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7 提戟驾骑挥鬼雨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236 2020.01.08 17:30

  夏历十年。

  洛水河横贯整个大夏帝国,那时还没有洛水县,整个洛水周边五十里,皆是哨岗。

  因为洛水河重要的地理位置,几乎能够连通附近所有城郡,成为了大夏帝国极为看重的水路通商要道之一。

  西域以贸易之名,船载百名邪修,踏上了这条繁华要道。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韩战踏步在总辖哨岗之上,已经数日没有进食。

  “将军,您还是歇一歇吧。”副官露出怜惜之色,苦口婆心劝说道。

  韩战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有一半的哨岗被西域奇兵突袭成功,粮草消耗大半,无力再战。

  期间,派出的通讯官不知几何,依旧没有传来京都的回音。

  “吩咐下去,剩下的粮食不需要再留存了,让战士们吃饱吃好。”

  “可是——”副官支支吾吾。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韩战一生经历大小战役无数,未尝一败,这次也必定成功。”

  他目光悠悠,望向那烽火四起的前方,又一座哨岗被攻陷了。

  西域的战线不断扩大,在洛水上像是一条舞动的火龙,不断侵略吞噬。

  他们被打了一个措不及防,那些邪修的异法直接无视了战士们的铠甲,摧枯拉朽,这一个月,简直是他的噩梦!

  若非他及时下令全军采取防守战略,这个时候恐怕整个洛水河,都已经沦陷了。

  将军帐内,一个美艳的妇人正在给孩子教书写字。

  五岁大的孩童已经能够识字过千,这种天赋,放在京都,也是一等一的神童。

  看到韩战苍白的脸色和倦怠的神情,妇人悄悄放下了手中的戒尺,为他脱去战甲,轻声道,“情况怎么样了?”

  “放心,打完这一仗,我就解甲归田,买个大宅院,跟你们一起生活。”

  韩战露出久违的笑容,抓着妻子的手,温柔道,“这么久,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是你,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叫人怎么放心的下?“她从桌案上取来半碗粥,还冒着丝丝热气。

  “喝下吧,身子会暖一些的。”

  “给孩子喝吧,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韩战站了起来,背过身去,“我还有要事要与部下商议,你们好好休息。”

  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帐房。

  小孩跑过来,兴高采烈的问妇人,“娘亲,我这个字写的对不对?”

  “娘亲?!”

  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半碗稀饭,瞧着嘴馋的孩子,轻柔道,“喝吧,瞧你这样子,写个字跟邀功似的。”

  “谢谢娘亲!”

  妇人看着孩子恨不得舔净碗筷的样子,脸上激不起半点笑容,她看着这一幕,眼神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狠劲。

  大帐之外,韩战擦拭着方天画戟,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的手抖得厉害,竟然连擦布也拿不稳,掉在了地上。

  百夫长远远地看到这一幕,脚步一滞,等到韩战再次拿起擦布,这才迎了上来。

  “将军,晚膳已经备好,您看何时用餐?”

  “再过一个时辰。”韩战应声道。

  百夫长得令,就欲离开,又被韩战叫住,“另外,将所有的银子都统计起来,按照人头分发下去,等到晚宴过后,下令解散军伍。”

  “这,这可如何使得!将军,兄弟们就等你一句话,上阵杀敌!”

  “不必!”韩战冷声道,“这次的敌人不同以往,跟他们硬拼没有任何胜算,如今京都已经放弃了我们,战士们白白牺牲毫无意义。”

  “可是,临阵脱逃,是砍头之罪啊。”百夫长泣不成声,“将军,我们不怕死的...”

  “你已经老了,家里也没有亲人,死了一了百了,但那些新入伍的士兵呢?他们还只是个孩子,就这样枉死,让我如何向他们的家人交代?”

  “我记得你当时招兵的时候,说过让他们衣锦还乡的话吧?”

  韩战擦拭着长戟上并不存在的污渍,继续道,“另外,西域的邪术,其中还包括控制尸体。”

  “什么?!”百夫长差点惊呼出声,“那那些死去的弟兄岂不是——”

  “现在,还需要我教你吗?”

  不知何时,韩战已经站起身来,盔甲已经解下,但他手持方天画戟,依旧是那凶名赫赫的洛水名将!

  他之威名,在整个大夏帝国在世的数十名将军中,至少能排得进前三。

  甚至他的部下,已经将他视作大夏帝国神将!

  神将,那是镇守一域、万夫莫敌的将领才能拥有的称号,整个大夏帝国能称得上神将的人,加上已经马革裹尸的,只有两位!

  一位是血衣大将曹广,一位是与君王同寝共食的魏海将军莫求生!

  两位都已经尽忠报国,为国捐躯了。

  百夫长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即便身陷险境,他依旧是那么高大伟岸,没有什么能够让他畏惧。

  百夫长咬了咬牙,回过身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个时辰之后。

  晚宴顺利进行。

  在韩战坐前,摆着两碗肉块羹汤。

  这次,他没有拒绝,狼吞虎咽般吃了个精光,而后站起身来,厉声喝道。

  “我韩战一生,立功无数,从未畏惧过任何敌人!今日一战,我必枭敌首!”

  堂下百名将领,义愤填膺。

  “我等愿随将军同去!只求战死沙场!”

  “我等愿意!”

  “誓死追随!”

  ......

  整个军伍之中,他只留下了一百人,这一百人,是与他从一名普通士卒,奋战至此的兄弟,他们奋战一生,身躯早已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战场。

  就算他自刎于前,逼迫他们,他们也不会就此离去。

  既如此,那便战!

  红色的战袍随风飘摇,褐色的战马奔走咆哮,他们遥望远方,战意沸腾。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河水本毫无波澜,霎时间便汹涌澎湃,本来高拔的堤岸,此刻显得分外渺小。

  一辆战船迎风而来,百名邪修站在船上衣袂飘飘,好似某个大宗门倾巢而动,围剿反叛势力。

  “韩战,你怎么还没逃走?”

  戏谑的声音响起,不多时,一个神态肃然、仙气飘飘的中年道士竟冯虚御风,从数十米高的船上飘将下来,宛若神祇。

  他与这些邪修的气质完全不同,更像是名门正派。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此人,才是这次战争的罪魁祸首。

  西域王子,公孙屠。

  “啊!”

  痛苦的喊叫声此起彼伏,血腥味漫天飘洒!

  战斗还未打响,韩战身边的将士忽然一个个爆成了血雾,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死亡的咒歌莫名响起,一股难以抑制的躁动在韩战心中爆裂开来!

  他眼眶里瞬间蒙上了一层血色,提戟而动,整个人如同一把钢枪,发出阵阵破空之声,誓要将这厮捅个稀巴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