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仙道公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8 托身白刃里

仙道公允 手速狂飙 2291 2020.01.19 08:30

  “不要再说了。”

  朱天舒讨厌嘈杂吵闹的环境。

  他一开口,两人同时噤声。

  只有目光中碰撞出来的火花,证明他们两人还在进行眼神上的交锋。

  “你们要是真的有矛盾,就用实力来说话。光靠斗嘴能得到结果?”

  两人若都是明事理的人,或许真的可以用道理来说服对方,但明显不是。

  一听到这话,何氏壁顿时就笑了,“我乐意至极。”

  “也正好让小青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说大话。”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让吕轻侯敢怒不敢言。

  没办法,不能打。

  一来是他不会跟朋友动手,二来是何氏壁这家伙的神通诡异,根本无法战胜。

  两人做了多年好友,何其了解对方,也正是因为了解,他深知胜算不高。

  何氏壁正欲看他出糗,听到朱天舒接下来的话立时脸色一黑。

  “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兄弟,兄弟如手足,岂能自相残杀?”

  “不是,朱兄,你刚刚还说要让我们较个高下的?”何氏壁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轻侯与我在隔离区与感染者厮杀了一天,灵气已经消耗大半,决出个胜负又有何意义?”朱天舒皮笑肉不笑,“我刚刚不过是试探你们二人而已,看看你们是否真有内斗之心。”

  这句话,当真是杀人诛心。

  “我是不会出手的,他若是要打,我挨着便是,绝不会还手。”吕轻侯洒然而笑,颇有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何氏壁这下子是真的懵圈了,他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哪里做错了。

  我也费心费力,忙活了一整天,难道就没有人体谅一下本宝宝吗?

  这个世道是真的变了,变得尔虞我诈,看不透了。

  他本来满心欢喜,瞬间伤心欲绝,更不明白,为什么两个还视若水火的人,能够在一天之间,如此狼狈为奸?

  你们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交易!

  他略一思忖,顿觉情况不对,心里窝着火呢,正想说些什么。

  朱天舒再度开口,打乱了他的思维。

  “何兄这一日也辛苦了,赶紧跟我们说说有什么成果吧,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何兄的手段。”

  朱天舒脸上堆笑,又化身为和事佬。

  何氏壁一愣,心头怒意全消。

  “好嘞。”

  他拉了条凳子坐到朱天舒身旁,一脸兴奋。

  吕轻侯:“???”

  这一系列操作着实把他也看得有些错愕了。

  何氏壁,同样是对人,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呢?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有下限了?

  能不能含蓄一点,不要在人前表现得那么明显。

  吕轻侯当真是无奈至极,但又不好发作,只能任由何氏壁这般说将下去。

  陈诉的时候,何氏壁说得云淡风轻,倒是事无巨细,全部都跟朱天舒说了个明白,朱天舒听完,眉头紧皱。

  他倒不是觉得何氏壁办事有什么不妥,而是这件事情尽管如他所料,是一些潜在的大人物动的手笔,但这布局未免有些过于谨慎。

  对于这些百姓而言,应天宗之流已经是云中仙人,迦叶寺更是庙中圣佛。

  云中仙人与庙中圣佛之间的争斗,牵扯到百姓,图的又是什么?

  仅仅是为了撇清关系,为了转移官府的注意力?

  倒不是他刻意要将事情想得复杂,而是这件事存在的变数未免太多,尤其是韩战,他到底在哪里?

  朱天舒了解到的线索有限,无法做出精准判断,但如他料想,真实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那岳渐离之辈,虽然没有你实力强横,但断然不会因此失去意识,所以你跟吴志之间的对话跟行为,大概率会被他看到。”朱天舒沉声道,“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将真实情况,告知了宗门高层。”

  何氏壁顿时醒悟过来,他当时确实忘了补刀!

  “那不会影响到我们吧?”

  “这倒不会,毕竟你当时是易容过去的,他猜不到你的身份,就算吴志察觉出了什么,他说出的话也不会有人信。”

  岳渐离被吴志坑得差点翻船,他如果不是个傻子,肯定是将吴志立于对立面。

  “不过迦叶寺里有人想要应天宗宗主的命,甚至想进一步通过长生秘法控制整个应天宗,这件事我们不得不注意。”

  朱天舒有些头疼。

  朝廷一向都是跟宗门老死不相往来,双方顶级势力早就做出了保证,井水不犯河水。

  毕竟修士管理起来比较麻烦,而且宗门内有自己的规章制度,想要拿自己那一套去管理宗门子弟,显然是不可取的。

  毕竟很多修士就是为了突破生命桎梏,获取永久自由,没有谁愿意再次被一道枷锁束缚住。

  而朱天舒这次的发现,也同样意味着宗门的手已经伸进了俗世之中。

  管,还是不管?

  需不需要先向上级请示?

  如果柳如之在他身旁,恐怕已经先替他做了决定。

  朝廷是她的根,她自然如实禀报,但按照之前洛水河一战不难看出,上面的人对于宗门的事情没有任何处理办法。

  西域正是因为有了邪修,背靠大宗门,有了底气,才敢在近几年不断触碰大夏帝国底线。

  “我们继续查探,明日便上龙虎山。”他深思片刻,便有了决定。

  这件事被上面知道,恐怕会做出成人之美的选择,宗门内斗那就让他们斗去,至于管不管?

  那肯定是不管的,洛水河一带的哨岗都可以放弃,整条经商要道都不放在心里,一个小小的洛水县,又岂会在乎?

  他这次,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我跟你们一起去。”吕轻侯开口道。

  何氏壁有些不爽的看着他,“你是个牛皮糖吗?什么事情都要凑个热闹?”

  “我不想跟你说话。”吕轻侯颇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转而看向朱天舒,“朱兄,能带上我一起吗?”

  朱天舒有些犹豫,“此行无比凶险,我建议你留在洛水县,也好有个照应。”

  “我...想去。”吕轻侯顿了顿继续说道,“既然有君子剑的称号,那我就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可是——”朱天舒欲言又止。

  他倒不是看不起吕轻侯,相反,他通过短暂时间的相处,深知吕轻侯在剑道一途,有无限可能。

  但正是如此,他才不想要吕轻侯跟去。

  毕竟他师出正统,要是掺和了此事,难免会跟宗门扯上关系,再加上这本就是宗门斗争,到时候怕是惹火烧身,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时便不好处理了。

  他说到底也只是朝廷中人,还代表不了朝廷的意见,只是奉命行事。

  当事情的发展超乎预计,很可能就会面临派系之间的问题,这无可避免,但在事情未发生之前,可以提前预防。

  “朱大人,就让他去吧,我们没有事情的。”

  方文清正好从门外进来,看到这一幕,温柔说道。

  这下子,朱天舒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