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斩杀线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042 2019.12.24 17:30

  这一座简陋的木屋,便是整个寂静岭唯一拥有房子这种奢侈品的领主,牧长生的居所。

  兔子手中那面古朴老旧的镜子,也是牧长生给她的奖励。

  木屋里面极简的布置,一桌一椅一柄长剑,便是全部。

  唯一一把椅子,被牧长生给占了,他捧着一本晦涩难懂的古书,看得津津有味。

  整个寂静岭,唯有牧长生是真正的人。

  也可以说是化形了的灵兽。

  他的实力,早已经登堂入室,硬要比较的话,大概能比得上京都大理寺卿莫惨真元境的水准。

  至于青狼、老虎这等,当真是舔他脚丫子都不配的存在。

  进入这里,青狼慌乱的心这才安定了些。

  “我不是安排你去池边取些蟒肉来吃,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牧长生懒懒问道。

  “领主大人,我遇到了人类。”青狼如实说道。

  “人类?”牧长生抬起头,掠过书面看了他一眼,“你不会穿帮了吧?”

  “领主大人明鉴,我只是正常与他们交流,自认演技无可挑剔,其中的两人都信了,唯有一人,竟一眼便识破了我。”青狼低垂着头,不敢妄言。

  “那倒也是正常,毕竟你才刚刚得到这副人皮,使用起来还很生疏,待过些时日,下山去人类社会生活一段时间,便能跟书生它们一样,以假乱真了。”

  听到书生这个词,青狼心中一凛,脑海中不由得浮现野猪和大蚺的死状,鲜红的血色玫瑰和湛蓝的蓝色妖姬,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还有什么事吗?”牧长生有些倦意。

  “领主大人,看穿我身份的那个人很危险。”它觉得用词不够妥当,“极度危险。”

  它话音落地,室内忽然就安静了。

  牧长生放下了手中的古书,站起身来,欣长的身体不着寸缕,肌肉线条明晰,展现出一股匀称之美,他的面容也极其英俊,完全没有任何伪装的色彩,一举一动都十分自然。

  “你说一个人类极度危险?”他顿了顿,疑惑道。

  “是的,领主大人。”青狼咬了咬牙,“此人实力恐怕还在您之上。”

  阴暗的室内赫然亮如白昼,并不是因为光线灌入,而是闪电轰鸣,连续不断!

  牧长生此刻恍若一个电球,粗壮如麻绳的电光在他周身游走,强悍无匹的气息只展露了一丝,便让青狼双膝跪地。

  “现在你还这么觉得吗?”牧长生声音依旧慵懒,没有一丝感情。

  “领主大人...强悍...如斯”,青狼嘴角溢出鲜血,勉强道。

  牧长生这才收敛了身上的气势,一瞬间,天空忽然晴朗,恶劣的天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青狼冷汗涔涔,头紧贴着地面,“但还需要多加小心,毕竟咱们是人类公敌,如果被他们发现,难免会有些麻烦。”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牧长生顿了顿,抬头望天,似乎能够透过狭窄的木屋看到浩渺无垠的远方,“我辈修行从来是从血肉中成长,争不过人类,想变强不过是一纸空谈而已。”

  “你跟我说说,那人长什么样子。”

  青狼深吸了一口气,胸口这才好受些,它细声道,“他——”

  刚欲开口,它忽然瞪大了双眼,一条看不见的细线从他脖颈上横切而过,滑落的头颅在地上滚了数米。

  他的身体就这样趴伏着,过了数秒,鲜血终于冲破了限制,如同小溪一般哗啦啦流了一地。

  牧长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思流转。

  闻到血腥味的兔子赶忙从外面赶了进来,连门都没敲,一眼便看到了青狼的尸体。

  她心中的欢喜还未开始,牧长生便开口了口,“不是我杀的。”

  从阴影里走出来的老虎第一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在领主大人眼皮底下被人杀了。”

  “会不会是书生?”一只金色毛发的老鼠从横梁上跳了下来,沉声道。

  “不会,书生已经离开许久,而且以他的本事,做不到这般诡异的杀人。”牧长生摇了摇头。

  “青狼的本事大家都清楚,单打独斗并不强,但若是论起逃命,便是人类的顶尖修士,想要杀他也难做到,更遑论这种眼皮子底下取他性命。”金毛鼠仔细看了看他脖子上的伤口,“是被锋利的锐器所伤,一击毙命。”

  “这种死法跟野猪和大蚺很像,但有本质上的区别。”

  金毛鼠继续道,“以我的推测,杀害他的人,在之前已经对他出手,但青狼并未察觉到,他若是早些发觉,甚至有机会活下来,时间一过,他必死无疑。”

  “这不可能。”老虎一口否定,“除了下毒,哪里还有这般诡异的杀人手段。”

  “不要用你的无知,来认定这个世界上本就存在的事情。”金毛鼠个头比老虎小了数十倍,但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人类修士手段诡异莫测,当你中招的那一天,你就明白了。”

  “呵呵,我不会有那一天的,你可知我吃了多少所谓的修士,他们在我面前除了哭泣求饶,什么也做不到。”老虎虽然在阴影里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有些讶异,但却不觉得自己会中招。

  “你这幼稚的想法持续不了多久。”金毛鼠冷冷一笑。

  如果从队友的角度来看,他更喜欢青狼,虽然怕死了些。

  以老虎的这种性格,当敢死队挺好,但绝不利于合作。

  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他给坑了。

  “金毛鼠说的没错。”兔子看着地上的尸体有些发怵,青狼那发直的双眼里到死都布满了恐惧,“我们应该小心一点,这次的敌人有些不同寻常。”

  气氛慢慢变得压抑,青狼的死说明了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暴露出来,并不能给他们直白的信息。

  反而不安和恐惧这两种情绪在发酵。

  一直静默不语的牧长生忽然开了口,“我们,离开这里。”

  他回想起之前青狼说的话,终于意识到,那个一眼看穿它身份的男人,极有可能是始作俑者。

  这是故意做给我看的,他无比确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