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兽心易测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19 2019.12.25 11:00

  “领主大人,不过区区人类而已,有何畏惧?”老虎虎躯一震,浑身是胆!

  牧长生并未表露出什么情绪,正如他的姓名一样,他只追求长生,对其他的,并没有兴趣。

  不过刚刚发生的一幕确实让他心绪拨动了些,那个人似乎更像是一个不能提及的禁忌,青狼也有如同提到了什么不能说出来的事情,而被杀的可能。

  然而这些,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了。

  “想留下的人留下,这个地方我们也呆够了,是时候搬家了。”牧长生吩咐道。

  金毛鼠点了点头,他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再往房梁上探查了一番,下来的时候已经背上了袖珍款的行囊。

  俨然一个小孩背着书包准备上学的样子。

  它身上的皮,正是土坑里看到的那个孩童的。

  “有了躯壳,早晚是要去人类社会生活的,留在山上也没意义。还有人要随我们离开吗?”金毛鼠问询了一声。

  老虎自是不情愿,撇过头去。

  兔子看着这间木屋,两只红彤彤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似乎是在斟酌。

  至于剩下的几个,都是如老虎一般的恶兽之流,即便换上了人皮,进了尘世,必定也会惹出不少的麻烦。

  他们不想走,牧长生也不想带着。

  “那我们走吧。”

  牧长生拿起那本古书,上面清晰的印了两个大字,“大学”。

  ……

  片刻后,整座木屋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虎哥哥,从今往后,整个寂静岭,你说了算!”兔子依偎在老虎的怀抱中,十分快乐。

  “虎大哥以后便是寂静岭的新领主了,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大家这么开心,不如从平江县抓几个小姑娘尝尝,开开荤?”斑纹豹子哈哈大笑,一脸邪性。

  “豹子所言极是,人肉最是美味,那书生只许我们剥皮,不许我们吃人肉,要不是领主大人在下山之前便有所嘱托,谁会卖他面子?”

  “那我们齐齐下山去吧,听说那甄庆楼里的姑娘不错,皮滑柔嫩的,十分弹牙,我还没尝过呢!”

  “闭嘴!”老虎忽然板着脸,冲着恶兽们吼道。

  几名恶兽悻悻然不敢作声,便是兔子也是一脸茫然。

  “虎哥哥,怎么了?”

  老虎不苟言笑,“我残虎这一生杀人无数,唯一不杀的就是女人,平生也最讨厌对女人粗鲁的人。你们之中谁若还是坚持这般想法,我现在就把他格杀!”

  斑纹豹尴尬地笑了笑,转而道,“虎大哥说的对,男人嘛,就应该吃男人,我听说平江县衙门里那些捕快的肉紧致又不柴,可有人要随我一去的?”

  众恶兽不敢吭声,生怕哪里说的不对,又触了残虎的霉头。

  “咚咚咚!”

  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寂静岭已经有很多天没有猎户上山打猎了,平日里安静得很,而且木屋的位置处于绝密,除了山中灵兽,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发现。

  此时传来的敲门声,立时引得所有人都本能的闭上了嘴巴。

  “里面有人吗?”郭捕快问询了声,依旧没有人应答。

  他轻轻推了推,发现木屋的门并没有关紧,室外的光落在众兽的身上,折射在郭捕快的眼睛里,一一成像。

  “这不是有人嘛,怎么都不说话啊。”郭捕快有些不悦,这屋子里坐满了人,却连个答话的都没有。

  “嘿嘿,我们都在午休呢,没有注意到,不好意思。”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站起身来,有些歉意道,“不知道这位官人,到这来可有什么事?”

  郭捕快观察着他们的动作,温婉的女子正在倒茶,四五个大汉揉了揉眼睛,从地上慢慢坐了起来,好像确实是午休,没有什么不对。

  “是这样的,有一匹青狼跑到你这里来了,不知道你们看见没有?”

  中年人搓了搓手,弓着身子陪笑道,“青狼?官人可别吓我,我们都是普通人,要是碰到这玩意儿,估计早就跑得没影了。”

  “哦,你们都没看到。”郭捕快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官人喝茶。”温婉女人白净的玉手递过热茶,故意碰了碰郭捕快的手,露出妩媚的笑意。

  “谢谢。”郭捕快伸手接过,并未察觉到温婉女人传来的火热情意。他回转过身来,对朱天舒他们朗声道,“没事了,过来坐坐吧,还挺客气的。”

  “你个蠢猪,这可是寂静岭,野猪大蚺这种精怪都死了,平常人能生活在这里?还不速速退出来!”朱天舒扶额叹息,这家伙,性子太直了。

  一路走来,见识了那么多,还没长个心眼。

  郭捕快听到这话,跟被碰到尾巴的猫一样,瞬间如兔起鹘落,手上的茶杯都顾不上,直接扔了出去,落地碎成一片片,热茶湿了一地。

  他右手握着刀柄,站在室外,再看屋子里那群表现正常的人时,眼中已然有了警惕。

  “官人这是怎么了?我们可没犯什么事啊。”温婉女人露出一脸无辜的神色。

  “看来你们很喜欢装成人类的样子,不过野兽是没有表情的,你应该拿张镜子照一照,现在的你看上去有多么不自然。”柳如之刀已出鞘。

  她站在数米开外,朝着木屋猛地一挥刀,一道狭长的刀气从空中猛地劈下,年久失修的木屋就这样轰然倒塌,而刀气依旧连绵不绝。

  温婉女人痴痴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冲着镜子那边的人挤出甜美的笑容,这才发现嘴角只是抽搐般动了动,看上去分外虚假。

  眼看着刀气就要将她劈成两半,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伸出手将她拉到一旁,这才幸免于难。

  “我明明只需要再练习几次,就能学会了,你们为什么要来干涉我?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啊。”温婉女人嘴里喃喃自语,话语里充满了悲伤。

  可惜镜中的她毫不配合,嘴角依旧只是抽了抽。

  “兔子,你就别臭美了,先把这几个家伙解决了再说。”络腮胡子被人识破,索性也不伪装了,褪下皮囊,整齐地叠好放在一旁。

  身后的几名恶兽跟它的动作丝毫无差,于他们而言,被人识破并不要紧。

  遇到了不好解决的问题,那么就把发现问题的人解决掉。

  这是残虎处理问题的方式,既然是他们的新王,那么自然要将这条准则贯彻到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