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3 为官者为国为民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87 2020.01.11 17:30

  “如此一来,那马友东就是罪魁祸首了。”何氏壁轻声道。

  这些大白鹅都是他养出来的,鹅血里面寄居着这些血虫,还要出售给民安县的商贩,如此行为,可以说的上是死罪了。

  “不要着急下定论”,朱天舒抬起头来,往那滴快要干涸的血液再次滴了一滴血液,让它有更加充足的成长环境。

  “你也挤两滴鲜血出来。”

  “不要吧,你刚刚不是试验过吗,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何氏壁倒不是怕疼,而是不想看到自己的鲜血里出现刚刚那一幕,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快点,难道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朱天舒眸子里散发出阴冷的光,他的话,不容拒绝。

  何氏壁无奈摇了摇头,“摊上你这个兄弟,我算是栽了。”

  面对已经魔怔的朱天舒,他实在无法拒绝。

  硬生生从白皙的食指挤出一滴鲜血,“滴在哪里?”

  “滴在离我血液一指宽的位置。”朱天舒心头涌动着狂热,“另外,从鹅毛里取出一滴水珠,同样是一指宽的位置。”

  “不要用这样一幅表情看着我,等到事情结束之后,我可以做一顿你喜欢吃的饭菜。”朱天舒允诺道。

  何氏壁这才露出高兴的笑容,“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咱们俩谁跟谁啊,瞧好了。”

  他精神大振,按照朱天舒的要求,滴下水珠的点,正好是刚刚结痂鹅血的上方,四个点组成了一个正方形。

  “不过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为了验证一些更加深层次的东西。”

  朱天舒的话勾起了他的兴趣。

  这次发生的变化,可谓是一目了然。

  产生的变化较之刚才,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

  几乎是在滴下水珠的瞬间,还未待擦布吸收干净,那滴水珠就像是被烧开般,立刻就沸腾了。

  无数跳动的细小血虫仿佛鲤鱼跳龙门一般,出乎意料的没有选择较近的何氏壁的血液,而是盯上了那初生幼虫活跃的温床。

  它们前赴后继,死亡量更多,但这水珠里面的血虫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显然不是鹅血能够比拟。

  约莫半刻,一条更加明显、殷红的血腥长线出现在了正方形的对角,直通温床所在。

  同样的一幕发生了,在涌入那滴血液之后,它们贪婪的吮吸着来之不易的果实,不断充实壮大自身。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说话的是何氏壁。

  看到这一幕,他的心里算不上高兴,情绪很是复杂。

  “那马友东也不知道这池子里的古怪。毕竟这些大白鹅是在喝了池子里的水之后,才成了一个个感染源。”

  “你说得对。”朱天舒点了点头,“但试验的结果暴露出的信息远远不止这些。”

  他分析道,“首先,这些血虫本身是惧怕阳光的,它们在阳光底下,就会沉寂下去。”

  “而它们的身体但凡受到挫伤,就会产生并释放带有感染性的气体,只是这种气体没有之前他们本身危险。”

  “其次,仅仅是取了池子里的一滴水,血虫含量就那么高,那么这整个池子中的血虫,数目可以说是相当骇人了。那只怪物在池子里生活了那么久,肯定有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再者,动物的血液对于这些血虫而言,并没有促进成长的作用,目前只发现人类的血液对它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最后,你的血液没有我的血液甘美,你看,它们在吃完了我的血液之后,才注意到你滴落的血珠。”

  他凝眼看去,果不其然,正如朱天舒所言。

  一条血红色的长线又产生了。

  血色长线组成了一个正方形的两条邻边,和以领边交点延长的对角线。

  “没想到只是这样一个粗陋的试验,你能看到这么多,这一点我的确不如你。不过对于最后一点,我并不觉得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只能说相对而言,你的处境更加危险。”何氏壁有些担忧,“毕竟被这玩意儿惦记上,并不是件好事。”

  “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也不是件坏事。”朱天舒继续道,“至少,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而现在,我觉得我们可以下水一探究竟了。”

  听到朱天舒的话,何氏壁赶忙摇了摇头,“不行,要是下去,还不被它们啃个干净?”

  “放心,我下去便可,你只需要在岸边等我就行。”

  朱天舒丝毫不觉得这里面有多大的危险,他可是龙宫的女婿,对于水的掌控,除了那些土生土长的龙族后裔,人类中没有谁比他更加熟悉。

  而且有黑白一气珠在,他就算是遇上了真正的危险,也必定能全身而退。

  “我觉得不行。”何氏壁依旧不放心,“我们没有必要非要下水,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只要我们继续查探,就一定能够找到线索的。”

  朱天舒脸上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刚刚那些血虫的活动你也看到了,它们在人体内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如果不加以控制,整个民安县都会沦为一个死城。”

  “当然,这还是保守估计,真正发展下去,整个大夏帝国,甚至整个大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它们的身影。”

  “为此,唯有我们不断前行,才能为活着的人找到一线生机。”

  他的眼神十分坚定,让何氏壁都没有反驳的理由。

  毕竟朱天舒还是大理寺的官员,解决潜在的危险是他的责任,他无权干涉朱天舒的工作,也无法主导他的想法。

  而且,他说了他有很大把握,不会死。

  至于朱天舒为什么会这么自信,其实除了龙宫女婿的身份,直觉占了绝大部分。

  “我跟你一起下去。”思忖了半晌,何氏壁开口道。

  “没有必要。”朱天舒一口否决,“如果我真的陷入困境,还需要你来传递消息出去,否则我们迄今为止所有的努力岂不是付诸流水?”

  他接着安慰道,“你放心吧,在完成那顿饭的约定之前,我绝不会出事。”

  他再三允诺,何氏壁终究是拗不过,只能无奈点了点头。

  “我这辈子见过几个比你聪明的人,但论执拗,你绝对排的上第一。”何氏壁有些气结,“这件事搞定之后,你一定要跟我喝酒,喝个不醉不归。”

  “我虽然已经决定戒了,但如果是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朱天舒难得发自内心地笑了笑,“天色不早了,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去探探这池子里到底有何玄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