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0 水下的未知生物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81 2020.01.10 08:30

  池子里几乎都是绿色的浮萍,作为鹅群的栖息地之一,被污染得很严重。

  不过此时何氏壁全副武装,就是半个身子插在池子里也不会沾染分毫,更何况只是蜻蜓点水。

  他一边闲庭信步,像极了那表演轻功水上漂的奇人,不过他看上去比那些奇人还要轻松得多,而且速度缓慢,神奇不知凡几。

  一边则是挑选着最适合的猎物。

  既然是免费的,自然要选最大最肥的。

  他循着鹅群一一看去,忽然心神一动,看向百米之外的一处栖息地。

  草生植物将岸边到池中央几乎大部分的区域悉数覆盖,肉眼很难察觉到什么异常,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异常。

  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刚刚在水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只是这种动静太过微小,就连警惕性很高的鹅群,都没有发觉。

  岸边的两人并没有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一边闲聊,一边欣赏何氏壁抓鹅的潇洒身姿。

  “你这朋友,真的是外秀内华,竟有如此轻功。”老人家感叹道,“他的脚落在水面,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就像是踩在空气上一样。”

  “都是些拙劣的本事,歪门邪道而已,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朱天舒发出老父亲的叹息,“我教了他很多东西,他就学会这个。”

  老人家信以为真,赶忙拱手作揖道,“老朽自幼双目失明,看人一向不准,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使不得,使不得。”朱天舒搀扶着他,找了个阴凉处坐下,“我本就是淡薄名利之人,岂会在意俗世中人的看法。”

  “老人家,你不是俗人吧?”

  老人家一愣,嘴角抽搐,赶忙摆手,头摇得跟拨浪鼓般,证明自己不俗且有深度,他解释道“我虽然看不见,但心里自是清楚的,虽然那个抓鹅的小伙子很优秀,但明显,不及你万分之一。”

  朱天舒撇了撇嘴,心道,你这也太假了吧。

  我只是想让你夸我两句,咋还踩着他上天了呢?

  他咳嗽了两声,毕竟何氏壁现在是为他做事,说的太过了也不好,万一传到他的耳朵里,还不得气炸了?

  “你这两声咳嗽,仿佛龙吟之声,你的体内,住有神明啊。”

  朱天舒:“???”

  马屁逐渐变了味,他不想再围绕这个展开了,转而说道,“老人家,你知道广亭汉和丘先生吗?”

  这是他昨晚遇到的人物,那一夜的印象实在太深,而且这两人都不是凡人,行为和话语有很多值得推敲的地方。

  比如他们口中的生意是什么?广亭汉又是惹上了什么麻烦?瘸子暴露了什么?

  所谓邀请又是何意?

  巨大的斧头和舔舐的长舌?

  这些堆积在他心中的问题,迫切需要一个答案。

  老人几乎没有思考,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不知道,没听说过这两个人。怎么了?”

  “没什么。”朱天舒答复道。

  如果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老人在听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定然会有不正常的表现。

  包括他的心率,气息以及神态动作,都会发生轻微的变化。

  再缜密的人,在被人戳穿真实身份的时候,都会有不同强度的心理波动。

  难道丘先生与老人不是同一个人?

  朱天舒陷入沉思之中,事情似乎变得越发扑朔迷离了。

  而在此时,何氏壁脸色微变。

  他亲眼看到,一只大白鹅在水面上扑棱了两下翅膀,就往水里猛地一扎,再也没有动静。

  水下面果然有东西!

  刚刚散开的浮萍很快又聚拢在一起,鹅群不知不觉,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太奇怪了。

  就算是水下有生物,同伴消失,这些鹅群中必定会有几只产生慌乱的情绪,但它们这般木讷,反常的淡定,就像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况。

  “何兄,加快速度。”朱天舒出声提醒道。

  这已经过了一刻钟,抓个鹅而已,对于寻常人或许是难事,但对于何氏壁,委实是小菜一碟。

  何氏壁听到这话,脑海里瞬间闪过数个念头,他决定暂时放弃探究水下动静的打算,先把鹅给带回去。

  至于这只鹅够不够肥大,都无关紧要了。

  他心有所念,指尖出现一道看不见的灵气丝线,随风飘动,细软而绵长。

  而就在这个时候,水下又有动静了。

  这一次,依旧在百米之外岸边的方位!

  他虽然不想惹上麻烦,但现在既然发现了它的踪迹,就断然没有怕事的道理。

  灵气丝线迎风而涨,片刻就有数百米之长,随他意念而动!

  被视为目标的大白鹅对危险一无所知,水底下仿佛利刃出鞘,一击毙命,然而何氏壁更快。

  他的丝线卷着那只大白鹅往上轻轻一提,便让浮萍露出来一个空档,而后,一道巨大的黑影摆弄着布满倒刺的尾悠悠而过,仿佛所有的阳光照射到这里,被悉数吸收,只剩下看不透的黑暗。

  一道巨大的涟漪以那浮萍之中唯一的空档为中心,浩浩荡荡波荡开来,何氏壁脚尖一点,便兔起鹘落,安然落到了岸边。

  “你看到了吗?”

  他正欲跟朱天舒说明情况,却发现朱天舒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旁,盯着池面的余波,蹙起了眉头。

  “这下子面有东西?”

  朱天舒心中骇然,从这荡开的波纹来看,这生物的个头已经大到了一定程度。

  如果硬要比较,也只有寂静岭上那具大蚺,能够相较一二。

  关键是,他们看到的只是这生物留下的余韵,这波纹就像是留下的脚印一般,根本无法准确做出预测。

  “要不要下去查探一番?”何氏壁询问道。

  他现在更多的不是忌惮,反而因为兴奋有些心跳加速。

  这水下的大块头,引起了他足够的兴趣。

  “暂时没有这个必要,我们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能力处理,贸然下水,很大可能会出现无法控制的事态。”朱天舒心思缜密,他不是没有想过下水。

  想要解决心中的疑问,越是主动出击,越有机会获得意料之外的信息,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现在,还不到时候。

  “鹅呢?“

  何氏壁指尖一甩,丝线牵动,刚刚他便虎口夺食,胜了一筹,是时候展现战果了。

  而在看到大白鹅的那一刻,他便目瞪口呆,难忍头皮发麻的悸动。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露的头?”

  绚烂的暖日下,大白鹅那只剩下半截的血淋淋的尸体映入眼帘,散发着诡谲的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