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 见猎心喜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54 2019.12.17 15:29

  “你说什么?你竟然说我丑陋?”东方沁平生从来没有受过这般侮辱。

  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鹅蛋脸,丹凤眼,身材苗条,前凸后翘,跟苏忆雪比确实稍逊一筹,但便是这样,你也不该说我丑陋。

  这种词,跟我能粘的上一点边吗?

  要不是因为说话的男人长得实在英俊,她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不用在意,甄庆楼这么多女人,你能排的上第二,后面比你差的还有一大堆呢。”朱天舒适时补了一刀。

  “你到底是向着哪一边的?”东方沁刚刚美好一点的心情瞬间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肯定是向着你的啊,这家伙我都不认识,而且还是男的,你不会怀疑我的性取向吧?”

  “这还差不多。”东方沁撇了撇嘴,“坐了这么久,你可以走了。”

  “屁股长在我身上,哪里舒服我就坐哪里。”英俊男子似笑非笑,“你确定不跟我做朋友?跟我做朋友可是有很多好处的。”

  “能有什么好处?而且我这个人交朋友从不看利益,只看心情,你这种送上门的最是廉价。”

  “廉价么?”英俊男子笑道,“如果我说,我就是剥皮案的真凶,你觉得廉不廉价?”

  空气陡然安静了下来。

  朱天舒脸上笑容悉数收敛,“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朱大人。”

  男子把玩着手中的酒盏,神情玩味地打量着朱天舒。

  他看上去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吐露出来的信息而感到惊慌,反而镇定非常。

  “你很傲慢。”朱天舒开口道,“这种血腥残忍的事情,对于一个傲慢的人来说,绝对是不屑于做的。”

  “但你似乎知道很多深层次的东西。”朱天舒露出笑容,“如果是这样,我现在有兴趣,跟你做朋友了。”

  “你们两在说什么?”东方沁完全摸不着头脑。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何氏壁。”何氏壁伸出手来。

  朱天舒一愣,也伸出手握了握。

  没想到还有人知道这种现代化的礼节,有趣。

  “那我可就开吃了。”何氏壁目光狡黠,刚刚还言深浅交,现在就熟络的不用招呼,开始享用朋友的美食了。

  朱天舒早就做好了准备,这家伙从头到尾视线余光都没有离开过食盒,显然,相较于自己的王霸之气,真正吸引他的是盒子里的东西。

  他只轻轻一提,食盒就远离了他的视线。

  “等等,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何氏壁一脸认真。

  “这种东西,我随意就能做得出来。”朱天舒随口道,“今天有点特殊,我是过来拜访我的一位朋友的,这里面的东西只能给她吃。”

  “男的还是女的?”东方沁蹙了蹙眉,“你刚刚说了要给我吃一口的。”

  “现在不用了,既然要吃,肯定要让你们吃个痛快,这样吧,改天我做东,请大家吃一顿,顺便认识一下,如何?”朱天舒拍了拍胸口,打着包票。

  “我不觉得你还能弄出来这种好东西。”何氏壁露出贪婪地笑容,“当然,如果你能够做到,我绝对会将你放置在我的好友排行榜第一位。”

  “那你就瞧好吧。”朱天舒笑道。

  “既然咱们是朋友,那我也就不用遮遮掩掩了,柳大人,下来一趟吧,家属看望!”

  他一声大喝,将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里,自己却丝毫不在意。

  既然潜在的威胁已经解决了,那柳如之的使命也完成了,再呆在甄庆楼就没什么必要了。

  一个穿着朴素的侍女从二楼慢慢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正是苏忆雪。

  众人眼睛都看直了,没想到贾帅带着传说中的修士都没搞定,灰溜溜落荒而逃,朱天舒只是说了一声,苏忆雪就出现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如之此刻也是提高了警惕,她一眼便注意到了朱天舒对面坐着的那位男子,从他身上的气息判断,刚刚正是他窥视自己。

  苏忆雪站在柳如之身后,静静打量着朱天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还把苏小姐给带下来了,我没钱,请不起。”

  “没事,不要钱的。”苏忆雪弱弱说了一声,又把头缩了回去。

  显然,她有些惧怕朱天舒对面坐着的那个人。

  “何兄,我多问一句,这苏小姐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要趴人家的窗户呢?”

  “见猎心喜而已,朱兄如果喜欢,送你便是了。”何氏壁满不在乎道。

  这话说出来,朱天舒反而眉头一皱。

  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不过我确实有事情要询问苏小姐,这样吧,既然苏小姐跟柳姑娘这么熟悉,就去我那借住几天,毕竟,这地方太过嘈杂,不适合静养。”

  “好的,我没意见。”柳如之难得同意了朱天舒的想法。

  周先生并未说话,没有表示赞成,也没有表示反对。

  朱天舒很清楚,虽然甄庆楼的管事是周先生,但真正能够决定苏忆雪去留的,还是何氏壁。

  “我没有什么意见,你喜欢就好。”何氏壁也是和和气气的,转身离开了。

  一张只能坐四个人的小桌子,现在已经坐了五个人。

  看客实在是艳羡不已,朱天舒当真是运气好到极点,他坐在朝北的方向,东南西三个方向分别是东方沁、柳如之和苏忆雪。

  美人在侧,吃什么不香?

  桌子的正中央,摆放了一个食盒。

  “这是你做的?”柳如之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要看出他是否会有下毒的倾向。

  “当然,说点高兴的事,我今天不仅认识了一个朋友,还收了一个小弟,等你回去你就知道了。”

  柳如之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局面显然大变,当官查案的跟凶犯称兄道弟,这还是头一遭。

  不过好在凶犯似乎已经被控制住,不过对于苏忆雪的安全是否得到保障,她还是十分的质疑。

  那个何氏壁,实力实在太过恐怖,三个应天宗的修士在他面前没有讨好丝毫便宜,反而灰溜溜的逃走了,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这意味着她完全没有保护苏忆雪的能力,即便将苏忆雪带到大理寺,何氏壁若是想要取她的性命,依旧谁也拦不住。

  这是纯粹的实力碾压。

  不过她更好奇的是,朱天舒到底是带来了什么,让何氏壁如此失态,竟然能够放下身份,跟一个小小大理寺分辖管事,如此亲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