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3 被判定为不可敌的存在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39 2020.01.21 17:30

  “他便是韩战?”吕轻侯缩了缩脖子,没有想到闻名遐迩的大将军韩战竟然是这样一幅苍白、无神的样子。

  “他的长戟之中似乎存在一些特别的东西,每一次触碰我的心跳就会加速。”何氏壁提醒道。

  朱天舒点了点头,“恐怕是那些血虫对于血液有一定的控制效果,如果不能短时间内解决他,我们三个人估计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

  “别开玩笑了,我现在抵挡都费劲,还能解决他?”何氏壁怨声载道,“我能不能中途退出,你们两个帮我抗一下?”

  “那样只会死得更快。”朱天舒瞥了他一眼,“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你们等下看到不要慌张,若是场面控制不住,得赶紧逃跑。”

  “不行!”何氏壁断然拒绝,“你这肯定是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方法,我何氏壁虽然为人放荡不羁,但最基本的原则还是遵守,如果就这样让你送死,那么我下半辈子将永远活在愧疚之中。”

  “下半辈子?”朱天舒笑道,“那你把每一天都当成上半辈子吧,我意已决,不必再言。”

  他一声厉喝,算是无视了何氏壁的意见,完全按照自己的性子来。

  “你们两个接下来不要参与我与他的战斗之中,感受到危险气息就赶紧逃跑。”他再三叮嘱道。

  何氏壁和吕轻侯不置可否,朱天舒跟他们说了是一回事,遵不遵循又是另外一回事。

  话音刚落,朱天舒身上气息瞬间爆炸开来,一股强横至极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无一人不心惊,无一人不胆寒。

  在这股气息面前,众人就像是漂泊无依的苇草,毫无抵抗之力。

  就连一直静默处之的困厄如来,此刻也是一脸大惊之色,看向朱天舒。

  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大理寺管事,体内竟然蕴含着这么恐怖的力量!

  而在场,唯一不为所动的,只有韩战将军。

  他一脸冷峻之色,看向朱天舒,眸子里的杀意凝成实质,“杀...杀...杀光他们...”

  手持公允剑,朱天舒的眸子里乃是一片瓷白之色,

  之前,他查明了锁燕村的鹅肉中毒事件,正气昭然,如今运用自然是得心应手。

  与韩战相比,他就是一张没有任何色彩的白纸,坠入了天地间一片血色之中。

  两者兵锋交接,炽烈的电芒在白天亦散发着灼人眼球的危险,两人你来我往,瞬息之间已经交锋数十次,整个天地似乎只剩下了这一张旷世之战。

  “这家伙有所藏拙啊,之前说自己神通境,还没有神通,现在看来,真元境已然大成。”何氏壁赞叹道。

  他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朱天舒不让他们插手了,这种级别的战斗,有什么可插手的,乱插手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不,你不能这么说。我觉得朱兄是慎重,他表面上只让你看到了实力的一层,你以为是第三层,实际上是第五层。”

  “这种出乎意料的实力差距,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吕轻侯一幅小迷弟的样子,只觉得朱天舒举手投足之间的气势都可以学上好几十年。

  何氏壁仔细分析着吕轻侯的话,虽然他对吕轻侯还有些偏见,但不可否认,他说的这些话不无道理。

  扮猪吃老虎的事情还是得玩出点花样啊。

  他心里感慨一声,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这场战斗上。

  不得不说,两人的战斗经验都极为丰富,朱天舒师从龙宫黑龙将军,无论是水上还是水下,都可以游刃有余,而韩战上阵杀敌无数,最清楚如何才能取下敌人的性命。

  两人礼尚往来之间,身上难免会都出一些伤口。

  也就在这时,何氏壁气息极不稳定,双目赤红,就要冲上前去,跟韩战拼个你死我活!

  两人身上落下的伤口,全然不一,朱天舒皮肤划破,流出鲜红的血液,而韩战身上则快速蠕动着血虫。

  意料之中血虫缝补伤口的现象并未出现,而是那些血虫竟跟不要命一般,顺着那个细小的伤口钻入朱天舒体内。

  只是朱天舒脸上并没有半点错愕之色,显然,这一幕是他想要的。

  早在老者房间里,他和何氏壁就进行过实验验证,血虫对于他的血液比何氏壁要疯狂的多。

  这一点被他记在了心里,虽然没有经过诸多实验论证他的猜想,但他觉得这个时候绝对有必要一试。

  困厄如来脸上露出微笑,看着朱天舒体内钻入的血虫越来越多,身上的黑气也越来越浓重,不忧反喜。

  这种情况在他身上便发生过,不过手段要柔和许多,他将吴志子嗣的手掌割破,与自己手掌的开口位置重合,不多时,便将他体内的血虫全数吸取。

  在他自己的认定中,实力越强的人,对于血虫越具有吸引力。

  韩战身上的血虫以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快速往朱天舒体内涌动着,不多时,他的身体竟然开始干瘪下去,整个人倒在地上,仿佛瘦了一大圈。

  不过,并没有死。

  朱天舒察觉到这点,心情稍微放松了些,顿时就察觉到了自己的糟糕情况。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黑白一气珠出现黑气一边倒的迹象,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逐渐消失,一股让人彻体发寒的杀意,就这么轰荡而出。

  困厄如来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朱天舒竟然会有这般变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愈发邪恶,而且极度嗜杀。

  “要不我们俩做个交易,你放弃解救洛水县的百姓,我把你的这两个朋友给放了?”困厄如来嘴角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

  结果如他所料,朱天舒完全没有理会,身上浓郁的气息只是一闪,一个仿佛能轰碎空间的黑洞洞拳头眨眼即至。

  那些成为他护体屏障的高僧像是鸡蛋碰上了石头,瞬间土崩瓦解,溃散开来。

  困厄如来气息亦是一变,整个人的模样看上去极为渗人。

  青面獠牙,看上去并不像是个得道高僧,反而像个隐世大妖。

  他也飘飘然轰出一拳,两拳相碰,困厄如来退了一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