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集体倒戈相向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67 2019.12.27 08:30

  “这个野猪肉不错,再给我烤上几串,蛇肉等会切一些煮蛇羹,另外的分发下去,让兄弟们都吃点,这可是灵兽的血肉,大补之物,平常可吃不着。”

  “多谢勾大人!”衙门捕快齐齐拱手表示感谢,脸上挂满了笑容。

  若不是满身血污,朱天舒甚至以为外面在举办篝火晚会。

  一个身穿犀牛补子服的年轻官员坐在众人中间,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竹签,脸上挂满了笑容。

  朱天舒注意到,吴师爷和顾东林都赔着笑,站在一旁,好生殷勤之态。

  勾文俊察觉到了朱天舒的目光,回转过身来,由上至下打量了他一眼,似乎因为朱天舒此时披头散发、脏乱不堪的模样,憋不住笑,有些捧腹。

  “这位就是京都闻名的朱大人吧。”

  他说的闻名,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嘲讽,以朱天舒九品官员,且未转正的级别,断然不会被京都府所知。

  能够产生如此知名效应,大抵是他之前干的风流事,传到京都成为了笑柄。

  顾东林连连点头,“回禀勾大人,现在平江县的案子都是朱大人在处理,我们无权过问。”

  郭捕快听到这话,有些不解的看了顾东林一眼,却发现他的目光根本不在这边,只是朝着勾文俊一脸讨好之色。

  他心中有些愠怒,但更多的是可笑。

  或许顾东林在某些时候表现出了一个当官该有的正义和奋不顾身,但这都是为官者基本。

  不能因为一个坏人忽然向善就无视他犯下的所有过错,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偶尔心血来潮的使命感,不过是良心发现而已。

  眼前的顾东林,才是真实的顾东林。

  朱天舒波澜不惊,倒是有些讶异上面竟然能够派下一位正七品武官,看来平江县发生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重视。

  “我这几日星夜兼程,生怕耽误了大事,所以提前一夜就到了,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勾文俊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随意抹了抹流油的嘴,在官服上擦了擦手。

  烤肉上油脂在烈火的熏烤下散发出迷人的香气,柳如之双眼泛红,攥紧了粉拳,低垂着头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朱天舒清楚,她大概是因为尸体被破坏,无法查案吧。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他摇头苦笑。

  “朱大人,听说这次剥皮案一共死了十四人,死者皆是平江县县民?”勾文俊的双眼在火光下散发出如狼一般的凶狠。

  “勾大人,应该是十三人,第一人——”

  “聒噪!”

  响亮的耳光声在夜色里清晰作响,郭捕快的身体连连后退,白皙的面颊上一个红润的手掌印分外醒目。

  “十三,十四,这很重要吗?”勾文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而后他脸上又挂上了笑容,看向朱天舒,“对不对,朱大人?”

  无人吭声,只有邢捕头有些同情的看了郭捕快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你插什么嘴啊。

  朱天舒点了点头,波澜不惊,似乎刚刚那一幕并未发生。

  “平江县一共有多少县民,吴师爷。”

  “一共九千七百三十六人,加上死去的十四人,统共是——”

  “九千七百五十人。”勾文俊打断了他的话。

  朱天舒哑然,“勾大人想说什么不妨明说,我脑子不好,经不起折腾。”

  “呵呵。”勾文俊冷笑出声。

  他朝前迈出几步,瘦削的身体蕴含着爆炸的力量,平整的泥石板竟然发出咔嚓之声,若是白天,定然能清晰看见上面布满了蜘蛛网似的密密麻麻的细纹。

  “朱大人是不是认为,以平江县这么大的人口基数,死了十四人,算不得什么?”

  “不过也对,这么庞大的凶兽出现在平江县,才死了这么几个民众,芝麻点大小的事情,确实不足挂齿。”

  他兀自点了点头,忽然又道,“听说朱大人这几日去了甄庆楼,还接了花魁和情人到大理寺,这件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顾东林开口道。

  “那圈养灵兽的事情也是真的?”

  “大人明察秋毫。”

  两人一唱一和,倒颇有些默契。

  “我就欣赏朱大人这种为官者作风,真诚坦然,两袖清风。”他满嘴赞叹,接着大笑出声,直到笑出了眼泪,笑弯了腰。

  “拿下!”

  一声厉喝同样出自他的嘴,话音刚落,两名捕快闻声而动,下一刻便抽刀架在了朱天舒脖子上。

  刀光如水,映照出他满脸的胡渣。

  这几日查案,他根本没有时间打理,但就外貌而言,根本不像个当官的,反而有些神似陈三这等流浪汉。

  “我这次带大理寺卿口谕而来,问罪朱天舒,全权接管平江县大小事务,顾大人可有什么意见?”勾文俊声音浑厚,字正腔圆。

  “没有没有,勾大人尽管行事,无妨。”他赶忙道。

  心里却是舒了一口气,长久的压力也一并倾泻而出,事情虽未被解决,但显然,他不用背锅了。

  一下子,好像年轻了十岁,腰杆子也挺得笔直。

  “那还请朱大人移步牢房,等我将案子解决了,就跟你好好叙一叙,顺便问候一下那十四位无辜死难者。”

  “带走!”

  他雷厉风行,瞬息之间便树立了自己的形象,展露了威严。

  柳如之抬起头来看了朱天舒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身子似乎往前迈出了一步,不过,最后还是退了回去。

  朱天舒只当是眼睛使用过度造成的后遗症,他并未反抗,就这样任由两名捕快带了下去。

  邢捕头见机行事,赶忙趁着没人注意,拉扯着失落落魄的郭捕快混入了人群,几息之后,又陷入了沉寂。

  “其实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并不复杂。”勾文俊脸上再度挂满了笑容,“朱大人,是时候全城戒严了。”

  “可是,这还是夜里,许多人还在睡觉。”

  “难道你想让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吗?”勾文俊瞪了他一眼,吓得顾东林有些哆嗦。

  他只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像是一头蛰伏的狮子,随时都会咬人,赶忙道,“还不快去,都站着干嘛!”

  “遵命!”捕快们齐齐应声,四散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