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2 大限将至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90 2020.01.16 08:30

  “希望你真的能明白吧。”何氏壁摇头叹息。

  他显然做不到那样绝情,不过这件事确实是吕轻侯做错了。

  医馆里充斥着一股药物的味道,幽闭的环境让人的心情也跟着一起沉重起来。

  他走进唯一一个打开了房门的隔间内,正好看到朱天舒给刘青喂食丹药。

  见效很快,她的身体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气色也变得好了许多。

  方文清也吃了一颗,现在身体也在恢复中。

  不过这种方式只是饮鸩止渴,只是变相转移了血虫的注意力,更像是在人体内养蛊。

  刘青前后已经吃了两颗蕴含百年修为的丹药,如果她的病情真的无法遏制,那么到时候,她必定会成为让人头疼的存在。

  但现在,也只有这种办法,能为他们暂时续命了。

  “谢谢你。”方文清露出感激之色,“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我们恐怕活不到现在。”

  朱天舒看着她清瘦的身影,脑海里回荡着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在自己请求与诸位将士一同赴死的时候,是她要求自己活下来。

  能够在大局面前,舍弃自己的丈夫,参与最终决议,这种胆魄和气量,当真是让人尊敬。

  “能为韩夫人做事,我义不容辞。”

  方文清听到这话,顿时呆住了。

  她眼睛里略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一边治疗着小萝莉身上的伤口,一边则按捺住自己波澜起伏的心境,不让自己失态。

  “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夫人知大义,明事理,悬壶济世,心系天下苍生。”朱天舒感慨道,“就算想要默默付出直到死去,也总有一天会被人知道的。”

  “我只不过是挽回自己的过错,所做的一切算得了什么?”方文清神色哀伤,“现在感染者之中死去的便有一千之数,更有数千人惶惶度日,计算着自己的死亡,濒临绝望,这都是我带来的苦难。”

  “相比之下,我救助的那些病患,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朱天舒能看出来她十分自责,但即便是这样,她也并没有做错什么。

  如果不是有人带走了韩战将军,方文清依旧是洛水县的神医,真正要为这一切负责的另有其人。

  “方大夫,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还有什么新的发现吗?”朱天舒不想就这个事情继续聊下去,那只能加重方文清的负担。

  就连称呼也变了,话题一转,众人又将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了血虫事件上。

  确实,纠结于过去已经没有意义,现在要做的当务之急,是救助那些感染者。

  方文清露出思索之色,沉声道,“血虫已经成为活体,我也无法在人体内扼杀它们,贸然施展援救之术,反而适得其反。”

  显然,她已经在自己身上试验过。

  不过因为她体内有不弱的灵气波动,要比寻常人更能坚持,不陷入昏睡状态。

  “不过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只是现在我处于封锁区域,无法行动。”她开口道。

  “什么事?”朱天舒提起了兴趣。

  能让方文清觉得在意的事情,很可能对于案情的进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就在几天前,吴志主动找上了我,请我救治他的孩子。”

  “吴志?”朱天舒皱了皱眉头,这家伙能够主动上门请求方文清的援助,看来不是小事。

  “我在他孩子体内发现了血虫的踪迹,如实跟他说明。”

  “他肯定气急败坏,说你满口胡言。”

  方文清抬起头来,有些讶异,“你怎么猜到的?”

  朱天舒难掩戏谑之色,“他若是不这么说,传播出去,那些感染者岂不是要翻天?”

  方文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

  “不过后来,我听人说,吴志的孩子病好了,活蹦乱跳的,一点也没有被感染的迹象。”

  她这话一出,便是何氏壁,也是脸色微变。

  这家伙,有能够救治的手段!

  偏偏还要将这些感染者一网打尽,到底是何居心?

  朱天舒脸色阴沉似水,他动了杀心。

  为人父母官,岂能如此?

  难道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命?

  他心情波动非常,好在黑白一气珠白色雾气适时散发出来,驱散了他那躁动的情绪。

  “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暂时能够发现的也就这么多。”方文清摇了摇头,“对了,这几天刘青一直在做梦,她嘴里总是喊着救命,但怎么叫也叫不醒。”

  “而她的身体也在这种状态下越来越虚弱,醒来的次数也变得更少了。”

  朱天舒点了点头。

  在平江县的时候,刘青是被人袭击才被感染,之前她也有提过自己经常性的做梦,而且是连续不断的梦境。

  看来这梦并不是什么好梦,不过也难怪,身体状况这么糟糕,如何能够做得了美梦?

  他没有进入别人梦境的手段,只能暂时将问题归结于身体状况和强烈的心理暗示,毕竟当人濒临绝望的时候,梦见的肯定是些不好的东西。

  “现在那些感染者有没有一些特别的表现?”

  他总觉得这些血虫不会只有完全的副作用,否则背后的施为者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扩散疫情,毕竟如果到了他无法掌控的地步,也会反噬己身。

  方文清想了一会,补充道,“我看到过那些感染者跟手持兵戈的官兵战斗的场景,他们生命力很顽强,只要不是被砍到头,伤口都能快速愈合,并且实力也会数倍提升。”

  就在不久之前,有一位孱弱的妇人,硬是跟数十名官兵战在了一起,还拼杀了其中一个。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听到这话,朱天舒顿时心头一跳。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件事情就有缘可溯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血虫确实是害,但对于修为高深的修士来说,反而是救命良药。

  他们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便再难存进,只能等待大限将至,失去生机而死。

  但血虫反而会就这一点,发挥作用。

  他们在吸收能量之后,会开始成长,同样给予腐朽的身体新鲜的活力,这就等同于二次生命,只要不断地突破大限,那么就意味着生命不再有桎梏。

  也就是修士们梦寐以求的,长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