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8 无法被忽视的存在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67 2020.01.14 08:30

  “我要回去了。”小萝莉用手摸了摸玉质的棺材,仿佛上面还有韩将军的体温。

  她露出灿烂的笑容,眉眼弯弯,像两轮挂在天空的新月。

  “我跟你一起吧,大晚上的,不安全。”

  “不用了,我能有什么事啊。”小萝莉摇了摇头,“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

  睡觉?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睡得着觉?

  “那好,你先回去吧,一路上小心,要是遇到了坏人,叫出来也是可以的。”

  小萝莉:“???”

  眼看着小萝莉迈着步子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它那娇小的背影似乎突然变得高大起来,比那旁边密林的数木,还要高上一个个头。

  尾巴轻轻一甩,风也开始喧嚣起来。

  “我确实关心过头了,这哪里是金刚芭比,这简直就是哥斯拉啊。”

  “娶个这样的媳妇,绝对安全感十足!”

  他心中感叹,赶忙回到住处,一巴掌呼起还在熟睡的何氏壁。

  “起来,我们该回去了,你一个修士,天天这么睡觉,不害臊吗?”朱天舒丝毫不因为自己那巴掌的力度感到羞愧,反而得理不饶人。

  何氏壁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脸颊,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样子,本来还想反问,一下子就心虚了。

  “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睡觉,嘿嘿。”

  “赶紧的吧,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他一声令下,何氏壁岂有不从?

  一溜烟从床上爬起来,穿戴好衣服,就跟着朱天舒披星戴月,离开了锁燕村。

  “查出什么了吗?你刚刚还说明天要去探一探池底下的怪物的。”

  “不用了,现在我们有更要紧的事情去做。”朱天舒摇了摇头,“你这家伙,睡起来外事一点不知吗?我有点怀疑你话语里的真实度。”

  像他们这种境界的修士,五感通达,若是说睡起觉来什么都不知道,那也太离谱了些。

  但凡有点风吹草动,肯定是第一时间能够感知到的。

  “我这不是养精蓄锐,保持全胜姿态么?而且你在身边,我需要担心什么,既然是睡觉,那就得死睡,睁一只闭一只眼,那叫睡觉?”

  朱天舒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仔细一想还觉得挺有道理。

  “也不知道现在洛水县是个什么情况,出这么大的事,怎么连他们的县令影子都看不见?”朱天舒嘀咕道。

  “你以为每个人都那么闲啊。”何氏壁瞥了他一眼,“平江县的土地面积和人口密集度,跟洛水县不能比。每天发生的事情那么多,就算是县衙,也得分个先来后到不是?而且咱两在那呆的时间也不长,见不到也是正常的。”

  “你认识洛水县的县令?”

  看何氏壁说的头头是道,他不由得斜着眼看着他,想要套出些信息来。

  “当然认识,我不仅认识洛水县的县令,我还跟洛水县大理寺分辖的管事很熟。”

  他十分得意洋洋,“那家伙很强,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强,不过你是个怪胎,你们两个之间我就不做比较了。他性子很高冷,你若是遇着他,提起我的名字就好,可千万别乱触他的霉头。”

  “触他的霉头?”朱天舒还是第一次见到何氏壁如此看重一个人,“触到了又能怎么样?”

  “死是不会死的,但缺胳膊少腿肯定少不了。”

  “那他的霉头是什么?说出来听听。”

  “到时候你见到就知道了。”何氏壁卖了个关子。

  “诶,怎么感觉这个天,有点变冷了?”

  两人快速飞跃山岭,如履平地,身体上并没有什么负累,但这忽然降低的温度,却让人感觉得分外明显。

  朱天舒也是觉得有些奇怪,这种温度好像是在某一刻骤然降下来的,让人无法忽视。

  “是之前闻到的那股花香!”何氏壁目光一凝。

  他们之前也穿过了这片密林,那时着急赶路,闻到异香之后,并没有做过多纠缠。

  但如今是深夜,这种让人心悸的感觉,骤然加深,因为夜色的加持,一些突如其来的变化,总会让人心里发毛。

  看着黑漆漆的夜,万籁寂静,两人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显然,这种奇特的变化,已经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我觉得是时候一探究竟了。”朱天舒跟何氏壁对视一眼,两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他们的脚步悄无声息,如同黑夜里的潜伏者,从两个方向慢慢靠近香味的源头。

  意料之中的危险并没有来临,朱天舒看着这周围的场景,竟生出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但是这个地方,他分明没有来过。

  那一丛灌木,一条林间小路,一株数十米高的参天大树。

  以及地上躺着的两具无头尸体,勾起了他深处的记忆。

  那两朵,不,应该说是两丛艳丽的玫瑰,呈现出一种诡异和绝美合为一体的矛盾姿态。

  只因为这些玫瑰的颜色,都是黑色的。

  “这两具尸体,是寂静岭的恶兽。”他解释道,“之前发生剥皮案的时候,他们也有参与其中,在我们的围剿下逃脱,却不知怎么的被人给杀了。”

  “那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何氏壁问道,“没什么事情的话,还是赶紧走吧,大半夜看着怪渗人的。”

  何氏壁不愿意多待,却发现朱天舒绕着那两具尸体仔细端详,眉头越皱越深。

  “我在凶手身上,并没有发现玫瑰花这种东西。”朱天舒瞳孔里透露出重重疑窦,“而且以凶手的性格,他是没有心情做这种高雅的事情来的。”

  “这玩意儿能称得上高雅?”何氏壁讪讪一笑,“我觉得他已经完全沉醉在杀人的乐趣中了。”

  “想不通啊,难道还有别的同伙?”朱天舒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之前在监牢里赫然出现又凭空消失的那位,被称之“书生”。

  他当时并没有过多援助高升的父亲高健,气息瞬间就消失于无,实力捉摸不透。

  如果是他杀的,那么他又为什么要杀害这些恶兽呢?

  从玫瑰的出现对象来看,野猪、大蚺以及残虎和兔子,他的作案对象,似乎仅仅只是寂静岭的凶兽而已。

  其中大蚺,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过错,从乌灵兽的话语中,大蚺还是一条性情十分温和的灵兽。

  自己绝对有必要接触一下这位“书生”。

  他心中认定了一件事情,就绝对不会轻易改变。

  “我们走吧。”

  他打消了再度研究的想法,与何氏壁一起,踏上了回去的最后一段路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