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 这具身体里到底住着什么?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160 2020.01.03 08:30

  “朱大人,这可如何使得?”刘广义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再憨,也知道朱天舒掏出的那玉瓶子里的东西有多珍贵。

  “无妨,到时候让我免费在你家吃几个包子就成。”朱天舒开怀一笑,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轻轻抬起下颚,让珠子滑过喉间,朱天舒的心情也不由得忐忑起来。

  他只听乌灵兽说这珠子有用,但具体能有多大的用处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两人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痴痴的看着刘青,迫切的想要看到她的身体有些积极的变化。

  时间约摸过了一刻钟,终于,刘青的身体有反应了。

  在灵丹融化之后,无数充沛的能量如同大江流淌,滚过她的四肢,随着心脏的跳动,血液也变得粘稠。

  仿佛气球一般,她的身体竟然开始鼓胀,复苏!

  最为明显的是面部变化,面色上的暗沉慢慢褪去,脸颊从病态的惨白,变得红润光泽,深陷的眼窝仿佛吸收了胶原蛋白般饱满而有弹性。

  刘广义激动地流下了热泪,紧紧攥住一旁的椅把,差点高兴地跳起来。

  反而是朱天舒,眉头越皱越深。

  “你先出去,等会我叫你,你再进来。”

  “好好好!”刘广义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他现在已经将朱天舒的话当成了圣旨,如果不是朱天舒的一颗丹药,他的女儿恐怕凶多吉少。

  至于朱天舒为什么要把他支出去,他并没有深究,这种事情,专业的人自然有专门的法子,旁人面前不好施展。

  等到市内只剩下朱天舒跟刘青之后,朱天舒的眼睛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黑气。

  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

  在那如同瓷器般白净的皮肤底下,有无数条细小的肉色虫子在疯狂滚动着,它们在吸收了灵丹的能量之后,身体从干瘪到变得肥硕,然后分裂成长,不断地充实壮大。

  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患者看到这一景象,恐怕会当场昏聩过去。

  朱天舒看得心头狂震,若非他刚刚察觉到了一丝异常,恐怕会错过这让人颤栗胆寒的情景。

  他正看着,那无数蠕动的虫子忽然在一瞬间齐齐静止了下来。

  它们一动不动,身子在体液中翻转腾挪,两条细长的触须慢慢探出,然后转动。

  露出一张张模糊不清的人脸,朱天舒心头骇然,这细小的虫子没有一处像人,偏偏还诡异地长着一幅人脸!

  他瞳孔微缩,不断地缩小视角,想要看清那张脸是何模样。

  “朱大人?”

  一道轻微的呼喊打断了他的行动。

  不知何时,刘青已经醒了过来,她看上去精神很不错,脸上还挂着笑容。

  朱天舒按捺住内心的骇然,也冲她笑了笑,“感觉怎么样?”

  他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刚刚群虫翻滚的那一幕,不仅数目庞大,而且繁衍的方式也骇人听闻,仅仅是成长分裂,就可以增加一倍数量。

  这种指数型的增长,在刘青身体内不断进行着,而他刚刚让她吞下的丹药,正是一切的根源。

  他就像是往鱼塘里投食了无数的饵料,供它们生活的养分。

  刘青露出难得的轻松,“没有之前那种疲累的感觉了,现在很轻松。”

  她想要撑着身体坐起来,朱天舒赶忙伸出手臂给她依靠。

  “朱大人,你知道在我身体里发生了什么吗?我这几天老做梦。”

  “做梦?”朱天舒一愣,“睡觉做梦不是很正常吗?”

  他心里一阵感慨,姑娘,像你这个样子还能睡得着觉,真是心大啊。

  “不是那种寻常的梦,我做的梦能联系起来。”

  刘青的话仿佛一颗子弹射进了朱天舒的心窝。

  “能不能把你做的梦说一说?”朱天舒问道,或许能从这些梦里找到线索。

  “我不太记得了,我知道它们之间有联系,但睡醒之后,对于梦的内容却一点也不记得。”刘青老实巴交道。

  朱天舒:“......”

  “朱大人,我父亲呢,他人在哪里?”刘青问道。

  她要赶紧把自己康复的消息告诉父亲。

  朱天舒没有立刻回复她,刘广义就在门外,他随时可以把他叫进来。

  但是现在刘青的情况,真的可以确定吗?

  如果她再次跟之前那般,到时候对于这家人而言,岂不是要再次从天堂跌入地狱?

  “刘青,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朱天舒思考了一会,认真道。

  刘青点了点头,“朱大人,你不用有所顾忌,能够像现在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便是只能够轻松片刻,我也对你十分感激。”

  朱天舒本来脱口而出的话,这时竟被生生卡在了嗓子眼。

  多么乖巧懂事的一个孩子啊。

  “刘广义,你可以进来了。”

  一声呼唤,房门应声而开,已经头发斑白的四十多岁中年人,像是年轻了数十岁,健步如飞来到了女儿面前。

  “真的好了!多谢朱大人!”

  他又要磕头。

  朱天舒阻止了他,旧时代的繁文缛节真的是要命,难道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而且你给我磕头是几个意思?我现在活得好好的,也没有购置棺材的打算。

  “你们聊吧,我先出去凉快会。”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室内。

  出了房门,呼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朱天舒这才注意到,这个不大的宅院里,还有一颗柳树。

  只是这个季节,柳树早已光秃秃一片,上面看不到半点绿意。

  在柳树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已经等待许久。

  看到朱天舒推开门出来,他那张俊美邪恶的脸庞上挂上了笑意。

  “朱兄,看来有什么事困扰着你啊。”

  朱天舒懒懒的看了他一眼,“你多逍遥,世间凡事都看得通透,我要是活的像你这么潇洒就好了。”

  “千万不要这么说,你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何氏壁作势欲揽他的肩膀,被他躲过也不恼,“你完全可以辞官离去,到时候跟我一起游历山河大川,带你看北海蛟龙,南极烈日,岂不美哉?”

  朱天舒没有回答,显然是没有兴致。

  “不要愁眉苦脸的,你这张脸虽然不够英俊,但是气质还是有的。”何氏壁贼兮兮地走到他身边轻轻说了句,“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洛水县第一美女?”

  “你要再这么说,就会永远的失去我了,我保证。”朱天舒瞥了他一眼,表情严肃。

  “唉,那真是可惜了,人家可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神医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