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6 眼睛里不断减少的数字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50 2020.01.23 21:44

  天空笼罩着一片病态的灰白,万物没有一丝色彩,翻卷腾转的云雾被狂风刮散,在享受片刻的宁静之后,又重新聚拢,分散,彰示这一个战乱的时代。

  不完备的法律体系,不健全的管理制度,以及不合理的房屋构造。

  如果硬要让朱天舒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个地方,那么只有落后一词才能道尽其中几分荒凉凋敝。

  残缺的瓦房,东缺一角,西缺一片,似有艺术派特立独行的创作痕迹。

  几片灰色的帆布挂在一株腐朽的树干上,似乎下一刻就要被风扯出其外。

  朱天舒就站在这样的场景前,看着这不真实的环境,心头一片哗然。

  “难怪那算命的说我这次上山凶多吉少,就算是我谨慎至此,亦如此搏命,也未曾料到会有这种结局。”

  他心里感叹一声,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想要查案亦需从头开始。

  而且这其中,还不知会有什么变数。

  不过好在他将洛水县的病情都控制住了。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这还有机会,否则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做出选择之后,思想便要坚定许多。

  忽然,一阵强烈的痛楚从他的眼睛传来,朱天舒顿时心头一跳,不是幻境吗?怎么还会感觉到痛?

  他察觉到难以想象的奇怪之处,心头疑惑重重,然而疼痛感愈演愈烈。

  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一开始动作还很轻缓,过了片刻之后,便如同一把军刺在打洞机的运转下高速切割。

  他咬着牙,只觉得灵魂都在遭受着巨大的考验。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慢慢归于沉寂。

  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灰色的景象并未改变分毫,反倒是他能够看到的视界中,多了一串数字。

  就在他看到的那一刻,数字变化了。

  “这到底是什么?”

  一切开始超脱朱天舒的认知,即便跟真正的龙王接触过,见过妖精、仙神,此刻也未免充满疑窦,无迹可寻。

  他说到底还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虽然心态比一般成年人要好些,但真正面临艰险困境,还是难免有些束手无策。

  拿不定主意的朱天舒,只能选择先到处看看,碰碰运气。

  “你好,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

  他找到一个模样看上去还算是和善的大姐,上前主动找人搭讪。

  结果人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聋子?”他不由得生出疑惑,“正常人只要听到声音,不管答不答应,都会有所反应,而且我这边明显的朝她搭讪,耳朵听不见眼睛也看见了,除非她既是聋子又是瞎子。”

  朱天舒心里有些别扭,又不好意思拉个人,强行让别人回答他的问题。

  毕竟这事,本就是愿者为之,没有人必要去做。

  无奈之下,他只好再寻几个人问个明白,结果诡异的是,竟然所有人都把他无视了。

  相反,他们互相倒是聊得很开心,不过因为是灰白色彩,再加上身临其境,还有倒数的数字,朱天舒总觉得有种在看黑白电影的感觉。

  “电影?!”

  朱天舒想到这点,竟仿佛在黑夜中握紧了一缕盛放的光芒,脑海中那被团团云雾包裹的深黑幽暗似乎展露出了模糊的一角。

  “如果那数字表示的是时间的话,那么就说的过去了。”

  “因为电影的时长,就是在不断减少的,虽然两者格式之间有些差异,但它并没有明确的表示,说不能用这个代表时间。”

  朱天舒说的这个它,自然是将他带入这片世界的神秘力量。

  “而且在这个环境之中,时间不可能是无限的,有限的时间更加合理。”

  他越顺着这条线,往里面寻找更加细腻的东西,越觉得合理,毕竟线索很少,他需要发动一切思维,去想象这里面存在的一切事物。

  至于到底是不是最真实的,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活下去,找出真凶,才是唯一的出路。

  “那么,如果我只是身临其境的看电影的话,这些人不理我也是正常。”

  他觉得自己突发奇想,想象到的“电影”一词,确实十分受用。

  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之下,还有些觉得自己思维相当不错。

  “那我只能找一下故事的主人公了。”

  他有了思路之后,做起事情来,也愈加迅速高效。

  一路走来,他十分细致的观察了每个人的面部表情和动作,却发现竟然都很自然,而且看上去没什么烦恼事情。

  这就让他很难受了。

  “感情这是个桃源乡?”

  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任何时代,任何场景,都会出现矛盾,若双方没有站在对立面,那说明利益冲突还不够巨大。

  站在沙尘飞扬的街头巷弄,朱天舒环顾四周良久,整个人都似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他那远远超乎常人的五感在这里也有了用处,竟能将整个小村落里的所有声音悉数收入耳帘。

  “小侄儿,你看看我美不美?”

  ......

  朱天舒老脸一红,“不是这个。”

  “娘亲,我饿。”

  ......

  “也不是。”朱天舒摇了摇头。

  ......

  “掷骰子喽,买定离手!”

  “也不——”朱天舒正欲掠过,忽然又听到点动静,顿时心头一动,耳朵微微张动,将其余声音尽数隔离开来,同时脚步一动,来到了这个小村落里唯一有些模样的小赌坊。

  说是赌坊,其实不过是这个小村落里男人的易物场所。

  他们将自己身上所拥有的所有东西,通过赌博这种方式,来达到不等价交换的目的。

  就连妻子儿女,他们也会用这个方式,只要对方需要,只要自己拥有。

  而朱天舒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扮成男装的女人,一脚踹开那简陋的木门,一脸冷峻之色。

  之所以能够一眼看到那是个女人,倒不是她的特征明显,相反,她打扮得十分像男人,寻常人根本辨不出雌雄,只有他才会注意到,这个女人的胯部比男人要粗上一些。

  而且没有喉结。

  她看到一脸怒容的男人们,一点不慌,开口便喊,“你们这里的老板是谁,我要跟他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