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4 最终载体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64 2020.01.22 12:03

  一拳轰出,两人之间立见高下。

  虽然差距不是很明显,但朱天舒比困厄如来要强。

  知道这一点,便已经足够了。

  两人之间的战斗不算是惊天动地,甚至于来说动静都很小,但每个人都不敢小觑,他们能够从那普普通通的一招一式之中感受到澎湃的力量。

  这种刻意收敛的行为在高手之间的交锋中并不罕见,让何氏壁和吕轻侯觉得庆幸的是,朱天舒这个时候应该还未丧失理智,否则他绝不会可以压制自己。

  公允剑上的邪气像是被好几个放大镜重合放大之后一般,带着让人心寒的气息,比刚刚韩战手上的方天画戟,无论是凶气,还是威风,都要强大数倍。

  他体内的数不清树木的血虫像是被激活了一般,不要命的释放能量,在众多血虫之中,更是有一只模样似人的母性血虫,双目赤红,显然丧失了理智。

  困厄如来的真正实力,其实要比朱天舒和韩战都要强上不少,甚至于两个人加起来,都难是一合之敌。

  毕竟他转世轮回三生三世,所有修为毕于一身,不是朱天舒能够对付得了。

  但自从血虫入体之后,他的实力就有所下降,再加上朱天舒似乎能够与体内血虫感应,潜意识下压制了他体内灵气波动,起到了压制实力的效果。

  两层效果叠加之下,他发现自己竟然不敌朱天舒。

  而且最要命的是,朱天舒浑身的灵气像是挥霍不完一样,每一个招式跟技能不要命的朝他身上甩。

  这就好比,你虽然穿了数层装甲,但对方根本不管消耗,使劲朝你身上甩各种导弹、核弹,再厉害,也经不住这种震荡产生的内伤啊。

  “我建议咱们双方都冷静一下”,困厄如来在这如同炮弹狂轰滥炸的攻势下有些捉襟见肘,“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呢?”

  朱天舒动作一滞,困厄如来顿时大喜,赶忙道,“其实——”

  朱天舒毫不犹豫一剑朝他脸上呼去,剑气不要命的狂泄开来,困厄如来没做任何准备,被这一剑彻底给打蒙了。

  “我这讠——”

  又是一剑!

  不过片刻,朱天舒这边就彻底占据了上风,反观困厄如来,已经是气喘吁吁,实力大减。

  他越运功,只是越发的使自己陷入朱天舒的节奏。

  等到时机合适,朱天舒如法炮制,从自己身上割裂一道伤口,同时也让困厄如来身上多了几道狰狞的口子,一来二去之下,他身上的血虫被吸取得七七八八。

  同时身体也在肉眼可见地急速衰老之中。

  困厄如来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他面露悲凉之色,不再反抗,而是任由朱天舒的攻击尽数落到身上。

  “只有苦难才能让人明白幸福的真谛,生活如果没有饱经挫折,只会让人陷入一种安逸的假象之中,转而勾心斗角,肆意妄为。”

  他身上的金色光芒一点点消湮,然而话语却一顿不顿,“我所做的,不过是让他们团结起来,明白生命的珍贵,体会和平的美好。毕竟人世间,不应该有那么多,尔...虞我...诈。”

  像是蜡烛散发出最后一丝光芒,被黑暗吞没,困厄如来吐出最后几个字,身体化作飞灰,眨眼之间就消散成漫天金粉。

  朱天舒表情冷峻,身上邪恶气息几乎凝成实质,没有人敢上前。

  迦叶寺的高僧看到困厄如来的死去,眼神中闪过刹那的悲伤,而后所有情绪瞬间消逝。

  对于他们而言,死亡或许才是真正的归宿,想要修得无上大道,就是要舍弃肉身。

  韩战也恢复如初,虽然身体长久被血虫占据,但神奇的是,他并没有就此死去,只是看上去精神有些疲惫,何氏壁赶紧将他带离了战场。

  这家伙虽然可恨,却又充满了传奇色彩,让人崇敬。

  吕轻侯看着站在场中呆立不动的朱天舒,心中五味杂陈。

  他以前以为修炼,只是为了提高个人的逃命本事,或者是让自己的拳头更硬,不受别人欺负。

  至于欺负别人?弱肉强食,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他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但从跟朱天舒呆了那么久之后,他忽然明白,实力的强大,同样也意味着一份更加沉重的责任。

  修士不过是想要拥有能够在这片天地之下,保护自己想要守护之人的可怜虫,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断前行的动力,是在一次又一次知晓自己的弱小之后。

  “只有不断地提升自己,才能与天争!”

  他整个人气势大变,困厄如来的死去,开启了一扇他从未打开过的大门。

  “他走了!”何氏壁惊呼出声。

  所有人齐齐往刚刚朱天舒站定的方向看去,果然,刚刚还如山岳如幽狱的恐怖来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他应该是下山救人去了。”吕轻侯一动不动,言语如常。

  “那我们还不赶紧跟去,干站在这里干什么?”何氏壁有些恼怒。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装高冷。

  吕轻侯不为所动,只是眼神中闪过的一抹黯淡出卖了他,“就算我们能够追上他,也无济于事。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程度,寻常的真元境高手会被他活活耗死,更何况我们。”

  “没想到你只是单纯的怕死!”何氏壁怒不可遏,他不再理会吕轻侯,一个俯冲朝着山下而去。

  看着友人失望的眼神和难言的愤怒,吕轻侯心中情绪复杂。

  “如今洛水县的血虫事件虽然了结,但按照朱天舒这样的发展速度,恐怕下一波感染爆发,会比现在还要严重。”

  虽然不想去想,但事实就是如此。

  朱天舒通过以血换血,体内聚集了无数血虫,他总会迎来一个尽头,到时候血虫爆发,他将成为超级感染者。

  他那时再提起腰间的佩剑,恐怕就要比现在果断得多。

  “迦叶寺的主持就按照正常案子处理掉吧,对外宣告圆寂。”吕轻侯依旧是洛水县的大理寺管事,这些事情他需要提醒一下。

  几个高僧皆是点了点头,他这才放下了心。

  做完这一切,他循着何氏壁回去的路,也下了虎头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