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尸堆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24 2019.12.21 12:00

  大理寺后房的房间还是蛮多的,如果要住满的话,至少需要五十个人。

  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大理寺里运,朱天舒终于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

  “你们只是借住几天,又不是搬家,到时候案子解决了,是要搬走的。”朱天舒提醒道。

  “轻点,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知道心疼啊!”东方沁指挥着,“那个是大件,里面装的是花瓶,你们几个一起来帮忙。”

  东方沁完全无视了他。

  “我的东西都带来了没?”苏忆雪看向忙里忙外的侍女,摇了摇头,对着朱天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麻烦你了,能帮我把衣服送到房间里去吗?”

  “没问题!”朱天舒应声,却被柳如之狠狠地打了一下手。

  “你个男人,瞎凑什么热闹!”

  朱天舒:“......”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蒙蒙亮,大理寺的门前便站了一个人。

  朱天舒最为警觉,还未等他敲门,就起床打开了门。

  一见是郭捕快,他立时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事?”

  郭捕快搓着手,表现得很是慌乱,脸上还有些惊恐未定的表情,朱天舒顿觉不妙。

  “朱大人赶紧跟我来吧,出大事了。”

  他说完便快步走在前面,朱天舒轻掩上门,就见柳如之走上前来。

  “把门带上。”

  三人一前一后,脚步很是轻快,不多时,就来到了菜市场。

  这个点的菜市场并没有什么人,摊位都没摆起来,静悄悄的偶有鸡鸣之声。

  郭捕快越走越急,穿过肉市,继续走了两公里,等到只剩一片空地时,这才看到有个漆黑的宛若水下旋涡的巨大土坑。

  他来到土坑前,脚步顿住,一脸惨然。

  朱天舒看向土坑内,呼吸都顿住了。

  他的脸上萦绕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以及悲伤。

  十三具无皮尸体堆成了小山丘,被一根细长的铁丝串成了串,像是挤破内脏的小鱼,胡乱叠在一起,他们双手拥抱着彼此,眼眶里空洞洞的,没有眼珠。

  “谁发现的?”朱天舒的声音有些嘶哑。

  “我早上出勤的时候发现的,从远处看到有不少秃鹫飞落,我就往这里看了看。”

  郭捕快深深吸了口气,想要恢复平和的心境,他继续道,“这里平时堆放的都是肉市屠夫屠宰后不要的动物内脏和皮毛,不过都会定时清理,不然会发臭,影响县民生活。”

  “柳大人,小心!”

  郭捕快惊呼一声,柳如之竟丝毫不在意里面的蛆虫和飞蝇,直接跳了下去。

  她站立在尸堆旁,尸堆的高度与她等身,她的脚仿佛踩在沼泽里,陷入发臭的血污中,柔软而粘稠。

  “死了有两天了,里面有孩子。”

  两句简短的话语,仿佛铁锤敲击朱天舒的心脏。

  凶手冷酷且残忍,他第一次杀了一个人,现在却杀了一群人。

  这种数量上的飞跃,让他对于凶手有了全新的认识。

  纵身一跃,朱天舒也跳了下来。

  柳如之这才意识到,朱天舒的轻功丝毫不必她差,甚至还犹有过之。

  他的脚落在粘着力极强的血池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凶手不是一个人。”他围着尸堆转了一圈,蓦然开口。

  郭捕快心头一跳,“难道剥皮案的凶手有一群?”

  他无法想象,如果是一群剥皮的刽子手,那么下一场惨案又将是何等让人惊骇。

  “没错,从之前发生剥皮案的白骨上我们看不到什么,但是端详了那么久的柳大人应该知道,那具尸体通过拼凑而成的血肉,应该是平整的。”

  “什么意思?”柳如之有些不解。

  “我的意思是,在我们看到的第一个被害人的身上,凶手操作的手法应该很熟练。至少皮与肉之间没有丝毫黏着,肉本身是紧致连接的,只是没有了皮肤覆盖而已。”朱天舒指向里面的一具尸体,“这个人处在尸堆的中心,身上的肉却缺失了好几块,显然,杀害这个人的凶犯操作很不熟练,不,应该是生疏。”

  “这具尸体也是,那具尸体也是。”他的专注度是惊人的,竟然能够透过这么恐怖的场面,看到其中细微的内容。

  “唯独这一具,也就是最上面的那具尸体,在我看来,他是完整的。”

  郭捕头定睛看去,摇了摇头,“这具尸体已经被秃鹫啃过了,千疮百孔,你的说法并没有说服力。”

  “你应该思考一下,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秃鹫这种生物,除非是有人特地做给你看的。”

  朱天舒的话仿佛一瓢冷水浇在了郭捕快心头,他确实没有意识到,秃鹫这种生活在西北部高山的生物,为何会出现在平江县这种县城中,这本身就极不合理。

  “他在表演。”朱天舒轻轻舒了口气,强行按捺住内心的躁动,“他在教别人如何剥皮,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光用到了水银,还用上了刀子。”

  “不可能!”柳如之打断他的话,“他们不可能用上刀子,这样剥出来的皮不可能是完整的。”

  朱天舒没有说话,他轻轻拉动那细长的铁丝,斑斑血迹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上。

  因为铁丝的动静,整个尸堆都显得不安分,晨曦还未来临,昏暗的天空下,这些尸体仿佛都活了过来。

  他们在挣扎,在哭喊,在逃跑。

  但这些牵动的铁丝穿透了他们的身体,每有一个人乱动,所有人的人都会痛苦。

  他们变成了一个整体,变成了一具身体上的某个器官,一旦一个器官出了问题,整个身体都会感受到同样的苦楚。

  时间悄然流逝,似乎没有人能够反驳柳如之的疑问。

  郭捕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脑子如同一团浆糊,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带着百姓们逃离这个地方。

  但凶手未除,整个平江县都陷入了一张大网之中,没有人能够逃脱得了凶手的猎杀。

  当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朝阳划破天空,涌出无尽的光辉。

  死寂被打破了。

  “他们为什么需要完整的皮?”

  朱天舒看向柳如之,缓缓开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