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9 四十二个恶人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70 2020.01.27 21:52

  “不过如果我猜不出来,这人面佛珠便是双手奉送,也可以。”女郎表现出强大的自信,“赶紧开始吧,我还有事。”

  “好!”老者一口答应。

  他并不觉得这女郎能够回答出他提出的问题。

  “我的问题是,我身上有多少条疤?”

  他话音刚落,满场立时充满哗然之声。

  不少赌徒都暗自叫好,老者的这个问题,算是问到了点子上。

  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身上到底有多少条疤,毕竟谁会去算自己身上的伤疤条数?

  像他们这种生活在刀口边缘的人,不知道多少次在刀口舔血,险象环生。

  这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怎么样,能不能回答出来,不能的话,赶紧把人面佛珠交给我。”老者露出微笑,一幅吃定她的样子,“我对你的性命不感兴趣。”

  “急什么?”

  女郎丝毫不慌乱,并没有因为老者提出的问题而自乱阵脚。

  她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老者一眼,似乎想要透过他的衣服看清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疤。

  看到这样的表情,老者不由得缩了缩身子,也有些举棋不定。

  要是这家伙真有透视的本事,自己还真的要着了道。

  不过,他还有应对手段。

  要是女郎真的猜中了,他就在自己身上多添上一道,这样无论她如何回答,自己身上的伤疤数都肯定与她说的不符合。

  这样,就赢定了。

  两人开赌,朱天舒看在眼里,也有些踌躇。

  这女郎确实有些过分地自信了,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对赌,老者提出的问题,不仅看上去有难度,其中还存在着诸多变数。

  只要他动点手脚,女郎就猜不中,如此一来,输赢便定下来了。

  过分的自信绝对有让人翻覆的可能。

  所有人都不看好女郎,但实际上女郎早已胜券在握。

  她冷冷一笑,“其实你身上并没有伤疤,不过我这么说,想必你会在自己身上添上几条。”

  “但你就算添上也无用,因为我这里有化疤的圣药,不论你给自己添上多少道疤痕,我都有办法让你身上一条疤都没有,所以,你的问题,我回答出来了。”

  她的话普一开口,老者表情立刻大变。

  他身上没有疤痕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里,闯荡江湖的人,身上不可能没有疤痕。

  而他早年确实身上满是伤疤,不过后来修了一门炼体术,将身上的疤痕都化掉了,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唯一知道的人是他的妻子,在很多年之前便去世了。

  所以在女郎说出答案的一刻,他是无比讶异的。

  “不用疑惑,与我对赌,注定了你的败局。”女郎表现出相当的傲慢,“因为我的神通,便是他心通。”

  “他心通?!”

  不止是赌场的诸位,就连朱天舒也是脸色动容。

  他心通,顾名思义,便是通晓他人的心思。

  这门神通,虽然没有很强的战斗力,但却有十分强大的作用。

  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通之一,在他心通之下,任何想法都无所遁形。

  也正是如此,女郎才会如此自信,上门对赌。

  “我想,我们的赌局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她将人面佛珠收进了怀中,身影一动!

  一股微弱的杀气眨眼即逝,如果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

  老者思维敏捷,但动作还是慢了半拍,他的气息戛然而止,整个人在瞬间便脑死亡。

  而再看女郎,已经悠然而去,在取走他的性命之后,没有做片刻的停留。

  两人之间的对赌,出人意料的迅速,朱天舒甚至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结束。

  他看向自己视界之中的数字,还在减少,但远远没有到归整为零结束的时候。

  “看来,命案还未发生,这个老头也不是被害者。”

  他在这等待了不少时间,本以为事情的开始在这里,没有想到,竟然还没有追踪到命案的起点。

  “这简直就是一团迷雾,我这样闷着头找,很可能错过真正的案发现场。”

  朱天舒无比头疼,他还没有见过这么难办的案子,一切全都靠猜。

  “不过留在这里肯定没有意义,我还是跟上那个女的吧。”他心思一动,赶忙跟了上去。

  因为身在世外的原因,他倒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就光明正大地尾行在后。

  穿过几条狭窄的巷子,来到一座老旧的庙宇前。

  女郎咿呀一声打开木门,走了进去,趁着这个空隙,朱天舒也跟着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她脱下了一身男装,露出姣好的面容和纤细的腰肢,倚靠着里面大佛的腿,眼神里涌现出少见的暖意。

  “这已经是第五十七个跟我打赌输了命的人,虽然都是坏蛋,但一直这么做,未免有些杀戮太过。”她有些不情愿,掏出怀里的人面佛珠,仔细端详。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那人面佛珠上蜡黄色的闭眼人像竟然睁开了双眼,嘴唇微动,吐露人声,“既然想救人,那你就必须要做出牺牲,况且你是为民除害,我这也不算是强迫你。”

  “你真的能救活他吗?”女郎眼神中有些担忧,“他毕竟已经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身体都开始腐烂,你能耐再大,还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人?”

  “别说是救活他,就算是杀了阎王,我也能做到,不过这样的价码更加高昂,你付不起。”人面佛珠催促道,“还有四十二个恶人,明天我跟你说下一位的名字,你到时候去处理,现在先休息吧。”

  它说完这句话,便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女郎点了点头,将人面佛珠再次收入怀中,在地上找了个草垛,开始假寐起来。

  “没想到,这老头是因为人面佛珠才死的。”

  朱天舒恍然大悟,他还以为女郎只是单纯的寻仇,前来以命相搏。

  如果是为了救人,才选择害人,那么这件事情的定性便不够明确了。

  虽说杀害的是恶人,但人命自有允夺,而且不应该掺杂任何利益性质在里面。

  他觉得这名为人面佛珠的宝物,目的极不单纯,而且没有任何佛性,反而带有十分的邪性,很可能会反噬其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