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笼络人心的方式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06 2019.12.14 23:07

  在乌灵兽几乎摇尾乞怜的态度下,朱天舒终于还是软了心肠,放它进来了。

  “恩公,有没有考虑过收个干女儿?你看你这么大的宅院,就一个人住,要是你哪一天嗝屁...额,走了,岂不是便宜了别人?”乌灵兽进了大理寺,嘴又开始碎碎念起来。

  它又道,“恩公不用准备这个了,我只吃肉,不吃素。”

  见朱天舒没有应答,只是揉搓着手中的老黄根,顺着井水老黄根上的泥泞都被冲刷干净,露出雪白晶莹的根茎。

  略微瞟了一眼,它便愣住了。

  “这...我忽然觉得老母鸡不香了,我能不能吃这个?”

  朱天舒抬起头来,见乌灵兽表露惊异垂涎之色,不由得问道,“你看出了什么门道?不许撒谎,否则——”

  “好的,恩公!”乌灵兽瞅着一旁还有数斤的成熟老黄根,哈喇子都流了一地,“你这是地灵根,还是稀有的百年地灵根,吃一根就能增长数年修为啊!”

  朱天舒把弄老黄根的手忽然顿住,心神一动,双眼蒙上了一重淡淡的白色雾气,果不其然,那看上去模样平平无奇的老黄根上裹着一层青黄色的光芒,充盈着无匹的能量。

  这绝对是好东西!

  乌灵兽虽然强掩镇定,但明显比朱天舒要激动的多,他说的数年修为是保守估计,具体还要视地灵根本身蕴养的灵气决定,现在朱天舒手上的那根,起码效果在它估计的两倍以上!

  只一口,就能痊愈呀。

  不过这家伙的地灵根是从菜市场买来的,而且一买就是十斤,按摞买的,统共就花了几十文钱,运气也太好了吧?

  朱天舒也是难以置信,别说五十文,就是五百文,五千文,甚至于万两黄金,能够买到一根地灵根便是祖上烧高香,这一摞足足有六七根!

  要是拿出去卖,他这辈子算是不愁吃喝了。

  不过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龙宫宝物琳琅,他半点都不在意,如同地灵根这般有灵性的至宝,他见识过,也吃过,确实是天地间难得的珍品。

  乌灵兽像是做了极大地抉择般,沉思后缓缓开口。

  “恩公,我还是吃老母鸡罢,这些地灵根,你留着就好了,像我这样的灵兽不太需要这种东西的辅助。”

  朱天舒意味深长的看向它,倒是没有料到它能够说出这番话。

  不过乌灵兽将自己想作一毛不拔的修真者也无可厚非,毕竟无论是谁,得了这般机遇想到的必然是独吞。

  “一起吃吧。”朱天舒将地灵根洗净,站起身来。

  “而且,你认为那老母鸡稀松平常吗?”

  乌灵兽恍恍惚仿佛被雷击中,立时将全部注意力全部转移到那只朴实无华的老母鸡上,心跳都漏了一拍!

  娘西皮的,那哪里是普通的老母鸡,灵气浓郁程度完全不下地灵根!

  “恩公,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若有驱使,必身先士卒!”

  “不用搞得这么正式,你说的对,这么大的地方连个看门的都没有,确实容易造成财物失窃。”朱天舒一边将地灵根切块,一边道,“你要是没什么意见,以后就负责大理寺的安防工作。”

  “没问题!”乌灵兽一口答应。

  这可是极好的差事,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有人偷窃敢偷到大理寺来,显然,朱天舒给它安排了个闲差,或者说亦是同意它留下来。

  它高兴得扑棱着翅膀,绕着灶台团团转。

  拔毛的老母鸡看上去就是一件艺术品,陶瓷般的肌肤下蕴藏着极为浓厚的鲜汤底蕴,与切成小块的地灵根一起,相得益彰。

  它还没有开吃,脑海中已经能够想象到如腾云驾雾般的舒爽。

  旧式的灶台朱天舒用的得心应手,他从小就没少给父亲打下手,每一个步骤都记得清楚。

  先用火柴将干草点着,随后轻轻一甩就铺满了火堆,等到火势适中将干柴加入几根,朱天舒便将冷冻的猪油下锅。

  乌灵兽咿咿呀呀如同鸭子的嘴,竟安静了下来,看着朱天舒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在除朱天舒外任何人身上体会到过平静,那种从始至终的平静,如同大海海平面静静流淌,暖阳照射出湛蓝的光。

  就这样痴痴的看着,朱天舒也乐得清净。

  干柴被灼烧断裂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他又往里面扔了几根,看着乌灵兽硕大的翅膀,说道:“给点风。”

  “好的,恩公!”它乖巧的点了点头,从灶台上跳了下来,两只翅膀张开,冲着灶下的火堆缓慢煽动翅膀。

  动作轻柔,温柔备至,朱天舒看着这幅场景,不由得笑了笑。

  火势已起,温度骤升,热锅凉油发生剧烈的碰撞,时机已到。

  各种调味、增香的香料从手上飘然而去,点点油水飞溅,一股强烈的芳香味轰然炸裂!

  “咕咚”。

  一人一兽,同时咽了口唾沫。

  将同样被切成块状且焯过水的老母鸡倒入锅中,油烟四起,朱天舒早已做好准备。

  铁制的锅铲被赋予了灵魂,虽然没有华丽的颠锅技巧可看,但反复的翻炒,亦能体现出高超的厨艺。

  动态视觉和对身体完美的掌控力足以让朱天舒做到对焦褐感的精准把控,他及时地将已经焦黄的一面翻转过来,让未直接接触高温的另一面得到受温,如此往复,鸡块四面皆是金黄色。

  做到这一点之后,朱天舒往锅里倒了半碗花雕。

  酒香味扑鼻而来,他看着烟雾中仿佛在展现绝美舞姿的食材,心里前所未有的通透。

  君子远庖厨,他反倒很喜欢很享受做菜。

  不做菜的人永远不知道一盘能够被餐桌接受的菜肴到底经过了什么,原材料的选择、处理、刀工、火候等等一切决定了每一盘菜都是独特的,都是与众不同的。

  做菜的过程,亦是品味人生的过程。

  注水没过鸡肉,朱天舒盖上了锅盖。

  “你可以休息一会,洗洗爪子准备准备吃饭了。”朱天舒笑道。

  “你这地灵根还在泡着呢,别忘了。”乌灵兽想了一会,提醒道。

  “等会再加。”朱天舒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看着这些不可多得的食材,心中一动,“等会吃完,我得去一趟甄庆楼,给劳苦功高的柳副手带个饭。”

  “不知道她看到,会是怎样一幅表情。”想到这里,朱天舒不由得翘起了嘴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