:30

  “只是脖子被割破了点皮,伤口不深,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女人被大夫包扎好,道了声谢。

  “没有发现罪犯的痕迹。”郭捕快此时也赶到了衙门,推开门,气喘吁吁道。

  那条窄巷附近皆是未开门的商铺,他先绕着整条街细细勘察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凶器,又守着等各家商铺开门,挨个问询,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先喝口水吧。”邢捕头给他递了杯茶,也给女人递了一杯。

  “你叫什么名字?”

  “谢谢,我叫刘青,西街包子铺刘广义是我爹。”

  “刘广义?你家的包子确实挺好吃的。”邢捕头称赞了句,观察到她握着茶杯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安慰道,“不用害怕,在县衙里,没有人能伤害你。”

  “跟我们讲一讲刚才发生了什么吧,我们是循着你的呼救声去的。”郭捕快问道。

  刘青穿着一身素青色的衣服,模样干净,看上去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清纯而质朴。

  她点了点头道,“店里的面粉只够做三笼包子,我爹着急,就叫我去买面粉。穿过巷子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站在哪那里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那男人你认识吗?”刑捕头问道,“或者说,你记不记得他的样子?”

  “我当时也没有用心去看,只是想着一大早街上没什么人,有些不安全,就准备退出巷子,换条路绕过去。”

  “你做的没错。”郭捕快鼓励道。

  现在这个时期,打起精神有所提防,是正确的。

  “然后我只觉得一阵风吹过,眼前一阵恍惚,脖子就开始流血了。”刘青有些害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人男人干的,只是觉得有些诡异,再加上四下无人,心中害怕,就呼救了。”

  邢捕头听得只觉玄乎,他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郭捕快,偏过头笑道,“放心吧,你现在身体健康得很,涂抹上膏药,很快疤痕就会消失了。”

  “我已经派人通知了刘广义,他马上就会赶来把你接回去,你先休息吧。”

  “好的,谢谢官大人。”刘青眼眶发红,有些感动。

  邢捕头起身,跟郭捕快打了个手势,两人会意走到门外。

  看了一眼屋内好奇打量周围事物的刘青,邢捕头心中那股不妙的感觉愈发真实。

  他脸色不太好看,“小郭,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也有些摸不着头绪,只是从被害者的陈词,听上去凶手并没有杀人的动机。”郭捕快眉头紧蹙。

  “难道是恶作剧?”

  邢捕头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现在刑法严苛,堪称冷酷,谁会冒着坐牢的风险只是为了开个小小的玩笑?

  而且被害人都受伤了。

  “大夫怎么说?”郭捕快问道。

  “说是被利器所伤,伤口较浅,只是流了些血,包扎一下,吃些补血的东西过几天就没事了。”

  “我没有发现利器,那应该是凶手带走了。”郭捕快绞尽脑汁,但明显他做不到如朱天舒那般窥一斑而知全豹,零零散散的有限信息,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这件事要不要上报上去?”他询问道。

  “还是不要吧。”邢捕头面露难色。

  “现在所有人都被剥皮案弄得焦头烂额,谁还有心思去管这种案件。再者说,被害者只是受到了惊吓,回去调养一番就没事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难道你还想被勾大人训斥?”邢捕头宽慰道,“这件事暂且搁下吧,以剥皮案为主。”

  郭捕快醒事,知道事分轻重缓急,但他总觉得这件案子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暗暗下了决定,等下次见到朱大人的时候,一定要将这件事跟他说。

  而此时的朱大人,在平江县大理寺的牢狱里,可谓是受尽了人间疾苦。

  他发现这老头身上真是半点优点都没有。

  除了睡觉的时候喜欢边打呼噜边放屁之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搓身上的泥丸,然后等凝结成固体,玩弹珠。

  这些对他顶多也是造成点视觉和听觉上的污染,让他受不了的是,在有人的情况下,他完全做不到和老头那样当着别人的面方便。

  为了解决生理上的问题,他只能利用黑白一气珠,将身体里代谢产生的废物,通过蒸发和毛孔排出的方式,完成新陈代谢。

  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他身上始终萦绕着一股跌入茅坑的恶臭。

  好在他屏蔽了自己的感官,但因为自己一直清楚这点,导致他开始被迫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这对于一个优秀的人,简直是地狱般的折磨。

  “小家伙,你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老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笑道。

  朱天舒不予理会,他喉咙有些发干。

  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有饥饿感,凡人真是可怜啊。

  那些小说里说的修炼达到一定境界,可以辟谷,绝对是骗人的,这违反了能量守恒。

  他有些羡慕活在小说世界里的那些主角,个个光鲜亮丽,不是什么掌门大师兄,就是侯爵之子,非富即贵。

  不过,他也清楚,那些都是臆想出来的,真正的生活截然相反,它不断挑战你的底线,直到你没有下限。

  “诶,我发现了一只又肥又嫩的大蟑螂。”老头用手指钳起一只肥硕足有大拇指粗细的蟑螂,炫耀似的朝着朱天舒晃了晃,“要不要来一口,我跟你说,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抓到一只就是过节,两只就是过年。我看你看得顺眼,才让你咬一小口,你可不要不领情啊。”

  “你吃吧,看你瘦得皮包骨头,多补一补总是没错的。”朱天舒干笑道。

  笑话,我就是饿死,也绝不会吃这种恶心的东西!

  “唉,别这样嘛,好东西要分享才有意思。”老头嘿嘿一笑,将活蹦乱跳的蟑螂从中间撇成两半,内脏溅了一手,他还有些可惜的舔了一舔。

  唆得干干净净,砸吧砸吧嘴,这才弓着身子,四下张望似乎时确定没有人发现,将半只蟑螂揣进了破了好几个洞的荷包里,递给了朱天舒半只。

  “快点,热乎的。”

  他的眼神无比期待,好像是做了一桌子美味,等待客人品尝褒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